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挖坑凑热闹〓说说大学军训的笑话

军零零四九 收藏 1 288
导读:〓挖坑凑热闹〓说说大学军训的笑话

在此之前说点背景。我是重庆某学校的,05年入学参加军训。我们学院6个班,1班在上一个连队,我们是二十连,2班是一排一班,3班是2班,4班是三班,二排一班二班分别是另外两个班,二排三班和三排都是电子学院的。一班有12个人,我们班12个,三班11个,四班12个,另两个班各14个,各抽一个补在补在我们班和2班。3班因为少个人,他们的一间寝室里住了个计算机系的。

背景介绍完毕。

军训正式开始的第一天,排长教我们左转右转的时候,一位仁兄老是左右不分。后来排长火了,问他用哪只手吃饭,结果他举左手。结果排长头上都冒烟了,他们那班有个兄弟和他一个学校考来的,忙解释说他是左撇子,结果我们实在撑不住,都笑了起来,随后,我们被站军姿一小时,那位老兄被拉出来单独训练左转右转。

许三多练军姿把561气得半死的戏各位都记得吧?我们那会儿也有那么个兄弟,腿可能天生有点弯,我们排长起先不知道,蹲他后面折腾他的腿,结果他老人家居然朝排长的脸楞是打了个响屁,我们没敢笑,倒是附近站着的连长笑得蹲了下去。排长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同一天,教官叫我名字,我没反应过来,排长就冲着我发火,说我应该答到,然后他反复了几次,我答了几次到他都不满意,最后我无奈,破着嗓子吼了声到,教官继续不满意,说我吃饱了撑的,精力过剩,随后整个排休息十分钟,我加练。

还是那位左撇子兄弟,极具恶搞天赋,却不分场合时间的恶搞,而且敬礼的时候也不忘他异于常人的用手,排长叫他反了,他居然做了个搭凉棚的动作出来,随后被拉出来对着一棵树敬礼200次。

军训进行了两天,大家都老实了,训练场上的洋相慢慢少了。但是场下的洋相和喜剧增多了。我们重庆天热,军训又出汗,所以大家带的水里都放了盐或者葡萄糖。某次训练休息时间,连长的茶杯里没水了,水壶里的水又很烫,二班的一位兄弟讨好连长,把自己的水给了连长,结果连长喝了一口就全喷了出来。至今我们也不知道他的水里到底放了什么。

排长给我们念规纪的时候,二排长正好带着他的排队在训话。声音很大。排长起先是让三班的班长念,然后自己接过来念,直到最后实在受不了,对着二排长喊:我啥都听不到了,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重庆的夏天很少下雨,我们军训的时候更是N天都万里无云。好容易某天下午,天阴了,飘了点雨丝,我们就得到了休息的机会,谁知那雨觉得在这里下没意思,就住了,排长就喊集合,结果我们集合得有点磨蹭。恰好连长在附近,排长面子上磨不开,就吼“站军姿,站到出汗,就是到了解散的时候,有一个没出汗我们都不解散”,说完还请连长亲自监督。结果我们都一个个出汗下去了,偏就一个人死活不出汗,到最后其他排都在带回了他还跟那儿站着,我们也只能坐旁边陪他。排长估计是饿了,就一直跟他说,你出点汗吧,出点汗吧。后来连长走开接电话,我们那容貌与智慧并轻的排长终于聪明了一回,把自己茶杯里的水弄在手上,趁连长不注意抹了那位同学一脸,才得以过关,带回解散。

唱歌的时候我们排有位跑调高手,不但跑调还声音特响,能把其他人也给拉跑调,排长只好跟他说,你以后就动嘴,别出声。他后来就这么做了。

谁知最后一天晚上,排长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唱起了军中绿花,大家也跟着和,这位仁兄得意忘形也拉开了唱,结果排长跳着脚指着他吼:你好端端的跑出来扫什么兴啊?

最后一个星期,搞队列,我和另几个人不用训练,但要坐在训练场边,随时准备给排长和其他人买水或者暂时性的补进队列。某天我和一个兄弟去上厕所,顺便买水,碰上连长,连长问我们到哪里去,那位兄弟偏是个说话没停顿还爱乱省略的,直出一句:上厕所买水。连长疑惑地望着他,问:厕所里不是自来水吗?怎么还用买?

队列集合的时候,我们排的排长出现失误,吼:二十一连排应到36人,实到37人。连长问:怎么多出来一个人。

给排长送礼的人很多,排长自己也老暗示人送礼,偏有个比许三多还木的人,怎么暗示都不解风情,最后排长索性就赤裸裸地明示了,他还是不为所动。我们问他为什么不送。他说,连长给我们打分考核,不关他事,干嘛要送他?于是我们捶胸顿足。军训结束后,就轮到他捶胸顿足,所谓的连长打分,不过是连长把排长打的分做个汇总,然后签上自己的大名而已。整个排就他一个人,军训的学分没拿到。

说几个在寝室里的:

有天下大雨,我们在寝室玩扑克,规定输了的要接受惩罚。我们寝室一个南方人,输了后我们惩罚他上过道里喊一声诸如我是猪、我是驴、我是大傻瓜之类的花。结果他不知道怎么喊的,居然有间寝室开门出来一个排长(哪个排的不知道),问他有没有听见谁喊他,他只好撒谎自己刚出来,因为寝室有人占用厕所,所以去过道里的公用厕所方便。那个排长不信,还来我们这边检查,幸亏我们寝室老大聪明,听见他说上厕所就真拿着纸钻厕所里了,等那个排长来了后,就冲水然后出来。

某日下午检查内务,我们休息在寝室等营长检查。我们寝室的轮番上对面寝室敲门玩儿,后来营长真来了,我们关好门,听到外面传来连长的惨叫,忍不住好奇打开门,看见对面寝室的某人,举着扫帚,看着一堆人发呆。

我发现我们那个团的连长似乎都爱打CS,都有笔记本。某天夜晚,三班的寝室里那位计算机系的哥们儿被他的连长叫走,十几分钟后他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跟着他的还有他们连长。我们才知道他是被连长叫上去给营长弄电脑,结果营长的电脑本来是一个盘打不开,他折腾后连机都打不开,他们连长对着他吼:你这水平学哪门子的计算机啊?因为不是我们的连长,所以我们毫无顾忌的哄笑开来。

某日我们排长来我们寝室,抽了N多烟,扔了一地烟头他走了,我们还没来得及收拾,连长进来了,一看地上的烟头,冲我们大骂:你们搞的什么内务?天啊,小白菜啊~~~~~~~六月飞雪啊~~~~~~天知道在连长进来之前我们的寝室打扫得多干净。

被排长魔鬼摧残N日后,迎来了大学第一个中秋。晚上搞晚会,我们和女兵连的聊天,她们就在那里说她们的排长多好多细致多体贴,回寝室后我们个个哀叹怎么我们没遇到这样的天使?还是上面那位左撇子,来串门时听到我们的谈话,说了句堪称经典的话:为什么女生让男教官训练,我们男生却不让女教官训练?众皆无语,随后一片叹息声响起。

因为种种原因,我和另外几个人犯错误了,当时我们就买了烟和茶叶去送给教官,让他不要在打分的时候把这事写进去,其中一个家伙说一堆人去太扎眼,他去送就好了,谁知他把自己买的那两包烟扣下,把我们的送出去,而且只替他自己说了话。第二天居然还是连长来提醒我们以后离他远点- -#不过最后这事排长确实没再追究。

大学让我知道了一个词——兵痞。说实话我们那些教官没一个像军事片里一样的,全是些没文化,素质低下的人。其中二排的排长最可恶,满嘴脏话还爱动手动脚,以至于后来回忆军训的时候,二排的人都说如果当时大家一起上,肯定打他一顿。颇有点马后炮的意味。

话说在我们军训阅兵的前一天晚上,是教官与我们道别聊天的时候,二排某人号召全排的不要搭理他们的排长,结果当晚只有他一个人给教官递烟,倒茶,附和着聊天。第二天他说大家都不去送那个恶心的排长,结果自己跑去送。最后他被二排的人痛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