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隔离审查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0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在安东省委社会部打入凤城的内线的帮助下,独立团很快弄清了敌人的情况。凤城地区的敌特武装不仅是陈丕显的警察大队、鸡冠山的陈福源股匪,还有由国民党先遣军第十五路军三师残部改编的“东北狙击部队”和“铁血团”等。穆青的身份更复杂,是个“双料”特务,他另一个身份是军统凤城组组长、国民党先遣军三师参谋长。

目前穆青正在策划凤城暴乱,他的计划是:由看守所的何桂森放出监狱里关押的二龙山土匪,由潜伏在公安局内部的王辉打开枪库提供武器弹药,然后和陈丕显的警察大队、鸡冠山股匪、三师残部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凤城。

计划是不错,但是由于独立团驻守着凤城,尽管穆青一再催促陈丕显等人行动,凤城敌人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根据敌人的情况,大虎和郑浩决定“引蛇出洞”,以配合地方政府开展工作的名义,将独立团以连排为单位派出去,凤城只留机炮连和警卫排,给敌人照成凤城空虚的假象。

这天大虎和郑浩正在团部研究具体作战计划,参谋长陪同宽桓地委罗书记、社会部部长和南满军区政治部的同志走了进来,两人连忙站起身来给大家让座。

罗书记笑呵呵地对大虎说:“团长同志,我们有些话要先和政委谈一下,可不可以呀?”大虎说道:“当然可以,要不我先回避一下?”罗书记摆摆手:“我们里屋谈,你先陪军区的同志在外面坐会儿。”说罢,罗书记、社会部部长站起身来向里屋走去,郑浩随后跟了过去。

在里屋,宽桓地委社会部部长向郑浩说明了今天的来意:根据东北局社会部的命令,要将大虎带往东北局进行审查,原因是大虎从接受天津潜伏任务到归队这段历史不清楚。

事情是这样的。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抗日战争时期,面对日寇入侵、国家处于危亡之际,共产党、国民党和一切爱国志士共弃前嫌,联起手来抵抗侵略,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的尊严和国家的主权。但是抗战刚一胜利,国民党和共产党就因为政见不一而大打出手。

在抗战时期,由于民族矛盾是主要矛盾,其它矛盾处于次要地位,加之共产党实行统一战线政策,队伍成分比较复杂。随着抗日战争的形式越来越好,其它矛盾逐渐显现了出来,为此共产党在内部开展了整风运动。

抗战胜利后,时任中央社会部部长的康生认为由于抗日战争时期执行统一战线政策,不少出身地主、资产阶级的人进入了军队和党内,这些人随着抗战结束、国共斗争很可能转变立场,投向国民党阵营,所以有必要对党内、军内再次进行审查,纯洁革命队伍。

当年中央社会部在举办特工培训班时,也确实出现过学员逃跑的事情和培训出来的特工被国民党拉拢叛变的事情,所以他在特情系统开展了一次纯洁队伍行动,并向各解放区派遣特派员,领导各解放区特情系统的纯洁队伍行动。

这次纯洁行动的方法之一就是查档案,通过档案审查干部,对可能存在问题的干部进行隔离审查。晋察冀社会部在审查特情系统档案时,查到了大虎的档案。因为大虎曾经和组织失去了一段时间联系,所以成了审查对象。由于大虎的关系已经不在晋察冀了,所以晋察冀社会部致电东北局社会部,要求东北局社会部对大虎进行审查。

东北当时是国共争夺的焦点,情况非常复杂。东北局社会部接到晋察冀的电报后,立刻派人赶赴南满。就这样,宽桓地委书记和社会部部长亲自带人来到独立团。

郑浩听宽桓地委社会部部长说完后,脑袋“嗡”的一下。郑浩曾经被审查过,知道审查意味着什么。虽然和大虎相处的时间不长,郑浩却知道大虎是一个非常忠诚的好同志,他不相信大虎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对此是无能为力的。

向郑浩通报完情况后,几个人回到外屋,由宽桓地委社会部长向大虎宣布了东北局社会部的命令,由南满军区政治部的同志宣布了南满军区暂时免去大虎独立团团长、由郑浩兼任独立团团长职务的命令。

大虎从地委书记将郑浩叫进里屋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但是也没往深处想,听了命令后不禁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九死一生的回到队伍中,现在居然要被怀疑、被审查!

在大虎沉默不语的时候,郑浩的心里紧张到了极点,他知道如果大虎现在有什么过激举动的话,那就完了,谁也救不了他了。郑浩现在只能干着急,却不能吱声,因为这是原则和立场问题。

终究是受党培养多年的战士,虽然大虎心里很是委屈,沉默一会儿之后解下了腰间的配枪。

地委书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郑浩同志,那我们就不多呆了,大虎同志还要赶往东北局社会部呢。”

郑浩苦笑了一下:“那我就不多留你们了”,说完走到大虎面前伸出双手紧紧地和大虎握了握手:“多保重,一切都会弄清楚的,要相信组织、相信党!我们等你回来!”

大虎笑了笑:“正是敌情最严重的时候,我却帮不上你什么忙了,你多保重吧”,说罢率先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