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家老爷子

陈晓东队长 收藏 8 107
导读:一、老爸 老爸,与共和国同龄的一代人。祖国六十华诞,他老人家六十大寿!长春市某中专机械物理教师,任教三十三年,身高一米八三,还没退休。 曾经无偿救助过三个无钱上学的学生,供他们完成学业,进入社会。尽管第一个在毕业以后给人家做了二奶。 曾经在我七、八岁时与农安县警察发生误会,当着我的面一个人把七个警察打了一顿。后来才知道,巡夜的便衣警察看见老爸一个明显是外地人,半夜不睡觉还领着我在街上溜达,以为是拐卖儿童的。其实老爸是在让我了解黄龙府的历史,只是时间选的不对(吉林省农安县:古称黄龙府,岳飞的

一、老爸


老爸,与共和国同龄的一代人。祖国六十华诞,他老人家六十大寿!长春市某中专机械物理教师,任教三十三年,身高一米八三,还没退休。


曾经无偿救助过三个无钱上学的学生,供他们完成学业,进入社会。尽管第一个在毕业以后给人家做了二奶。


曾经在我七、八岁时与农安县警察发生误会,当着我的面一个人把七个警察打了一顿。后来才知道,巡夜的便衣警察看见老爸一个明显是外地人,半夜不睡觉还领着我在街上溜达,以为是拐卖儿童的。其实老爸是在让我了解黄龙府的历史,只是时间选的不对(吉林省农安县:古称黄龙府,岳飞的:“直捣黄龙府,与君痛饮而”说的就是这里)


曾经为了保护女学生以五十高龄、赤手空拳与四个持刀歹徒搏斗身中三刀。(还好,只是皮外伤)即使这样也没让学生吃亏。


二、疑问


对于他老人家年轻时的事情…….说实话那时太小,没什么特殊印象。就知道小时候枪械管理不象现在这么严格,老爸经常带我去用气枪打鸟,偶尔去部队打靶。老爷子的枪法绝对一流。以至于那时烤小鸟成了我的主要肉食来源!如果让我来打,那么必须用老爸校对过的枪才行。稍微大一点才觉的奇怪,他老人家也没当过兵,连民兵都不是,是在哪儿练得枪法?干嘛小时候老是捏我的关节,然后一脸失望!说我练不了武术。却闲着没事让我扎马步、打沙袋、看拳谱。家里粮食都勉强够吃,却拿出半个月的工资给我买气枪子弹。大雪天和我蒙着眼睛在雪地里走直线,比谁走得直。


不过这些疑问我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九二年全国学生军训试点定在我们学校,我被学校选送进入某军事学院受训。刚到部队没几天,一位中校就在休息时把我叫到一边问:“你多大?”


“15。”


“15,接受过军训?”


“没有。”


“你家里是当兵的?”


“不是。”


“这个会使吗?”他要来了哨兵的冲锋枪。


“81式,会使。”


“行啊,小子,型号都认识!打两枪。”给我压了五发子弹。50米48环。对于初中生来说想当的不错。说实话,有瞎蒙的成分,毕竟那时年龄小。


两个月以后,这支三百三十三人的队伍逐渐淘汰,只剩下四十九人。我成了这支队伍的队长,兼旗手。


巧的很,该学院与我家只隔一道墙。训练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星期天可以回家,而且是穿着学员军装回家。老爸一见到我这身军装——我的天哪!"老爸,你的眼睛怎么冒绿光啊?"


“正步练得怎么样?给我踢两步!先来一步两动。”


“爹!你很专业嘛!”


“滚!少**废话,踢!!——你脚尖颤什么?”


“不知道,从一开始就颤,就是板不过来。”


“去,捡一百个石头子,这么大的。”老爸比划出大概鹌鹑蛋的大小。


我捡了大概有一百多个石子。老爸把它们一个一个放到我脚尖前面,让我一个一个用一步两动的步法踢出去。踢完这一百多个石子,我的脚尖再也不颤了!后来,我在一部叫《中国仪仗队》的电视剧里看到了这种训练方法。为什么连大部队都不知道的方法,我老爸居然知道?而且,在我看这部只有四集的电视剧时,老爸一直躲在阳台里抽闷烟。


三、爹!你居然有这个经历!?




直到我……..我也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大概是我大专毕业的前一年,一次全家到我小姨家住几天(我姨夫是部队的军人,和我小姨住在部队大院里)。接触到了五六式步枪。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爸妈都会用枪。竟然还把两只枪拆了,比谁装的快!要知道,我老妈可有严重的类风湿。老爸为了比赛公平,用毛巾把眼睛蒙上组装。这可让我大开眼界!


在吃饭时,姨夫问了一句话:“姐夫,你在部队时的枪到底是没枪栓还是没撞针?”


“没撞针。”


‘?在部队?你的枪?没撞针? 怎么回事?什么意思?’


回家后,我不断的和老爸泡了半年的蘑菇,终于问出来了。原来,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老爸作为知青下了乡。稀里糊涂的被分配到某建设兵团在吉林某山区秘密修建地下军事设施。不久,因为有武术功底、个子高,又符合当时的英雄脸型——浓眉、大眼、国字脸。被选送到北京——国卫队!只过了几个月,当时的国家副主席林彪从全国部队当中选拔优秀战士,集中训练。经过严格选拔、淘汰,我的老爸以勉强过关的成绩进入了当时解放军之中的顶尖战斗部队——老虎团!那次吉林籍的战士总共有三人入选。林彪在温都而汗坠机的前三个月老爸被取消军籍,销毁在军队的一切档案、履历,遣返回乡。进入双阳师范物理系,又开始了学生生涯。在那里他成了普通人,认识了他的同桌,后来我称呼他这位同桌——妈!


四、还没结束


1999年我大学毕业,等待分配期间在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找到一份临时工作。无意当中知道了这个公司的一位副总就是当年被老虎团选中的三位吉林籍战士之一。他也认识我老爸。有一次我趁他喝醉了问起当时老爸为什么被开除军籍时。他回答说:和我同一个原因。你只要知道我们对得起这身军装,就行了!然后就没下文了。我分别问过他和老爸,你们老战友要不要见一面?他们的表情和回答惊人的一致,都是黯然的想了几秒钟然后小声说:不能见。不光如此,甚至好像这两位老战友事先商量好的一样,竟然不准我和这位副总的儿子交朋友。但我们这两个第二代在仅有的一次短暂的见面当中似乎都从对方的眼中读懂了一件事:我们也是同一类人。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老爸教会我的其实都是他理想的延伸。有那么一句话:多年的父子成兄弟!我何尝不知道,父亲四十年来多少次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他是让我像他一样虽然不能永远留在军队,但要随时等候祖国的召唤——哪怕是一辈子!


我做到了,并且会一直做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