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际战略与阿Q精神

鲁迅的《阿Q正传》塑造了一个中国最底层的平民的形象。作为处在最底层的平民,阿Q长期被社会边缘化,思想眼界狭窄,除了食色性也的简单要求,其他的什么权力,文化,社会资源全都与他无缘。

如果处在封建社会,这样的人自然是无人关顾的,阿Q有没有来到世界上,阿Q的生活是不是充满困苦与折磨,阿Q是不是最后承担了他本想参与却被排斥的革命责任,可悲地被杀头,这都是不被人知的。封建的历史就是帝王将相的历史,历史只关注这些权贵的一举一动,芸芸众生,被怎么敲骨吸髓颠沛流离都无关大局,用民众的血汗成就霸业的帝王才能在历史上留下光辉。

鲁迅的《阿Q正传》影响如此深远,以至于后来还不断有人认为中国人就是本性丑陋,柏杨先生不就写过一本叫《丑陋的中国人》的书吗?尽管可能是出于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想通过批驳中国人的陋习,以此促成国人的反省,但是对于中国人人性的问题却是有种难以改变的鄙视,就像一位高贵的绅士看一个邋遢的农民,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远远地躲开。如果从革命者的角度看,柏杨对中国人的描写可是对中国人的严重贬低,资敌口实,祸患无穷,必欲除之的汉奸敌特。

有人会从阿Q的形象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人的素质太差,是无法享受现代人的生活方式的,特别是对于想控制社会的掌权者来说,阿Q作为国人素质的论据实在是太有用了。只是掌权者没有意识到,鲁迅之讥讽阿Q,还主要是同情,鲁迅真正讥讽的实际上是那些想改造社会,让社会走向现代的人。不教育阿Q,不让阿Q成长,以便保持对阿Q的优越感,用与阿Q的对比,保持住那种随时会丧失的自尊心。

挑起社会革命者,反对阿Q的革命就是要什么就是什么,想谁就是谁,对于这些人来说,阿Q是太直白,太低俗。革命至少也得像桥隆飙般地威风凛凛,高呼崇高的理想主义口号,就是想要女人,想占有财产,也得通过某种予立规矩的方式,经过一番革命理想的教育,让人们心安理得地奉献。

有人说,阿Q是幸运的,因为阿Q在大革命时期竟然被学者作家鲁迅像帝王将相般地立传,阿Q毕竟由自生自灭的状态变成了受人关注的状态。但是,阿Q也是不幸的,因为阿Q的简单的为了追求生活的幸福的革命在长期算计的社会中容易成为牺牲品,替罪羊,阿Q被挑起的革命热情热情常常让自己成为某些人推翻其他权威确立自己权威的炮灰,正如有人说的:革命的果实是几千万人的人头换来的,要拿去,就拿几千万人头来换。这些人头里,估计有不少阿Q的头。


阿Q精神是受人诟病的,但是阿Q精神却也是实用的。在国际的交锋中,本来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是,原来鼓舞斗志的方式是推动事业前进的兴奋剂,如果不用成功不断鼓励,而是用困难吓唬住人们,人们可能会彻底失望。

强国的国力基础是经过几百年一步步地细心经营得到的,新兴的国家,特别是想有新时代新气象的国家,是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来打下牢固的基础的,于是口号的呼喊成了一种动力。就是想抗争,就是想自强。可是正如革命是凭着实力才能取得的一样,如果忽视阿Q的力量聚合,国力竞争实在也脱离不了一点点的积累和踏踏实实的工作,没有实力就无所谓竞争。国际上不是有一句:弱国无外交吗?既然弱国无外交,我们就变成强国得了。

毕竟字面上的东西说了出来,行动上的东西还需要时间,强国可以在字面上迅速确立,行动上却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阿Q们什么也不懂,就知道要好处。怎么办呢?健全的制度建设还要多久呢?而且那些制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因为那些可耻的帝国主义者们竟然受大众的操纵,而不是受精英势力的指导。

在国际上,政治的延续是军事实力,尽管现代化的世界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赤裸裸地强制打击并打开他国的国门,并通过战争强制索取赔款。但是军事实力军事战略却仍然非常重要,那把军事实力强的达摩斯之剑总是高悬着,霸王硬上弓的战争在小国的演练常常起着震慑的作用。军事实力不仅要求技术水平精良,而且要求国力雄厚,经得起消耗拖延。强国几百年的科技积累可是不容小觑的。

强国现在不追求一战定乾坤,但是在战略上的周全安排却是一步一个脚印,特别是战略包围的稍稍进行,在周边的不断军演,总是让人心烦。不动手,而是不断展示实力,对于国家在心理的压力总是如梦魇般地萦绕脑际。每当帝国主义采取霸权行为,弱势者除了眼花缭乱眼花虚张声势,通过外交部发表声明谴责,至少还能够在面子上应付。

最可恼的是现代的国际竞争常常在暗地里进行,通过文化观念的渗透,通过经济上的太极推手,通过外交上的法律上的规则确立,强国总是得利。

其实,本来革命至少从口号上就是走向现代化,建立起一个现代国家制度,充分调动社会成员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但是,人们的观念确实是难以掌控的。落后国家,按照传统,精英意志的体现最容易得到实现。正如一个工厂不想承担培训人员的责任,直接招收熟练工人减少成本,国家建设,如果不想花去培养人员素质的成本,想直接走上利润最优,那么精英意志来包办一切,背上沉重的人员素质负担前行,似乎是一件可能的事情。只是有一个易遭到攻击的弱点,那就是饱受人权时代的指责,并造成国家因为人权状况差异而产生分裂。在文化的对抗上,守势就已经难以改变。但是,这种劣势还是可以改变的,那就是国情的言说,素质太低的人们有饭吃就了不起。阿Q不是在遭到赵老爷抛弃后,在诅咒之后,回到土谷祠自我满足地还能够欺负下王胡吗?

一个人如果看到别人富裕,当然难免眼红,国家自然也不例外,看到别国富足生活多彩,羡慕也是难免的。这样一脚踏进经济发展领域,却因为太急促,把原有的经济基础都破坏了,并因为一部分人的富裕梦想的实现而被套牢束缚。阿Q本想占有赵老爷的房子,结果土谷祠更加荒凉。

如果要每个人都眼界宽阔,了解世界,在自我生产生活的同时,肩负国家责任,共同为国家奉献,那自然是很不错的事。可是,那可是要以牺牲特权阶层的优越和平等努力为基础的,体面不复存在,实在是难以接受的条件。

没有办法,那就在失算中,就如阿Q说的:MMD,这有什么,我有白盔白甲的天兵天将帮助,把他们彻底消灭。帝国主义一定会走向衰落,一定会走向灭亡。“王道”终究会战胜“霸道”。

国家能够踏踏实实地打下基础吗?阿Q精神不是打国家基础方法,也许阿Q精神——骂骂咧咧,意淫幻想,指责他人——能够在心理上找回一些曾经的失落感,但是绝对不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国家利益和促进国家战略地位。


本文内容于 2011/2/11 14:53:28 被小编a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