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最大最重要之战“遵义战役”(转贴)

黄巫师 收藏 0 1115

遵义战役是长征中最为重要的战役,此战我军以弱胜强,变被动为主动,对我军的意义极其深远。

1935年2月21日,中央红军二渡赤水河。2月24日,林彪率一军团攻占桐梓。第二天三军团向桐梓开进中,前卫十三团抓获几名黔军俘虏,得知娄山关仅有黔军柏辉章部三个团,杜肇华部一个旅在娄山关以南近三公里处的黑神庙,团长彭雪枫立即向彭德怀报告。25日14时,彭德怀向中革军委报告上述情况,提出以迅速动作歼灭此敌。20时,林彪也致电军委,建议以主力在娄山关南消灭黔敌。

两大主力军团领导人不谋而合,中革军委决心即定。

25日23时,朱德致电彭,林:一,三军团应于26日迂回攻击娄山关,黑神庙之敌,坚决消灭之,并乘胜夺取遵义,以开赤化黔北的关键。全军统归彭德怀指挥。

2月26日,一,三军团占领娄山关。

残敌纷纷向遵义溃逃。遵义守敌极度慌乱。

红军乘胜向遵义进击,于28日晨再占遵义。原定的遵义战役,还只是指向较弱的黔敌。这场预期不大的战斗,由于红军前线指挥员彭德怀,林彪战机把握及时,使战斗迅速从围歼黔敌两个旅发展为追歼国民党中央军两个师的大规模战斗;由此揭开了红军长征中一次最大的战役:遵义战役。

红军突然东向夺占娄山关,蒋介石受到极大震动。他判断这极可能是红军的战略行动,欲图继续东驱,向红二,六军团靠拢;于是急令相距最近的第一纵队吴奇伟之九十三,五十九两师火速增援遵义。

晚了一步,吴奇伟部进抵遵义城南部地区时,红军已重占遵义。

在离遵义不远的忠庄铺,吴奇伟碰到逃出遵义的王家烈。王身边只剩下一个手枪排。吴奇伟召开军事会议,众人认为国军装备远优于红军,红军主力到遵义只是过路,只要发动攻击,红军就会撤离,因此一致主张打。

战斗开始,吴部第五十九师师长韩汉英看到右翼地形对自己不利,向吴建议占领前面不远的老鸦山和红花岗。

一场激烈的战斗围绕红花岗右侧主峰老鸦山展开。蒋介石下了死令,为打好这一仗吴奇伟也玩了命。防守老鸦山主峰的是三军团十团。十团是三军团主力部队,在敌优势兵力,火力,不计伤亡的轮番攻击下,该团损失严重。团长张宗逊负伤,参谋长钟伟剑牺牲,韩汉英部于15时许攻占主峰。

老鸦山主峰丢失,不仅居高临下威胁十一团红花岗阵地,而且直接威胁遵义城的安全,三军团在连续作战,损失较大的情况下,已无法调集反击力量。

遵义城出现丢失危险。战局千钧一发。

占领老鸦山主峰之敌在莫明其妙之间转入防御。

原来林彪率一军团已经从水师坝地区向敌人侧后出击,尖刀一般直插忠庄铺敌军指挥部。

这是遵义战役的关键一刀,一刀就是敌人心脏 。 吴奇伟把全部力量都投上去了,纵队指挥部周围没有剩下多少部队。林彪这一着整得他实在是苦,只有丢下部队,带着身边少数人员狼狈逃窜。

占居主峰之敌居高临下看得清楚,发现其指挥部突然溜走,料想不妙,于是不敢大动,只得坚守。

说是坚守,心劲早已不坚。黄昏时便被三军团打得翻滚下去。

在红军的猛打猛扫下,失去了指挥官的吴部沿着来路向乌江狼奔豕突。

吴奇伟最先逃到江边,立即与南岸联系,要欧震率九十师速来支援。九十师本属吴部建制,此番被薛岳留在贵阳,得到前线吃紧的消息,才刚刚赶上来。

吴奇伟要欧震带部队过江。欧震认为北岸兵败如山倒,过江增援背水为阵太危险,一口回绝。他认为九十师只能在南岸占领阵地,掩护收容败兵。

吴奇伟见北岸局面无法收拾,南岸老部下又不听话,万念俱灰,倒地大哭说,我不过江了,就在此死了算。

参谋长吴德泽赶忙招呼来几个卫士,连拖带拉地把吴奇伟扶过江南岸。吴过江后,见北岸红军追兵甚急,直逼江岸。不待其余部队过江,便下令斩断了浮桥保险索。

1000多名官兵被甩在北岸,做了红军的俘虏。

《彭德怀自述》中说:“打吴奇伟军的反攻,一,三军团就完全是自动配合把敌打败的。”

两个主力军团之所以能够自动配合,首先是中革军委的放权。

一渡赤水前土城战役失败后,毛泽东等中革军委领导人对前线指挥员的意见极为重视。包括确定红军转移方向等战略问题,也多次征求林,彭等前线指挥员意见。彭,林皆先后向中革军委提出了攻击娄山关黔敌的建议,中革军委立即采纳,并许以临机处置之权,使部队迅速捕捉战机,终于打了一场红军脱离根据地被围追阻截一万余里以来最大的胜仗。

两个主力军团能够自动配合,还出自彭德怀的敢于战斗。

彭德怀在三军团连续作战,损失较大的情况下,面对吴奇伟中央军的增援敢于坚决顶住不退,为一军团侧翼迂回包抄赢得了时间,彭德怀横刀立马之大勇,令人赞叹。

两个主力军团的自动配合,同样也包括林彪的善战。

林彪作战,极善于捕捉战机。三军团与敌反复争夺老鸦山,打得不可开交时,林彪在遵义城东山包上一言不发地用望远镜观战。一军团隐蔽集结在这一带丘陵地区待命出击,敌人全然不晓。

待吴奇伟全部力量重心都压向老鸦山前三军团阵地,山谷突然响起一片号声,一军团之一师,二师像两只猛虎,迎着公路排山倒海般冲杀下去。

战局转折十分突然,已经得手的吴奇伟部又突然失手,公路上运动的敌人突然掉头往回跑,敌军整个阵线发生动摇。

林彪眼看面前形势,从参谋的包里拿出一个本子,撕下一张纸,又把这张纸对折撕成两半,分别在上面用红蓝铅笔标出追击方向,并在上端写了一个很大的“追”字,分头传达部队,红军排山倒海的追击开始了。

林彪命令:二师向南追,以乌江为界;一师向西,沿鸭溪,白腊坎方向猛打猛扫。部队回问:追多深?答:可以追出100里。

被打垮的吴奇伟部并非一触即溃的乌合之众,而是当年的北伐劲旅“铁军”第四军残留下来的部队。吴奇伟与林彪当年同为铁军第十二师的人。吴为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林为十二师独立团见习排长,一个粤军前辈,一个黄埔后劲,皆在河南临颍战场对张作霖的奉军奋勇作战。

林彪给他老部队的礼物是侧面迂回,正面猛追。五十九,九十三这两个师参加第五次围剿以来从未败过。这回被一军团追得全军溃乱,建制崩溃,丧魂落魄,即便逃过江的部队,重武器和伙夫担子行军锅灶也一律丢光。

吴奇伟带过乌江两个师,带回来一个团,在江边大哭了一场。

1947年,毛泽东转战陕北时对他红军时期的左膀右臂评论道:“林彪打仗刁,狠;彭德怀打仗勇,韧。”

人皆有特点,但红军将领中,唯彭德怀,林彪在一起时,特点反差最大,二人原有的特点皆被对方特点衬托得更为鲜明。二人皆率领红军主力军团,把握特点,便相得益彰。

遵义战役是在敌情极其严重的情况下打的。二渡赤水后,红军后尾有川军潘文华部,滇军孙渡部的紧急压迫,前方有黔军王家烈部和中央军薛岳部的迎头堵击,,机动回旋的余地已经不是很大,再加上红军有土城新败,川滇边境又无法立足,颇有几分“走投无路”的感觉。红军五天之内取桐梓,夺娄山关,占遵义城,尤其是消灭中央军吴奇伟部九十三师大部,五十九师一部,击溃黔军8个团,毙伤敌2400多人,俘敌3000余人,缴获大量枪枝弹药,取得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充分显示了人民军队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和英勇顽强的作战精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