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与酒

边关魂 收藏 1 208
导读:读书时,是烟酒不沾的。后来尝试着喝点酒,是在云南当兵时。 在红土高原的大山深处,在那个名叫清风顶的小小哨所里,我们这群十八九岁,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守护着一座弹药库。那里看不到电视,也听不到新闻,每天只能对着那么几张熟悉的面孔,一成不变的过着如白开水般的日子。无聊和寂寞就象血液一样流遍我们青春的身体,让你无处可躲。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不喝酒,又能干些啥呢?浊酒一杯家万里,辛弃疾当时也在戊边,所以他有这份生活体验! 人都是需要是渲泄的。想不通的事情憋在心里,时间一长,就会长毛变质。杯酒解千愁,乘着酒劲,

读书时,是烟酒不沾的。后来尝试着喝点酒,是在云南当兵时。

在红土高原的大山深处,在那个名叫清风顶的小小哨所里,我们这群十八九岁,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守护着一座弹药库。那里看不到电视,也听不到新闻,每天只能对着那么几张熟悉的面孔,一成不变的过着如白开水般的日子。无聊和寂寞就象血液一样流遍我们青春的身体,让你无处可躲。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不喝酒,又能干些啥呢?浊酒一杯家万里,辛弃疾当时也在戊边,所以他有这份生活体验!

人都是需要是渲泄的。想不通的事情憋在心里,时间一长,就会长毛变质。杯酒解千愁,乘着酒劲,放松放松。也是一种自我心里调节。那时候,每当夜晚来临。就找来酒精炉,在炊事班拿个铝盆。放上几个干辣子,随便找些菜放到盆里,自制火锅。没有什么客套话,杯子一碰,随便你喝多少,没人劝你。更没人灌你。你醉了,开始哭,也没有人劝你,都知道你是想家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大伙心情都一样。我的感觉,一般酒后心情会好一些。一些很严重的事情,想通了也就那么回事。几个老兵凑在一起,聊聊天,说说各自的心事,聊聊各自的故乡,交流感情的同时,顺便把工作中的事情也一块给解决了。

后来一步一步的走到城市。城市里的火锅,料全,菜多,环境好,可是却找不到在哨所时的那份感觉。那种氛围,实在是令人回味无穷,今生,很难再找到那种感觉了。

过节会餐,酒是必喝的。容纳百十号人就餐的连队餐厅热闹非凡,排列有序的十余张餐桌旁站立着立正姿势的官兵,斟满啤酒的酒杯一个劲地冒着白沫,连队首长致完祝酒辞,扯开嗓门,从喉咙深处喊出一句:“一、二——”全连官兵一起跟着吼 到:“干———”!顿时,杯盏撞击声充满整个餐厅。这一刻,与其说是饮酒,不如说是仰着脖子把酒直接倒进了胃中,然后一起将杯口朝下。即使一个兵再不胜酒力,这杯酒也必须一饮而尽,否则就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军人。

军人喝酒,多属豪饮。这酒喝的,也就象跟打仗似的。想起我们指导员,每次在会餐前都要做动员:酒量就是胆量!别给我说你没有酒量,我就问你一句:你有没有胆量!”这掷地有声的话,让每一个有血性的人听了都豪气顿生,刚劲,强劲,雄劲,血气直往上涌,不放倒对方绝不甘心。在军人看来,灌倒了,趴下了,喝输了,很丢人。不醉,不吐,不倒,喝赢了,那才叫风光!



我酒量不大,一杯下去,就面红耳赤。但我喝酒的“名声”,在我们部队却是不小。那是因为一件“丢人”事!那一年,我当老兵不久,有一次和几个老兵在班里喝点酒。中途因为对白酒过敏,可我像喝水一样,一个尽往胃里灌,吐得是一塌糊涂因为当时比较压抑

我的兄弟张强:你搞啥子!我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天啦!好难受啊

尴尬、郁闷、担心、可多想也没用,索性蒙头睡觉!第2天班就朝我笑,说你小子没出息!就那么一小点就趴下了,没用

我不善饮酒,但是很多时候却不得不喝。

有人说,这年头,不伤感情就得伤胃!这句话我很赞同。很多次,陪兄弟出去喝酒,酒到酣处,也称兄道弟,勾肩搭背,豪言壮语:咱兄弟啥关系呀!喝!酒是喝了,看着也是那么的痛快,那么的高兴,然只要和战友喝时才有那种感觉

也曾喝醉过,喝醉后我默默无语,不想说话。因为人醉心未醉。和他们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喝醉的时候就会想起我最好的一个兄弟,因为我想和他说说话,说说心里的不痛快。酒,不论清浊,平静的外表下蕴藏的是火一样的激情。当兵,不论兵龄多长,宽阔的胸膛中总跳跃着一颗沸腾的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