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回忆:告别“邻水”

凯旋子夜 收藏 6 591

我的回忆:

告别“邻水”

一九七九年,连队在紧张的施工中度过的。

许是受到边境战事的影响,上级要求我们年底完成邻水县的国防工程,所以我们在这一年搞了不少的突击会战。有时为了赶进度,一天要连续工作十至十二个小时,一天要完成两天的工作量。主体工程已经完成,部队可以完全展开进行施工,架拱配模的,编钢筋的,浇灌混凝土的,各个连队都在加快进度。那段时间,人人都累得散了架似的,每天一收工,最大的愿望就是躺上床去好好休息。

我们排三个班,一个班负责立“立柱”,这是搭“模架”的下面部分,是整个模架的基础,需要按照工程技术人员“划”下的基准线进行,坑道的高度、坡度、弯度、走向,都得符合工程要求;一个班负责上“拱架”,把加工连加工好的一个个弧形拱架构件,在立柱框架上安装固定好;另一个班的任务是装模板,在前两个班搭建好的框架装配上模板。连里的另外三个排,全给我们当“小工”,一个排负责配合一个班。那段日子,一个工班下来,衣服是湿漉漉的,那是身上流的汗水加上洞里的潮气;鼻孔里面是黑黑的,那是被各种机械设备所排出的烟尘熏的。坑道里,装载机、运输车辆都在施工工地上穿梭,我们戴着厚厚的防尘口罩也不管用。说实在话,我们排的兵,当兵几年,摸枪的时间,也没有摸斧头、大锯的时间多。几年下来,俺用坏了三把斧头,最后用那把,退伍时还带回了家,留个纪念吧。我退伍以后,有人问道:你在部队是干啥的?我只能笑了笑答道:“在部队当木匠做木工呗”。

突击会战,战士们的体力消耗很大,连队那时节的伙食也特别的好。本来按标准是每人每天三两肉,也提高到了六两肉,而且每个星期都会一次餐,不是包饺子就是“七荤八素”的。会餐时,连队还特许战士们喝酒,当然,主要是喝鲜啤酒,县城里有一个啤酒厂,一到会餐的日子,管后勤的副连长和炊事员就会带上几大桶去啤酒厂拉鲜啤酒,保证供应,但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许喝醉。那时,我们一个营配备有一辆给养车,1.5吨的,我们都叫它“卡拉斯”,每个连队都天天到县城拉给养,炊事班里的“上士”,就是连队的后勤采购员,连队里的一切生活物资,全靠“上士”去采购。

说到包饺子,我们南方兵刚开始时大都不会,包的饺子奇形百怪,东倒西歪,一下锅就破皮露馅。但是日子一长,一个个也成了高手。连队里一般一个月包一次,碰上逢年过节的,还会多包上一次。一到包饺子的日子,每个人头一斤面粉、一斤蔬菜,半斤肉,各班到炊事班把东西领回来,洗菜的、剁馅的、和面的,全班人人动手,就象一个大家庭一样。那时节连队经常举行包饺子比赛,看哪个班的饺子包得好,包得快,包得好吃。管伙食的副连长带着几个排长班长的做评委,评出一、二、三等名次,在连队大会上进行讲评表扬。炊事班里只有两个大灶,包得快的班,先煮先得吃,包得慢的,嘿嘿,排着队慢慢等吧,人家都吃饱消化完了,你的饺子还没下锅呢。俺包饺子的手艺,就是那时练出来的,和面、擀面皮,都是俺一个人的活,俺擀面皮的速度,能供应得上全班人包饺子使用。

在营房旁边,我们建了一个大猪圈,养了几十头猪。连队每月杀上一两头大猪,用来改善生活,部队要换防,几千里地的,不可能把猪也全都带上。“猪倌”是个四川籍战士,个儿不高,很能吃苦,相当能干,有空就钻研养猪技术,连里的猪都被他养得肥肥胖胖。在猪圈的一侧,有我们连队的一个小作坊,炊事班在这里发豆芽、做豆腐,还制作酱油和豆瓣酱,我们连队炊事班做的酱油和豆瓣酱还真有些水平,与在市场上买的相比毫不逊色,这几样东西一年四季我们连队都不用到外采购,其它连队还常派人到我们炊事班“取经”。炊事班在小作坊里还腌制咸菜,一拉溜十多个大水缸,放上盐水和其它佐料,红白萝卜、胡萝卜、大白菜、卷心菜等等都可以丢进去泡。做饭时把咸菜捞起来洗洗,剁碎,放进热锅里炒一炒,味道很不错。连队里有相当一部份是北方兵,喜欢吃面食,连队就每天安排一餐面食,就着咸菜吃馍馍,喝玉米糊糊,炊事班管够。连长说了,“年轻人,干活苦点累点都不打紧,只要能吃饱、睡好,第二天又会生龙活虎”。由于连队很注意抓后勤伙食,许多的战士,当兵几年后,个儿长高了,身材也长胖了。

这一年,搞了多少“大会战”已经记不清,我的感觉是施工特别紧张,因为下一件“活儿”在等着我们。记得我排有一个调皮点儿的兵曾对连长说笑:连长呀,人为什么要睡觉呢?如果人不用睡觉该多好啊。每天吃过饭就去干活,干饿了再吃饭,吃饱后又可以接着干活……。连长是连队的主官,每天要对各班排下达工作任务指标,每天几次到施工现场检查进度,对每个班排的工作质量、速度都要求很严,大家伙儿都有点怕他,我嘛,对连长尊敬是尊敬,但活儿上的事有意见有看法该提的时候还得提,“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嘛,这一点是至高无上的。我们的连长是个65年入伍的四川兵,姓何,叫何泽南,我入伍时他已经是连长了,虽然很实干,但是由于文化程度低,后来和他搭档的指导员都换了三个,他仍然还是连队的连长。

这年底,排长转业退伍,我们的副排长被提为排长,他是山西省绛县入伍的兵,叫“候太红”,我也接替了副排长职务。我们排里三个班长:十班长是我们广西富川县的人,姓盘,和我是“铁哥们”;接我位子的十一班长姓殷,叫殷富军,山东曹县人;十二班长是团警卫连下来的四川兵,叫王军。

年底,我们接到了转场调防命令。不久,便告别了四川省邻水县,奔赴新的“战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