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四章 中国人的介入——清川江战役 第六节 大军统帅以身犯险03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3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当天,毛泽东又发来一封电报,强调:“敌进甚急,捕捉战机最关紧要。两三天内敌即可能发觉是我军而有所处置,此时如我尚无统一全军动作的处置,即将丧失战机。” 眼看着几十万大军在陌生的战场风餐露宿,处境艰难,毛泽东那几天的电报中充满了“敌进甚急”、“捕捉战机最为紧要”等等一系列急迫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当天,毛泽东又发来一封电报,强调:“敌进甚急,捕捉战机最关紧要。两三天内敌即可能发觉是我军而有所处置,此时如我尚无统一全军动作的处置,即将丧失战机。”

眼看着几十万大军在陌生的战场风餐露宿,处境艰难,毛泽东那几天的电报中充满了“敌进甚急”、“捕捉战机最为紧要”等等一系列急迫的词句。

毛泽东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新中国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中华民族也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战场指挥官能够把领袖的期待变为现实吗?

朝鲜半岛沉浸在一片迷茫的风雪之中……

直到10月24日,彭德怀才从大洞转移到大榆洞,与邓、洪、韩、解等会合。两地相距不远,很快就到了。此时,兵团与各军、师的联络已经沟通。当天夜里,彭德怀即和十三兵团领导及参谋人员们召开了会议。在如豆的灯光下,彭德怀盯视着几位部下:

邓华 ——他是一方面军军政双全的名将,出身于书香门第,有战略眼光,考虑问题比较周到。

洪学智 ——四方面军战将,当机枪班班长、连长出身,有能力,有干劲,办事雷厉风行,脑袋里的点子比脸上的麻子还多,打仗、政工、后勤都是一把好手。

韩先楚 ——勇敢善战,也是特别能打的悍将,别看他身材瘦小、长相普通,可是敌我双方没有一个人敢于轻视他,是个独挡一面的将才。

解方 ——精通几国外语,对外军情况非常了解,善于做外交工作,干个参谋长绰绰有余!

杜平 ——从红军时代起就主抓政工,能把干部战士们情绪煽动得热火朝天,办事稳妥,大局观强,是个难得的政工老手。

有他们相助,何愁不能击败美国人,彭德怀心中激起一腔豪情!他环视了一眼在座的将军们开了腔:

“现在是战争时期,一切事情都要适应战争的需要。我这个司令员兼政委,虽然已经开始下命令了,但是不能当光杆司令呀?手下连个指挥机构也没有,怎么指挥作战呀?在大洞时,我就感到自己很孤单。那时我就想,现在临时抽人员组织志愿军的领导机构,一是没地方去抽,二就是有地方抽,时间上也来不及了。所以,我已向毛主席请示,毛主席也有这个意思,就是把你们十三兵团的领导机构,改为志愿军的领导机构。你们几位呢,也同时改为志愿军的领导,这样我们就真正合到一体了,指挥起来也就方便得多了。你们看怎么样?”

关于志愿军的组织结构问题,邓、洪、韩、解已多次接到毛泽东的指示,因此是有思想准备的。大家都说:“服从彭总和毛主席的决定。”

彭德怀很高兴:“好,形势很严峻,现在不是军事民主会,我就不和你们商量了。下面我来独裁一下司令部的分工。这样,我已被任命为司令,邓华你就不能当司令了,你担任第一副司令兼副政委吧,主要是分管干部工作和政治工作。”

彭德怀对邓华笑了笑,接着继续宣布了志愿军领导的分工:“洪学智同志任第二副司令,主要分管司令部的工作、特种兵和后勤工作。韩先楚同志任第三副司令,不具体分工,到各部队去督促检查作战问题。解沛然(即解方)同志任志愿军参谋长。杜平同志任志愿军政治部主任。……现阶段的作战主要靠志愿军了。人民军部队还在北撤途中,很多都分散了。据说方虎山军团还比较完整,现在也正在北撤。有些部队虽然回来了,但还需要一段时间集中整顿,才能参加作战。为了便于工作,便于和朝鲜人民军协调,我们志愿军的领导中要有一位朝鲜同志。我和金日成同志商量,确定为朴一禹同志。他的职务是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同时还担任我们党委的副书记。朴一禹同志大家都很熟悉了。”

大家都点头,说与朴一禹同志早就认识。有的说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有的说在解放战争时期,朴一禹同志还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呢!

志愿军领导机构的组成立即上报了中央军委,第二天,毛泽东回电表示同意。就这样,在几十万大军已经行动几天后,才成立了总管全局的司令部,这在世界军事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然而这个在隆隆炮声中匆匆成立的司令部效率之高却绝对是军事史上曾经有过的最佳司令部之一。此后数年之间,这个“微型”司令部的一系列决策被世界各国军事机构高度关注、潜心研究,甚至被编入了军事教材。

——作战会议立刻就开始了。

彭德怀说:“我们原定的在防御中消灭敌人的计划不行了,在国内战争中采取的那种大踏步前进和后退的战法也不适用了。我们是战略反击,作战方针应以运动战为主,以阵地战和游击战为辅。具体部署是以部分兵力钳制东线之敌,集中主力于西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打西线战斗力较弱的伪军三个师。第一口怎么吃?我看把敌人引到对我有利的地形上来打!”彭德怀转向解方:“解参谋长,你给大家介绍一下基本情况吧。”

参谋长解方指点着墙上的军用地图,介绍了目前敌我基本态势:

“目前,敌人正分东西两线向鸭绿江疯狂推进。美10军在元山登陆后,由朝鲜东海岸向北进攻,打头的是伪首都师和第3师,这一带山高林密,只有一条山间公路,特别是黄草岭地区有一条蜿蜒四十公里长的峡谷地带,公路从中穿过,两侧有烟台峰、松茸洞、黄草岭等制高点俯制公路,公路爬上黄草岭就是盖马高原。这一地区不利于敌人机械化部队展开,而利于我方居高临下对其阻击。东线敌军为阿尔蒙德少将指挥的第10军和伪第1军团,美10军下辖美步7师和陆战1师,伪1军团下辖首都师和第3师。”

“西线为沃克中将指挥的美第8集团军和伪第2军团,共六个师一个旅附加一个空降团,伪2军团在前,其六、七、八三个师正由成川、破邑、阳德等地区向中朝边境的楚山、江界进犯;美第1军所辖美骑1师和空降187团位于平壤、肃川地区为预备队。”

“现在,东西两线敌军都在冒进,而两线之间却间隔八十余公里,其间有狼林山脉、太白山脉等大山相阻隔,两线之间根本无法联系。这给了我们各个击破的机会,而且,现在麦克阿瑟骄狂得很,我军入朝已经五天了,敌人还根本没有发现,几百个人拖两三门炮就敢在前线乱窜。而我军士气极其旺盛……各部队普遍求战心切,要为朝鲜百姓报仇,以我之士气,完全可以一战!”

彭德怀大声道:“我要是杜鲁门就要撤麦克阿瑟的职!分兵冒进,两翼分隔,这打的是什么仗呢,仗还没打先摆出挨打的架势。”

大家都笑了起来,韩先楚说:“他要是我的部下,我非毙了他不可,一个连长都不会这样干。”

由于麦克阿瑟的破绽太明显了,志愿军将帅们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意见 ——东顶西打。东线由42军顶住敌人,阻止敌人北进,掩护西线部队侧翼安全;西线则集中我军主力,以已呈冒进突出态势的伪六、七、八三个师为歼灭对象。

战役决心迅即通过电波传回了北京。

作战会议结束后,彭德怀正坐在作战室办公桌前稍事休息,这时,杨凤安拿着一份敌情动态走了过来,他有些焦急地说:“彭总,敌人已经进到熙川、温井一带了。”

“那不挺好么。”彭德怀淡淡道。

杨凤安一怔,彭总好镇定啊!

彭德怀看完材料后道:“杨凤安呀,你知道吧?敌人打不赢这一仗。”

杨凤安有些困惑地盯着彭德怀。

彭德怀:“我不是在西北就给你讲过吗?分析敌我双方的情况,预测敌我双方在战场上的前景如何,特别重要的就是要分析敌人的主管,分析他的脾气、秉性。掌握他的脾气、秉性很重要,主管的性格往往影响着战争的发展。研究战争,除了研究地形、天时、敌情动态以外,还要特别注意研究指挥官。”

彭德怀突然向杨凤安提问道:“你对麦克阿瑟这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杨凤安考虑了一下答道:“麦克阿瑟这个人就是狂么。”

“对,这就是他的弱点。”彭德怀接上了话题:“麦克阿瑟最大的弱点就是骄横跋扈,不可一世。他现在的表现就是太狂了么。我过去不是多次给你讲过么,骄兵必败。麦克阿瑟犯了兵家大忌,他能获胜?骄兵必败也是个规律,老天会特别照顾麦克阿瑟?”

彭德怀接着回忆道:“我们在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就是这样,往往是接连打几次胜仗之后,接着就要打一次败仗。打一次败仗,大家都很痛心,总结经验教训之后,又打胜仗。所以,要千万注意,打了胜仗、或连续几仗都打胜了,都不能骄傲。麦克阿瑟就是打了胜仗就骄傲了。我们就要有意识地利用他的弱点。”

杨凤安也深以为然:“彭总呀,你这都是经验之谈啊。”

“这是吃过败仗人的肺腑之言哪!”彭德怀继续道:“麦克阿瑟因为骄傲,就产生了轻敌思想。他认为中国不敢出兵,即使出兵也是象征性的,可能在鸭绿江占领前哨阵地,防止美军过江,只是在边防防御。这就是他的弱点,我们就是要利用他的弱点,扩大他的弱点。所以我军要更加隐蔽行踪,做到古人说的‘幽深立远,莫测端倪’。假使我未动而敌已知,敌人或知备以应我,或设计以谋我,就很难取得胜利。事以密成,语以泄败。孙子说,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我志愿军务必要推进快,就是要占敌机先,先于敌人占领有利地形。还要大胆穿插、分割、包围敌军。怎么样,我给你摆龙门阵了吧?”说到这里,彭德怀自我解嘲地嘿嘿笑了。

“我们都很愿意听老总摆龙门阵呀。”彭德怀性情平淡,寡言少语,平常除了发布命令、指挥作战之外,一天难得说上几句话,杨凤安感到彭总能就自己的作战方略对自己讲这么多,已经是很难得的一次了。

这时,邓华、洪学智、解方、杨迪几人陆续走了进来,杨迪拿出小本子,开始汇报各军、各师到达的位置……。

北京,中南海,菊香书屋。

此时,在毛泽东的案头上,摆放着两封电文。一封是第二野战军第18军传来的捷报 ——军长张国华中将率领18军将士,在彭德怀出国前派出的西北玉树骑兵支队的配合下,围歼了达赖集团的藏军主力,解放了昌都。1950年10月24日,历时十八天、经过大小战斗二十余次的昌都战役全部结束。这次战役当时被人们比喻为“解放西藏的淮海战役”,此后,和平解放西藏作为一种大势所趋已经完全不可抗拒,西藏的大门已经豁然洞开!

毛泽东又深深地抽了一口香烟,吐出一口长气,他盯了一眼桌面上彭德怀发来的电报,又踱到窗前,目光透过深邃的夜空眺望着东北方向 ——现在,就等朝鲜前线的消息了。

历史的衔接竟然是如此奇妙,中间竟然不留一点儿缝隙,中国大陆上的最后一场战役 ——昌都战役胜利结束之后的第二天,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次战役就正式打响了!

据说,西方的德林软件公司,曾对“美国出兵朝鲜,中国将会采取何种态度”这一问题进行研究。在战争爆发前八天,德林软件公司拿出了研究成果:中国将出兵朝鲜。七个字要价500万美元。

美国对华政策研究室对此一笑了之。结果,美国花费了数百亿美元的金钱,再加上数十万士兵或死或伤的代价,结果却不得不丢脸地退出了战争……。

就在志愿军司令部刚刚成立的10月24日,趾高气扬的麦克阿瑟在日本东京向“联合国军”发布了新的命令 ——“全力向北推进!”

中国巨龙与美国大鹰在朝鲜半岛上的碰撞已经不可避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