抗日援朝1592(上) 第一章 风起日本国 忍者德川家康 2

李浩白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size][/URL] 黑田如水迎视着德川家康深不可测的目光,竟是毫不回避,侃侃说道:“如水的意见十分明确:当今日本,刚刚结束了百年战乱,正是人心思安、人心思和之际。关白大人当顺应民心,息戈销兵,同时广施富国惠民之仁政,使我日本百废俱兴,开创一代太平盛世。这才是我日本国的当务之急。 “倘若关白大人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3.html


黑田如水迎视着德川家康深不可测的目光,竟是毫不回避,侃侃说道:“如水的意见十分明确:当今日本,刚刚结束了百年战乱,正是人心思安、人心思和之际。关白大人当顺应民心,息戈销兵,同时广施富国惠民之仁政,使我日本百废俱兴,开创一代太平盛世。这才是我日本国的当务之急。

“倘若关白大人弃此良策而不顾,轻启战端,前去攻打朝鲜、大明……那可真是舍本逐末,将来必会追悔莫及啊!当然,如水也相信关白大人之武功谋略,拿下一个朝鲜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朝鲜背后所依恃的宗主国——大明朝,才是我日本国最可怕的劲敌啊!它的国力、疆域,哪里是我们日本国能望其项背的呢?又哪里是我们日本国冒犯得起的呢?关白大人竟要发兵攻打大明——真是想一想都令人胆寒啊!”

“这个……黑田公,您将自己这番意见进献给关白大人了吗?”德川家康听完,不动声色地缓缓接上一句。

“唉……”黑田如水闻言,却是深深一声长叹,垂下头来,半晌没有答话。

终于,他抬起脸来,黯然答道:“这几月来,如水一直在不厌其烦地劝谏关白大人不要挑战朝鲜和大明国。但关白大人执意不听,反而认为如水在动摇他的决心,近来对如水也是冷眼相对、冷语相向……明天的‘关白府御前大会’,他都不让如水参加了……大概也不愿让如水这番意见扰乱了百官和大名们的立场吧……唉!如水此刻也只能前来恳求德川公从我日本国百年大计出发,出面劝谏关白大人不可对大明国轻举妄动啊……”

“石田三成、宇喜多秀家等这些关白大人的宠臣们,又是什么意见呢?”德川家康沉吟了许久,方才缓缓答道,“这些人对关白大人的决策也颇有影响啊!”

“唉!这些年轻人……”黑田如水一听,便禁不住忿忿地说道,“一个个没有半分直言抗上的风骨!私下里,他们每个人都认为如水的意见是对的。可是,到了关白大人面前,他们畏于关白大人的虎威,又一个个噤若寒蝉!如水在关白府中实是孤掌难鸣啊!”

“黑田公的耿耿风骨,家康我很是钦佩啊!”德川家康闭目沉思良久,才睁开眼来看着他,沉声说道,“不过,请恕家康直言:如果关白大人真固执己见的话,谁又能劝谏得了呢?——其实黑田公也不必急于一时……明谏不行,可以暗谏嘛;正谏不行,可以反谏嘛;直谏不行,可以曲谏嘛;急谏不行,可以缓谏嘛……来日方长,您完全可以顺势而谏嘛……”

“呵呵!德川公不愧是智谋超群的一代人杰!”黑田如水听了,顿觉豁然开朗,不禁面露微笑,缓缓点头道,“在下受教了!在下受教了!”

德川家康含笑不语,只是一味谦谢,待得黑田如水转身告辞,却和先前迎他进府一样,仍是谦恭有礼地将他送出了本府大门。

目送着黑田如水骑马的身影渐渐远去,德川家康像木像一样久久伫立在府门口一动不动。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德川家康才慢慢转过身,看着像自己的影子一样悄无声息趋上来的本多正信,深深叹道:“他真是一位足智多谋而又不计得失、敢于犯颜直谏的忠臣贤士啊!你们今后都应该向他学习啊!”

“是!属下记住了。”本多正信连忙点头答道。

“你且下去收拾行李,稍后我就要启程赶往名护屋了,”德川家康肃然吩咐道,“另外,你去通知一下德川秀忠,让他到府中的‘心斋室’内单独来见我,不得让闲杂人员前来打扰。”


“心斋室”里,四壁如玉,洁净无尘。

德川家康将那面“三叶葵”家纹旗重新平铺在几案之上,背着手站着,静静地凝视着它。

门被轻轻向左推开,一个高高胖胖、相貌敦厚的赤衣青年走了进来。他虽体态臃肿,举止顾盼之间却有一股英武之气扑人而来。

“父亲大人……”赤衫青年无声地关上了室门,缓步上前禀道。

“嗯……是秀忠来了吗?”德川家康将目光慢慢从“三叶葵”家纹旗上抬了起来,正视着这个赤衫青年——自己的嗣子德川秀忠,“你进来的时候,没发现这‘心斋室’周围有其他闲杂人员在逗留吧?”

“没有,没有。孩儿连自己的侍卫都没带进来,”德川秀忠急忙躬身答道,“本多正信还在前院守望着呢!不会有任何人前来打扰我们的。”

“这就好,”德川家康听了,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最重要的事情,就应该在最安全的地方办才行啊!——怎么?你对为父今日的举动,感到很诧异是吗?”

德川秀忠默默地点了点头。

“也怪不得你会深感诧异。只因为父今天要和你在这‘心斋室’里讲的话,将是我德川家族百余年来顶尖的机密!”德川家康微微俯身伸手按着几案两侧,低头看着那面“三叶葵”家纹旗,沉声说道,“如果这些话泄露出去,将会给我德川一族带来灭门之灾!所以,为父今天才不得不这么谨慎、如履薄冰啊!”

“父亲大人,孩儿懂得了,”德川秀忠急忙跪伏在地,“父亲大人今日在这里对孩儿所讲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孩儿发誓永远都不会向外泄露的。”

“不可能‘永远不向外泄露的’!”德川家康抬眼望着他,深沉地笑了,“在今后的二三十年内,我们总有一天会挺胸抬头当着全天下的人扬眉吐气地宣布今日‘心斋室’里这番谈话的!那个时候,所有的日本人都会俯首恭听、倾身折节的!”

听到这里,德川秀忠惊得瞠目结舌,一时什么话也答不上来。

德川家康说罢,静了静心神,小心翼翼地用双手将“三叶葵”家纹旗当胸提了起来,轻轻展开。他又望了一眼跪坐在对面的嗣子德川秀忠,缓缓说道:“秀忠啊!你可知道我德川一族的家纹为何要选定‘三叶葵’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