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过了的质疑:全世界对西方民主的评价

zhuwenqi11 收藏 14 294
导读:质疑西方民主和反对西方民主在中国的网上经常被污为“五毛”

中新社莫斯科12月9日电,针对“维基解密”网站披露的美国外交部门评价俄罗斯民主和腐败现象的秘密电文,俄总理普京9日质疑西方民主的客观公正,并反击美国首先应“扎好自己家的篱笆”。 一名法国记者向两国总理提问说,“维基解密”网站披露的美国外交电文称,俄罗斯不是一个伟大的民主国家,指俄罗斯充斥着腐败并已渗透到国家最高层面。这种评价是否过甚其辞? 普京反问记者说,“您想想,作为美国外交机构,难道它只是一个像水晶一样纯净透明的信息来源吗?您会这么认为吗?”普京说:“如果谈到民主,那就应是全面完整的民主。为何阿桑奇先生会被关进监狱?这是民主吗?在我们俄罗斯乡下有这么一句谚语:光责怪别人家的牛哞哞叫,却以为自家的牛会不做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想对我们的美国同仁回敬一粒冰球。”


/来自***社区 */


质疑西方民主和反对西方民主在中国的网上经常被污为“五毛”,这回普京也荣登五毛之宝座了,按照中国西方民主派的“传统思维”,普京一定每写一个字有五毛收入了。普京对西方民主的质疑绝不是突然有的,而是经过俄罗斯的实际运转中逐渐发现的,对西方民主的认识,尤其是俄罗斯曾经走过社会主义道路,却走了回头路的,这种反思更加的痛彻。曾经世界最大的国家如今四分五裂成了十几个共和国,即便是俄罗斯内部的分离势力也正在张牙舞爪。而俄罗斯的腐败问题没有因为西方民主“根治”,反而繁荣昌盛起来,见到这个中国的西方民主派一定会咬牙到:管人家的事情干什么;人家在镇痛中;西方民主不成熟;你是五毛;你是贪腐。这些话大家熟悉吗?这些不就是中国西方民主派挂在嘴头上的习惯用语和标志性的“嘴彩”嘛。



岂止普京质疑西方民主。



这段时间,希腊、突尼斯等国的从下而上的反抗浪潮也充分表明了人民群众对西方民主的憎恶,这种憎恶暂时还没有意识,因为他们还没有想到要走社会主义,因为他们缺乏的是那个历史,缺乏的是独立自主的发展资格。世界现在应该说大多是“西方民主”的,这也让中国的西方民主派经常“沾沾自喜”,但好像他们的“沾沾自喜”往往很脆弱和充满了狡辩。所以当说起普世来的时候,西方民主派就统计上所有西方民主国家,当一个个的问题国家出来的时候,他们则不断缩小自己的“普世统计”范围,最终终于缩小到他们心中的最爱——美国,一个西式民主派在副标题里面清晰的写着:美利坚人类的希望,其实他说了“实话”,因为那句话里面的“人类”就是他自己。



今天有个消息是,十几个朝鲜人因为船的故障被潮汐漂流到了韩国,然而他们竟然没有一个愿意留在韩国,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一种精神,就是相信自己的国家,甘愿一步步建设自己的国家,而不打算为了享受现成的当一条走狗,这方面有些中国人不觉得脸皮有点红吗?西方民主派究竟为什么把西方民主虚构成“普世”向中国人灌输呢?无外乎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通过灌输的方式,他们可得到后面的“美利坚”的资金支持,这不需要他们干什么操心劳力的事情,就能享受高档的红酒生活,有跑车,有别墅。



第二种,通过灌输,他们幻想一朝中国变天,他们能及时显示自己“看得远”,就好比赌博一样,把自己的未来寄希望于中国的变革,通过自己的“先天”,将来得道变天的报酬,伊拉克许多曾经事后诸葛亮的西方民主派尤其是亲美派,在战后都如愿以偿得到了相应的地位、财产和“性格”,这点让许多幻想做梦就能发大财的中国“人”眼红得很。



第三种,因为上当受骗,意志不坚定,在历史时期产生动摇,人云亦云、蠢货等,他们相信中国的一片黑,他们相信有了西方民主中国就一夜梨花开,变成发达国家了,可悲的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曾经幻想过,但今天仍在内战中,好好的国家变成了若干个,比如也门,一个种族因为不同信仰的宗教和长期被西方割裂等因素,竟然不能相容变成了两个国家,虽然暂时失去了战火,但他们从此一个分成了两个,而这个时候,欧洲许多国家却清醒的认识到:只有一体化才能集中资本、资源、技术、人力对抗越来越反动的美国。西方民主就像一个死循环,在台上的怎么都不会让人满意,在台下的则幻想上台后变成“小美国”,结果一个周期周期的循环下去,却总是自己在循环,越循环越小,最终是西方、美国渔翁得利。



中国有西方民主派的,但中国绝不能听了拉拉古叫唤就不搞自己的发展了。在中国的西方民主派里面,他们已经开始了党同伐异的步骤,只要支持西方民主的,中国西方民主派就无论其什么身份何等罪过一概拉拢过来,这点美国就是这样带头的,比如美国就像垃圾箱,收拢了凡是有利于反对中国的人,例如达赖、例如邪教、例如贪官污吏等,而中国的西方民主派显然也正是这样当徒弟的,为了他们的西方民主破烂梦,他们公开支持杀人犯是“义士”,公然支持达赖,公然支持造谣惑众的,这方面在网络上我们早就看多了,他们西方民主派的表演实在很“精彩”。西方民主派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曾试验过直接反对共产党,这点他们受到了铺天盖地的打击,而做为投机者,往往是没有男人的卵子的,所以他们自己是不敢的,西方民主下的政客斗争不就是让民众冲在前面嘛,死的都是平民,他们后头得利,中国西方民主派也是如此,挑拨他们很在行,但你让西方民主派站到街头去,他们才不敢呢。中国的西方民主派于是更加希望西方民主了,为了换掉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的西方民主派搞了两个题目:一个是多党制,一个就是军队国家化,而这两个是他们换掉共产党的唯一方法,可惜他们没有这个机会。



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不希望自己贫困和受制于人,他们经过多少年的西方民主梦幻之路之后,开始有了觉醒了,这种觉醒虽然只是萌芽,但显然已经开始了,比如南美开始的一体化,比如非洲开始的多党联盟形式,都是向西方的西方民主权威发起的挑战,普京的一番话也是如此,世界各国需要的是自主,充分发挥自己人民的才智,需要利用他们自己的资源,而不是虽然怀里抱着宝贝,钱却被西方轻易拿走,西方要钱,穷国要“西方民主的争斗”,这样的事情早晚会结束的,因为这是历史规律。中国的发展不是自己的事情,中国的发展是一个明灯,发展起来了,中国就是世界的榜样,那就会让世界天翻地覆,这个力量不容忽视。



西方伪民主的发展已经到头了,这不是靠几条西方民主派嚎叫几句就能延续生命的,不信大家看看。。。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