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契约一个退役特种兵的回忆录

frizwtly 收藏 1 1662
导读:转文章很长,但值得你细细品读作者把几年的辛苦经历写了出来  ,只希望我们抽出几小时出来读一读, 虽然我知道用电脑读书有点大材小用 但是一 篇好文章有时候可以改变人的一生。 月底了,秋风已经吹起,这是个好时光,丛林里有很多果子都熟了,每次巡山都能吃饱,其他班的战友经常出任务,我们暂时还没有,有一天,山猪小队回来了,神情不好,之后我们知道了怎么回事,有个战友没回来,袭击完毕后,殿后突击组的蝰蛇牺牲了,据说黑夜里蝰蛇掩护大部队撤退的时候,看到个孩子,只穿了大短裤,他挥挥手让孩子走开,转身的时候,这个孩子不知道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文章很长,但值得你细细品读作者把几年的辛苦经历写了出来  ,只希望我们抽出几小时出来读一读, 虽然我知道用电脑读书有点大材小用 但是一 篇好文章有时候可以改变人的一生。

月底了,秋风已经吹起,这是个好时光,丛林里有很多果子都熟了,每次巡山都能吃饱,其他班的战友经常出任务,我们暂时还没有,有一天,山猪小队回来了,神情不好,之后我们知道了怎么回事,有个战友没回来,袭击完毕后,殿后突击组的蝰蛇牺牲了,据说黑夜里蝰蛇掩护大部队撤退的时候,看到个孩子,只穿了大短裤,他挥挥手让孩子走开,转身的时候,这个孩子不知道从那里抽出手枪击中了蝰蛇,尸体没能带回来,山猪小队要躲避敌人的追击,不能带着尸体,蝰蛇就这样永远的长眠在缅甸的丛林里。

我们的部队跟普通的部队不一样,普通部队跟我们相比,简直是天堂,武警部队就是天堂中的天堂了,我们驻扎在大山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还有4个多小时的山路,每天看到的都是大山,营房,战友,大山,营房战友,没有批准,是不能离队的,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每天的娱乐就是7点的新闻联播和唱歌,没事情的时候,没人会想起我们.祖国对我们来说,是指导员和电视里看的,我们是隔绝在罐头里的,这样最好,不会变质,不会不忠于祖国!

感谢大家给我的鼓励,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将我的故事写出来,但是我的文采不行,所以一直没有实施,我想在这里,借红豆的一席宝地,慢慢的将我已经尘封的故事写出来

新兵生活对于很多当过兵的人来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从我进入侦察连训练开始说吧

97年,香港回归那段时间,部队要从两年兵里挑选侦察兵,每个人都可以报名,通过连队的准许和初步考察后,我顺利的进入了复试,我有一技之长,就是射击,从小在部队长大,从我的爷爷的爷爷开始,我们家就有从军的传统,我是拌着枪长大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部队当时所有的现役枪支我都可以随便拿起就打个10环.

我们被拉到了一个训练营里,我们很兴奋,似乎我们已经是人人景仰,人人胆寒的特种士兵,带队连长给我们介绍了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后,教官出现了,这是个个子不高,看起来也不怎么强壮的人,跟我们想象中的特种部队队员简直大相径庭,不过想想,我也不是那么的看起来很顺眼,也是个子不高,身材不怎么壮实的那类. 教官开始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他的眼睛很威严,是那种让人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的人,之后,他回头对带队连长说了句话:你们选了那么久,就选了这么些垃圾给我!!什么??我们是垃圾??!!我们可是整个部队里最好的士兵. 他终于回过头对我们说了第一句话:在这里,我就是皇帝,你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直到你们被踢回去或者从这里走出去,你们的命是我的,我不管你们在部队里多么威风,在这里,回答我的话只有两句:一是:是!教官!!二是:明白!教官!!如果让我听到第三句,我就会让你们-他- 妈-的-屁股开花!!听明白了吗!!!说得那么清楚,能不明白吗,我隐约感到,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接下来,是领训练服和些生活用品,还领到了我们各自的编号,我领到了4318,看着怪不舒服的,不过318是我的生日,或许他会给我带来好运!

之后,分配房间,吃饭,无所事事,没人搭理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冷若冰霜,熄灯号响了,睡觉 大约凌晨3点,正是美梦时间,一阵急促的哨声想起,紧急集合!我们一阵忙乱,冲出门口,还没回过神了,一条高压水柱劈头淋了过来,我们东倒西歪的终于排好队,教官说,确切点应该是吼!你们这帮他~妈的臭虫,三岁小孩都比你们跑得快,没事了,滚回去睡吧!! 这晚,我们被教官整了3次,筋疲力尽~

5点,起床,教官吹哨集合,二话不说,先跑15公里武装越野,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完回来,等着吃早饭,又一阵哨子,我们再次集合,这次不多,5公里而已,先跑回来先吃饭,妈呀~~~晚了就难说了 很不幸,我没赶上早饭时间,饿着肚子跑了一天,教官好象对次乐此不疲,想想就5公里,15公里,10公里,要不,围着操场跑,直到他说停,而且,还很喜欢让你拿着些很不舒服的东西,比如,没有枪带的枪,断了个背带的背包,让我们怎么拿都不舒服的东西来跑,还有,边跑边大声的唱歌,经常把我们弄得快断气,规定时间跑不到,继续,直到你跑到为止,就这样跑啊,爬啊,跳啊,半夜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紧急集合,有时候几天不让你睡觉,在我们看来,教官简直就是魔鬼撒旦,不~~他比撒旦还撒旦.

3个月后,一些人被淘汰了,我险些在这些人里面,不过还好,我有个好处,就是做事就做最好,就算有最后一丝力气,我爬都要爬到终点. 接下来是专业训练和小组训练,我们被分成不同的小组,突击组,渗透组,狙击组,机枪组,分别进行不同的训练和磨合训练,我进了狙击组,专门训练狙击战术和情报判读等等~专业训练对体能训练来说,舒服了很多,基本弹道学,枪支熟悉,狙击工具,狙击训练,情报判读,路径选择,阵位选择,特种车辆驾驶,长途拉练,单兵拉练,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慢慢成长成个几乎合格的特种士兵

最后的考试到了,这是实战拉练,也是决定我们是被送回普通部队还是成为个真正的特战队员,过了这一关,我们就不在是学员,而是在编的特种士兵,我也不再听那刺耳的4318,而会有个好听的代号

凌晨1点,集合,教官给我们发了一张地图,一支枪,一发子弹,一把野战匕首,2两米,2钱盐,指北针,水壶,狙击手的画图笔,背囊除了模拟负重,什么都没有,而且,背囊回来要过秤,少一两都不行,直升机把我们扔到了大山里,我们从来没来过的世界.

我们小队5个人,开始了分工,我在地图上标示出目的地,现在位置,中途有可能得到补给的地点,前进的分目标,前进的线路等等,他们开始制作野外生存工具,现在,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2个小时后,我们有了2把弓,十几支箭,几根梭镖几把石刀,到达地图标示的第一个集合地点后,我们发现了个重大问题,地图和地形不匹配,也就是说,地图是假的,没办法,我只好重新修正地图,这要耗费很多时间,因为,每到一个集结地我都要修正地图,MD~~我心里恶狠狠问候了教官他全家女性,都这时候了,还给我们下扳子!

前三天很顺利,每天推进10几公里,没有人打搅我们,除了该死的蚊子,沿途伙食不错,晚上用头盔抓地老鼠,一路上还顺手抓了两条蛇,下鸟套还套了只不知名的鸟,每天睡上4个小时,照这样的速度,我们用不着20天就可以跑完150公里,顺利过关了.

第四天,行军涂中,前锋侦察发现了个脚印,这不是我们的脚印,花纹不对,这是野战特种部队的野战靴的印子,昨天傍晚下过雨,脚印有些模糊,曾经被水泡过,也就是说,这个脚印是前两天留下的,从脚印的摩擦来看,是轻步兵,要么是大队侦察兵,要么就是渗透部队,我们搜索了附近,没有发现大队的痕迹,难道是掉队的士兵??不可能,对于老特战队员来说,这是个低级错误,脚印是向山下方向的,山下有个峡谷,是原来我选择的行进路线,看来,我们不能走这个方向了,两天,对于特战队员来说,并不是个长的时间,他们有足够的耐心等我们从他们眼皮子下面经过,然后干掉我们,丛林是他们最好的隐蔽,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等我们.经过商量,我们决定改变行军线路,翻过大山,然后折返,从小河泅渡,然后在转过封锁,这样虽然线路长了很多,但是比较安全,看来,今夜不能睡觉了!

很幸运,我们成功的躲过了第一轮伏击,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今天我们只行进了8公里,如果这样下去,我们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当然,最近的距离在物理上永远是直线,在军事上,直线是最远的,白天,直升机不时的从我们头上飞过,那是等信号弹的,如果有人坚持不住,只要一拉信号弹,他就可以退出,我可不希望我被直升机吊走,训练那么久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冤枉了!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老特种队员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蛇了,应该留点,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向丛林索取,晚上也不敢生火,我们象受惊的兔子,每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线路一改再改,改的我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似乎我们想什么这些老东西都知道,每条线路都有他们的人在等我们,这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兜圈,看来,我们被包围了,而且还跑进了他们的中间!完了,我的特战梦快破灭了,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如果我另选条路,哪怕远点都比在这里强!

第十天,天助我也,下了大雨,我们在雨幕中突破了包围,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天时间了,现在我们哪怕跑看来也赶不上了,怎么办??我忽然想起,目的地旁边不是有条大河吗?我学过,如果不会走就跟着小溪走,小溪会变小河,而小河会汇入大河,这里还很危险,不能造船,于是我们就叼着空心草,找了几个枯死的树桩,就这么抱着树桩顺着涨水的小河漂流,速度真快啊,转眼就跑出30公里了,终于跑出了危险地带,我们立即找来树枝等等,做了个木筏,快马加鞭的赶出去~~

命运之神终于眷顾我了,我们在第18天最早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合格了!!!我们成为了特战士兵了!!!兴奋的感觉将所有疲惫一扫而光!!

训练结束了,我们呆了快一年的训练营要送我们走了,我很自豪,我是走出来的,而不是被踢出来的,同来的300多人,只留下了80多个,我们用努力证明了我们是最优秀的,之后,我们将被分配到侦察连里,我从个普通士兵变成了丛林特种侦察连的狙击手,代号猎鹰!!

训练营给我们开了欢送会,原来铁板脸的教官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忽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可恨,如果不是他,我们就不能成为合格的特战队员,我要感谢他,但我知道,我永远不能在回到这个地方,这是部队的规定,除非,我是以教官的身份回来,教官他训兵10年了,妻子没能随军,并不是部队不允许,而是训练营的生活太苦,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活下来是需要勇气的事情!

我又重新成为了新兵,一个丛林特种侦察连的新兵,本来以为我很快可以出任务了,可以展现自己的神枪狙击的风采了,可是,依然是常规训练,我在训练营里的小组被编成了个班,我们每天的训练就是磨合大家,偶尔还有跟其他小队的进行对抗性训练.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多月,终于可以出任务了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