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三十三 四八四三营遭阻击 李开华英勇成英雄

巴夫 收藏 5 3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三十三 四八四三营遭阻击 李开华英勇成英雄 二月二十二日,一六二师命令四八四团担任师的前卫,直插扣屯,与一二六师合围高平。四八四团接到命令时,由于部队还在复和县的巴博、搏布地域清剿,同时加强的车辆没有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全团只好分三批开进,即按前卫一营、二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三十三 四八四三营遭阻击 李开华英勇成英雄


二月二十二日,一六二师命令四八四团担任师的前卫,直插扣屯,与一二六师合围高平。四八四团接到命令时,由于部队还在复和县的巴博、搏布地域清剿,同时加强的车辆没有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全团只好分三批开进,即按前卫一营、二营一部及后勤,在团指的率领下,从复和乘车出发,经靠松山、东溪、果冈等地,于二十三日到达教维;三营从复和徒步至靠松山后,转乘汽车,先后到达教维;而二营的五连和四连的三排则徒步从复和过东溪后,才乘车与徒步结合开进,辗转到达教维地区。团主力到达教维后,稍作短暂停留进行战斗部署 ,于二十四日凌晨四时许,便开拔向扣屯攻击前进。从教维到扣屯,中间隔着五座大山,三道河流。五座大山又高又陡,山上荆棘丛生毛竹成林。三条河流都是水深流急,岸陡滩险,桥和船都被越军破坏,部队只能涉水泅渡,加上越军沿途阻击,袭击侵扰。在这种情况下,团令一连为全团的尖兵连,一边搜索一边前进,途中三次遇敌阻扰袭击,他们毙敌七名,俘敌一人,保障了团主力按时穿插到进攻出发阵地魁克。二十五日上午七时三十分,四八四团前指命令全团从不同方位,向扣屯攻击。一营首先攻占了扣屯西南侧无名高地,并命令二连固守。一连继续向扣屯方向发展进攻,攻占无扣,歼敌一部。

三营奉命从郭梅出发,经班罗向班姆进攻,以策应一营行动。由于当时部队陆续到达魁克地区,加上通讯不便,三营接受命令时,全营建制不齐。营长田云杰身边只有步兵九连、七连部分兵力(主要是炮排的六零炮班)、炮连两个排的六门迫击炮,以及营部和团派出到营的有关通讯人员。但接受命令后,田云杰营长依然将有限兵力作了部署安排,将唯一的一个步兵连作为主力,命令九连派出一个排作前卫,并要求副连长前出到尖兵排协助指挥,剩下的两个步兵排作后卫,以便掩护没有防御能力的曲射炮兵和营指。田云杰营长亲自前出到尖兵排的后面,指挥部队攻击前进。

三营中午从郭梅出发,经班罗,一路顺利,没有遇到大的敌情。下午两点半左右,部队行进到班姆南侧时,途径一块山间小坝子,坝子中间是稻田地,收割后的稻田,除了谷茬外,没有任何庄稼和遮蔽物。稻田亦如我国南方的稻田一样,土地潮湿,有的地方还有积水,一条乡间道路从坝子中间穿过。坝子的四周都是群山,山脚是浅近的丘陵小包。当三营尖兵已经通过坝子,本部正通过坝子中间时,突然遭到越军正面和侧面火力猛烈射击,越军用轻、重机枪扫射,用六零炮进行轰击。炮连和营指有关人员一百多人全部被压在坝子中间不到两百米范围之内,最近人员距敌火力点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而整个稻田内只有一道不到三四十公分高的田坎。瞬间,行进在坝子中间的营部和炮连就有不少人员牺牲和受伤。而营本部和炮连既没有机枪,更没有直瞄火炮,只有为数不多的冲锋枪和手枪,在越军预设阵地的强大火力之下,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本来行进在营部后面的三炮连连长李开华,在越军枪响之时,就一个匍匐隐蔽到了塄坎之下。但他看到部队伤亡惨重,不少战友受伤牺牲,第一反应就是指挥部队抢占有利地形进行还击。越军密集的弹雨下,根本就没有架炮的机会。关键时刻到了,李开华没有半点犹豫,自己一个翻滚,从身边的战士手中抱起一门82迫击炮炮身,来不及安装底座和瞄准具,就“扑”地一声将炮身插在了稻田中。只见他迎着横飞的子弹左腿向前跨出半步,右膝跪在泥水中,左臂弯曲,搂住炮身,掌握和调整着炮身的方向和角度;右臂伸直,拇指挑出,向敌方阵地略为一瞄,接着就一如往常地向全连下达口令:目标75米----简易射击---5发急速射击!身旁的战士迅速给他递上一枚炮弹,他沉着地用右手将炮弹送进炮口。脚下是稀软的泥水,跪姿难稳,他努力保持着射击姿势,稳住炮身,松开右手。“通”地一声炮响,炮弹带着呼啸,准确地在越军阵地上爆炸。几乎是同时炮身呼地一下矮了一截,炮弹发射的后座力量将没有炮盘的炮身深深地嵌入稀软的稻田泥水中。李连长手扶炮管,“通”的一声第二发炮弹又在越军的阵地上爆开了花……

李开华连长勇敢地打出第一发炮弹,不仅打击了越军的嚣张气焰,更加鼓舞了全连的战斗士气,并为其他炮班赢得了开炮的时间。他边打边向全连发出射击口令。五班长手扶炮身,准备射击,越军向他扫射,英勇牺牲。一班班长梁东桥趁越军集中向连长炮位射击的空隙,根据连长的口令,一边观察敌人火力点测量距离,一边组织全班迅速进行简便射击,亲自手扶炮身向越军阵地进行简便射击。越军向他进行疯狂射击,他左手、右臂和右脚多处受伤,血流不止,他坚持着,一连发射了三发炮弹,发发命中越军阵地,最终因流血过多,无力操炮,昏迷在炮位上。炮手邓再田,见班长倒下,立即接了上去,刚发射了三发炮弹,越军子弹直接打中了他的头部,壮烈牺牲。这时,一班只剩下副班长陈武贤和新战士骆树豫,他俩没有任何犹豫,已经忘记了危险,忘记了牺牲,忘记了死亡。两人合力把陷入泥土一半的炮管拔了出来,由副班长陈武贤扶炮立即进行简便射击,并一连打出了四发炮弹,当发射第五发炮弹时,越军的子弹,打中了他的面部,血流满面,他使出唯一的力气把最后一发炮弹打入了越军阵地……

战斗中,炮连指导员刘文华在指挥时牺牲,二排长杨庆红在还击中阵亡,指挥班战士邓会吉中弹,七连指导员牺牲……。李开华连长眼看自己的战友一个个牺牲倒下,怒火填胸,早已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他用熟练的动作,继续操炮装填进行简便射击,炮身越陷越深,来不及转移炮位,就凭自己平时练就的真实本领,修正弹着点,连续打出四发炮弹,发发炮弹准确地飞向越军阵地。这时,敌人发现了他,好几个火力点都吐着火舌,向他这边疯狂地射击,子弹像雨点一样打在他的周围,六零炮弹也在身边爆炸。但李开华依然不松手,全然不顾,不躲不藏,义无反顾地顽强作战。当他再次把一发炮弹装进炮膛时,嗒嗒,嗒嗒……敌军射来的数发罪恶子弹直接击中了李开华连长,炮弹随他松手的一瞬间“通”的一声飞向了越军的阵地……李开华牺牲了,但是他没有倒下,他就这样:跪地的右腿深深地扎进泥地里,用于支撑身体的左腿也深陷在泥水之中,双手扶住炮身,两眼睁得大大的怒视着越军阵地,人牺牲了,一直保持着向敌人开炮的姿势!

就在三营炮连和营部被越军压制在稻田地,人员伤亡较大,最紧张的时刻,配属三营行动的四八四团通信连的报话机员吴桂安和刘仁勤也被压制在不高的田坎下。部队突然遭袭,情况非常紧急,必须把这里的情况向团指挥所报告。身背电台的吴桂安急迫地呼叫着联络信号,周围枪炮声不断,他只有提高声音呼喊着。越军听到电台的呼叫声,朝他四周猛烈射击,吴桂安不幸中弹牺牲。在他五十米开外的助手刘仁勤看见战友牺牲了,不顾越军的封锁,几个箭步冲到了吴桂安身边,迅速取下电台背在自己的身上,并赶紧转移了位置,继续将这里遇袭的情况,越军的大楷位置……向指挥所主台报告。越军又发现了他的具体位置,集中火力向他射击,刘仁勤不幸头部、肩部、胸部五处受伤,鲜血染红了全身,浸透了报话机,他倒在血泊之中,昏了过去。战斗一直继续着,枪炮声再次把刘仁勤震醒,耳机里传来主台急促地呼叫声,刘仁勤挣扎着支撑起身体,颤抖着双手拿起话筒回答着主台的呼叫。刚说了几句话,越军又向他猛烈射击,刘仁勤再次负伤。在生命垂危的时刻,巨大的责任感让他的头脑异常清醒。他想到自己身上的机密文件、想到联络密语、每次战斗命令的收发底稿……这些一定不能落到越军的手里,必须尽快销毁。他不顾自己全身的剧烈疼痛,拼命地坚持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咬着牙用无力的双手打着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了联络文件和电报底稿,一份份文件终于被全部销毁,烧成灰烬。看到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完成,他带着满意地微笑,双手紧握话筒,以钢铁般的意志向主台断断续续报告完情况,就牺牲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了。打扫战场时,战士们看到,刘仁勤身背带血的报话机,头上戴着耳机,手里握着话筒,微张着嘴唇,身边一堆燃烧的灰烬……看到这幅壮烈的场面,战友们都流下了悲愤的泪水。

战斗中,尽管在炮连连长李开华的带领下,在场的有关人员进行了顽强地反击,但由于缺少灵活的步兵、机枪和直瞄火炮的火力,更加越军占据着优越的地形,在场的连排干部基本都不死即伤,全营共伤亡101人。战斗进行到自19时,高地上的越军乘黄昏丢弃8具尸体和部分枪支弹药脱离了战场。

战后查明,该地是越军的一个训练基地,相当于我军的团级教导队的训练场所,用来训练连队的战斗骨干或者训练基层指挥员。山头上修有三道战壕和射击掩体,不仅周围地形熟悉,就是那里有射击死角都一清二楚,在这样的地形上吃亏是难免的了。

审视这次遭遇战,除越军占据绝对地理优势外,导致失利的因素也是多方面的。首先独立作战的三营缺少足量的步兵伴随,而构成营本部的是以曲射火力的炮兵分队为主,在特殊地形上与敌人短兵相接,炮兵连支炮的时间都没有,而且武器性能决定,在近距离上曲射炮发挥不了应有的功效;二是伴行的步兵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无论是作为尖兵的步兵还是作为后卫的步兵,都有临阵失职的行为。尖兵排不在敌火力集中射击地段,伤亡较小,但带队的9连副连长非但不组织兵力火力还击,自己却躲进地窖里,又借口向团部报告擅自离队。少数战士也跟随离去。率领后卫9连2排的干部亦消极保命,未敢组织兵力火力从侧翼反击和压制敌人。尖兵和后卫的不作为,是这此次战斗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三是组织指挥不得力。部队遇袭时,在第一时间内营指挥员没有实施统一有利的指挥,没能协调现有的力量。应该组织人员抢占有利地形,迂回到越军阵地的侧翼进行反击,以分散减弱越军对正面被压制部队的射击。部队在敌火力压制下建制混乱,营长爬在田坎下不敢动,面对危险局面束手无策放弃指挥。

战后,四八四团三营炮连连长李开华经广州军区批准,追记一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炮连一班荣立集体一等功;通信连报话员刘仁勤追记一等功,吴桂安追记二等功;营长田云杰受降职处分,后转业安排在安阳市工作。田云杰原来是我营营长,河南南阳人,57年入伍,曾任作训参谋。身高近一米八十,军事技术非常不错,特别是投弹和刺杀非常出色。因一战失利,导致终生遗憾,在部队多次受到李九龙师长点名和不点名的批评。虽转业到地方工作,也常心怀抑郁,羞谈战事。为此,壮年病逝。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