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贪婪的官太太啥样?

fengyimin 收藏 24 1178
导读:贪婪的官太太总能听说,但是没听说有如此贪婪的官太太:不仅公开向有钱人索贿,而且就是并不富裕的一奶同胞也躲不过她的敲诈…… 当她的丈夫被连云港市中级法院依法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自己也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之后她后悔了: “贪欲是魔鬼。作为一名县处级领导干部的家属,我理应严格要求自己,当好廉内助,但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我没有把握好自己,迷失了方向,不仅害了自己,而且害了老王。”——张淑云。(据《检察日报》11.02.10) 张淑云何许人也?江苏连云港市连云港市某县原县委副书记、县人大常委会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贪婪的官太太总能听说,但是没听说有如此贪婪的官太太:不仅公开向有钱人索贿,而且就是并不富裕的一奶同胞也躲不过她的敲诈……

当她的丈夫被连云港市中级法院依法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自己也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之后她后悔了:

“贪欲是魔鬼。作为一名县处级领导干部的家属,我理应严格要求自己,当好廉内助,但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我没有把握好自己,迷失了方向,不仅害了自己,而且害了老王。”——张淑云。(据《检察日报》11.02.10)

张淑云何许人也?江苏连云港市连云港市某县原县委副书记、县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王文利的妻子。

别看她官太太的“级别”不高,但是她可是个索贿“能手”。

张淑云本是农村供销社营业员“出身”。通过丈夫的关系,调到县国土局执法大队工作。丈夫的官帽越戴越大,自己也成了国家公职人员,张淑云渐渐飘飘然起来。她还结识了一群官太太,开始变得爱慕虚荣。听着官太太们谈论房子、车子、票子,张淑云开始“患上”了金钱“饥渴症”……

从哪里能弄到更多的钱呢?她苦思冥想后,张淑云悟到一条致富“新路”:何不趁着丈夫在位之时,狠狠“捞”上一把!

一. 夺他人之爱为己用。

县广电局楼下有一家饭店生意很红火。每当张淑云从那儿经过时,总是艳羡不已。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得知饭店是一名叫张鹏的开发商投资的,而张鹏平日里也有求于王文利。张淑云果断来到张鹏的办公室,主动介绍自己的身份并表明希望承租该饭店。张鹏虽然万分舍不得,但是担心得罪了副县长夫人,还是答应了。

张淑云承租该饭店后,饭店生意不仅延续了以往的红火,而且,又来了一批新客源:丈夫单位的“客人”,丈夫单位请来的客人。还有一批开发商、建筑商纷至沓来,成为张淑云饭店的座上宾。

有一次,王文利安排所分管的各部门负责人到该饭店就餐,其中一名部门负责人要了一包香烟,打开后发现烟已经变质发霉,便发火要喊老板理论,同桌的人暗暗扯他衣服让他别吱声,并悄声告诉他该店背景,该负责人一听,不由出了身冷汗。

二. 丈夫养肥的地产商,变成她的小银行。

刘聪展与张淑云原是同事,关系不错。深谙世道的刘聪早就打起了张淑云的主意。2001年,刘聪展成立了一家规模不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始频繁与张淑云接触,在张淑云经营的场所一掷千金,由此博得了张淑云的好感。

经张淑云介绍,刘聪展和王文利结识并成为朋友。在随后的多宗土地征购中,通过王文利出面协调,刘聪展得以顺利购置地块,很快便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老板成为一名房产大亨。张淑云见状,觉得自己是刘聪展的“福星”,刘聪展在需要帮忙或逢年过节对其“孝敬”是理所应当的。但她并不仅仅满足于此,而是开始主动向刘聪展要钱。刘聪展成了张淑云的个人银行,随要随取。2001年以来,张淑云先后以各种手段从刘聪展处拿了100余万元,一部分直接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三. 无本开店,投资人即得不到分红,也见不到还本

张淑云实在不简单,无本也能开店,赢利是自己的,亏了算在别人身上。

于是张淑云的生意也越做越大,陆续开办了超市、万盛园饭店、洗浴中心、洁心制衣厂、水云天大酒店、足疗中心等经营实体。随着受贿次数的增多,张淑云的胆量也逐渐豪壮了起来,开始明目张胆地要求开发商给予一些好处:如超市货架款是张淑云要求开发商刘某支付的;洗浴中心租金10万元和购置制衣厂设备20万元是开发商朱某垫付的;足疗店开张,张淑云要求刘某投资3万元,卢某投资3万元,吕某投资2万元……所有的资金,张淑云既无分红,也无退还打算。

2001年,张淑云的超市因经营不善关门,她强行将滞销货物分摊给几家开发商,并如数收回了货款。洗浴中心开张后,她以入股为名,邀请几名开发商投资入股,并印制了一批洗浴卡,兜售给众开发商,浴场开了半年,又因经营不善关门,开发商的钱自然打了水漂。

张淑云变成大老板之后,并不满足以老板身份赚来的钱,只要有机会索贿,她从来“不让过”……

2002年初,县委决定让时任常务副县长的王文利参加江苏省有关部门组各市相关人员参加美国的人才招聘洽谈会。

自打得到消息,王文利夫妇又打起了“小九九”。张淑云对以地产商说:“你在外面认识的人多,你大哥要出国了,能不能帮忙兑点美元?”那位地产商二话没说,请银行的朋友兑换了3000元美金,并亲手交给了张淑云。张淑云欣然笑纳,对支付兑换金一事绝口不提。在妻子的影响下,王文利也喜欢拿“出国”说事。开发商卢孔林,曾在俄罗斯经商数年,积攒了一些资金到该县投资。一天,他意外接到了王文利的电话:“县里安排我去美国考察,你有没有美元可以兑换一些?”想到项目开发正处于关键时期,卢孔林受宠若惊连忙答应。当晚,卢孔林来到王文利家,临走时,拿出装有1万元美金的信封交给了王文利。王文利客套一番后收下,没有提及兑换一事。卢孔林当然心知肚明:这钱出去了,咋能要回来?之后,卢孔林开发项目得到了王文利的“垂青”。

雁过拔毛。张淑云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只要她参与的,都要狠赚上一笔,包括她的一奶同胞。

曾经对张淑云非常有恩的姐姐张淑琴也一样被敲诈。

张淑琴儿子和张淑云儿子同在南京买房,两家一同装修,装修由张淑云找人负责。竣工后,包工头向张淑云汇报两家装修一共花了10余万元。张淑云听后,故意加重语气追问了一句:“怎么这么少?”精明的包工头马上改口又多说了15万元。对亲姐妹尚且如此,张淑云之贪可见一斑。

张淑云的娘家侄儿方体忠在某乡镇工作,方体忠想调回县城工作,找到了姑奶张淑云,多次请其跟王文利“说说”。张淑云一直没给办。为了尽快进城,方体忠塞给了张淑云一张5万元的存单……

王文利的外甥大学毕业后,妹妹央求“二哥”帮忙找工作。张淑云知道王文利答应后很是不满。多日听不到回音的妹妹带着私下积攒的5万元钱让哥哥“帮忙活动活动”。收下5万元之后“问题”解决了。为答谢“二哥”,妹妹又奉上5万元。

这个最贪婪的官太太,必然要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代价。不仅要交出她贪婪所得,还要“体验”十一年的监狱生活……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