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沙家浜之抗日水鬼 正文 第002章 火烧小火轮

佛头岭 收藏 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1.html[/size][/URL] 曲海子扒住螺旋桨,将鱼网揉了一个小团,在漏油处擦抹一会。鱼网不是塑料绳(这个年代还没有塑料),是麻绳制作的,吸油。他掏出打火机伸出水面,叭地一个轻微细响,打火机喷出蓝色火苗,将蘸满油污的鱼网团燃着,火苗顺着船上漏油的地方爬去。小火轮使用的是柴油,油污过火慢,但燃烧开来不容易熄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1.html


曲海子扒住螺旋桨,将鱼网揉了一个小团,在漏油处擦抹一会。鱼网不是塑料绳(这个年代还没有塑料),是麻绳制作的,吸油。他掏出打火机伸出水面,叭地一个轻微细响,打火机喷出蓝色火苗,将蘸满油污的鱼网团燃着,火苗顺着船上漏油的地方爬去。小火轮使用的是柴油,油污过火慢,但燃烧开来不容易熄灭,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火苗缓慢、但顽强地钻进船的内部……透过水面,曲海子从船的铁皮缝隙里看见,火在里面燃烧旺盛起来,貌似烧着一条油管。

“哇噻!好戏要开场啦!”曲海子在水中兴奋地攥紧拳头,静静地等待。

船尾的螺旋桨一颤一颤,几个鬼子不死心,在底舱里下死劲折腾,企图将船发动起来。但是,螺旋桨被鱼网越缠越紧,徒然“噗噗”地放几个响屁,绝无可能动起来。而这,却让柴油泄漏得厉害,促进了火势蔓延,铁皮船体内的火很快形成漫开的火焰,没有烧尽的柴油化成一股股浓烟冒了出来。

鬼子终于发现:“火,失火了!”

鬼子慌作一团。

两个背枪的鬼子拿了水桶,弓腰站在船边沿想打水上来灭火。古怪发生了。桶子伸到水里,却提不上来。曲海子在水下抓着两个水桶轻轻一拽,两个鬼子失去重心,往前栽倒,掉入了水中。

水是曲海子的天下。

一个鬼子不会水,如同鸡仔般地扑腾,被曲海子拎着后衣领子,把他脑袋往铁螺旋桨撞了几下,鬼子便死狗一般,缓缓地沉了下去。

另一个鬼子会水,一手扒拉水波,一手抽出腰上的步枪刺刀,要与曲海子格斗。

曲海子才不理会,身子迅速下潜,扯住鬼子双脚,像拖死猪一般,拖着鬼子在水下兜圈子潜游。鬼子手里虽然有刺刀,但使不上力,心里一急,嘴巴张开,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身不由己地随曲海子摆布。“趁你病,要你命。”曲海子把鬼子的两条腿当成玩物,一会儿拖过来,一会儿提过去。鬼子在水里憋不住了,嘴巴大开,一串串气泡从他鼻子里冒了出来,随着气泡消失,鬼子没有了出气,成了一条随波逐浪的死鱼。

曲海子缴获了鬼子身上所有的东西,除了日币,有十一块银元、一个玉镯子、一个金戒指,这些肯定是从中国老百姓手上搜刮来的。他把银元、玉镯子、金戒指收了起来,至于鬼子的步枪刺刀,颇是无奈,用现代兵器眼光来看,当然是垃圾武器,但有总比没有强,他还是把步枪背到肩上,把刺刀别在腰间,但心里卑视:“三八!这日本鬼子猪脑壳,连把枪都叫不出个好名字,步枪叫三八大盖,驳壳枪叫王八盒子,机枪叫歪把子。还想占领中国,我靠!”

船上鬼子也感觉落水的同伙遭遇暗算,但有前车之鉴,再不敢开枪,这时也顾不上了同伙了。火焰顺着油路燃烧,引擎烧着了,底舱烧着了,驾驶舱烧着了,船甲板烧着了……小火轮舱壁是铁皮焊接的,铁皮被火烧得发红,整艘小火轮成了烤火腿肠的大火炉……哭的,骂的,喊的,嚎的,鬼子一个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深深的湖水虽然也会淹死人,但淹死总比烧死强吧。淹死还有一个囫囵尸体,烧死了天照大神都不认识是老几了。先是一个、两个,接着是七个、八个……忽然“轰隆”一声巨响,连续又是“轰轰”几响,大火引燃了炮弹,引发小火轮连珠炮般地爆炸,没炸死的鬼子统统跳入湖水中。

随着开锅般的大浪,小火轮缓缓向湖底沉落。

曲海子握着刺刀在水下等候,一刀一个,两刀一双,跳入水中的十几个鬼子被曲海子在水下游了一圈,全部进靖国神社做无名鬼了。“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曲海子心里哼着,高兴地往水面游去,忽然“嗖”地一个水响,枪!曲海子吃了一惊,一颗子弹从他身旁滑过,幸好,这是在水下,鬼子显然没有适应水下射击,水中子弹也不听指挥,打偏了,偏了很多,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子弹离他还有一米就沉入水中。

曲海子定睛看去,透过殷红的湖水,朦胧看见一丈距离处,有个鬼子举着一把手枪,他拖过一具鬼子尸体挡在面前,推着尸体向那鬼子游过去。

那鬼子看来有些水下功夫,一边潜水,一边开枪,但在深水压力下,子弹基本没有杀伤力,曲海子又有一具尸体遮挡,鬼子对他无可奈何。

鬼子显然害怕曲海子靠近,一个鹞子翻身,向下潜游,想钻到曲海子身后袭击。岂能让鬼子得手,“哼哼,想陪老子玩?玩死你。”曲海子一咬牙,乘鬼子处于深水,双腿轻轻一摆,宛若一条梭鱼,拖着尸体笔直探向水面,但没有出水,而是紧盯水下鬼子,见鬼子要上浮,微微侧身,右脚踏在鬼子腰背上,左脚当作船桨,划动着,控制水下方向,压迫鬼子向更深处下沉。鬼子反手无法射击,企图挣脱背上压力,却感觉踩在背上的脚掌像有魔力,身子往前探,脚掌就往前踩,身子往后缩,脚掌就向后移,身子往下潜,脚掌踩压的力道就更大。想翻身也翻不了,水中浮力大,靠在后腰的脚掌随意一个拨弄,身子就又翻了回去。

曲海子把鬼子身体当作了冲浪板,鬼子无论如何挣扎,都被他稳稳地踩压在水下。这块“冲浪板”却难受了,爬不到水面上,呼吸就成了问题。鬼子憋得脸发紫,眼睛充血,又被压迫了几分钟,再也受不了,嘴巴张开,一串气泡从鼻眼里喷出来,身体软了,曲海子像挑死蛇一般,一脚把鬼子勾过来。鬼子肩上有一杠一星,是个少尉小队长。他扳开鬼子僵硬的手指,摘下那支王八盒子,再掏摸身上,鬼子腰间系着一个皮袋子。解开皮袋子,哈,居然有六根小金条和大半袋子银元。

他浮到湖面,大吸一口气,畅快无比。刚刚穿越,就炸掉一艘日军小火轮,干掉二十多个鬼子兵,尤其值得庆祝的是发了一点财。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现在手头有大把金条和银元,吃穿是不成问题了。

太给力!

“大哥,大哥!”

渔民一家三口抱着船板游到他身边。

少年眼里充满崇敬:“大哥,太厉害了,一个人干掉那么多鬼子!”那母亲有些怯怯的:“兄弟,你帮我们报了仇,多谢了。”女孩敬佩不已看着曲海子,但颇是疑惑:“大哥,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我们怎么从没见过你?”

曲海子看过不少网络小说,知道穿越后首先要搞清楚现在是哪年哪月哪天?身处什么地方?可好,他一大堆问题一个都来不及问,倒先被人盘问起来。回答女孩的问题还有些麻烦,自己对这里一无所知。他想了想说:“我乘坐轮船,船翻了,就漂到这里。”

从女孩眼里,曲海子看出她并没有相信,他不能再让她问下去,该立即用自己的问题堵住她的嘴。时间不必问了,已经打了这么久的鬼子,现在当然是抗战时期,当务之急是要搞清这地方。“这个湖很大啊,”他讪讪地说,“漂到这里来,也不知是什么地方。”

“这是阳澄湖……”

“阳澄湖?”他脱口惊叫,好家伙,穿越前还在太湖边上,时空转换,竟然来到了阳澄湖,孙燕姿那首歌唱得太绝了:时空换换换,你回到过去,轮回转转转,又回到了这里,好神奇……“这,真是阳澄湖?”

“是啊,阳澄湖不对吗?”

“不,没有。”曲海子知道阳澄湖,是通过收视京剧《沙家浜》电视。对这类样板戏,他原是不屑一看,但老爸是样板戏迷,每逢播映,必然要温习一番,连带他这个八零后也几乎能把《沙家浜》背诵下来。但不知抗战时的沙家浜与样板戏的《沙家浜》有没有差别,他小心地问,“这是阳澄湖,那,沙家浜也在这里?”

“沙家浜就在那边,是我家,离这半里水路。”女孩指着西边的方向说,眼里又现出迷朦,“咦,你不是我们这地方人,怎么知道沙家浜?”

“听说过。”清楚了所处环境,曲海子轻松愉悦了,开始反守为攻,说,“我叫曲海子,你们呐,都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鱼儿。”少年抢着自报家门。

“我们家姓宋,我叫小英子。这是我妈妈。”女孩说。

宋妈妈苦涩地朝曲海子笑了笑。

这家子姓宋,女孩叫小英子,真巧,难道是宋祖英的前辈?但他明白这个想法荒唐,抗战时的渔民和21世纪的歌星,八杆子都打不着。

“你们是这湖上渔民,经常在这打鱼?”

“是,”小英子脸色黯然下来,“爷爷病了,爸爸想多打些鱼卖钱,没想遇上鬼子。”

宋妈妈眼泪又掉下来了。远处,宋家的渔船半沉半浮。

“看看去,渔船还能用不?”曲海子说。

几人游到船边,爬上船,见船尾炸掉一角,船橹也炸断了,但还能勉强行驶。“回家吧,鱼是打不成了。”小鱼儿恨恨地说。

宋妈妈抹着眼泪:“你爷爷还等抓药钱……”

曲海子从皮袋子里抓出一把银元,塞到宋妈妈手里:“拿着。”

“……怎么好拿你的钱?”

“这不是我的钱,是鬼子的,都是从中国人身上搜刮来的。”

“海子哥,也用不了这么多。”小英子留下两块银元,要把多余的钱还给曲海子。

“让你拿就拿着。”曲海子说着,又抓了一把银元塞到宋妈妈手里。

宋妈妈泪水哗哗地流下来,忽然爬起,跪到曲海子面前,“恩人,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多谢,多谢……”把头在船板上磕得嗵嗵响。

曲海子哪受得这个,慌忙扶起:“别,千万别,我可当不起,当不起……”



关注本书的请关注作者另一部作品:

http://www.qidian.com/Book/1842642.aspx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