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七十一章 毛坝抢粮



太阳快下山了,大家必须在敌人吃晚饭的时候赶到罗文。挑选二十多个身强力壮有战斗经验的战士,组成一个突击队,由张占荣亲自带领先期到达罗文;赵黎明则带一个排到罗文下游截断敌人南逃之路;钟家安则在罗文街后的山坡上看情况,如果罗文需要攻打,就进行增援,如果不顺利,就得接应张占荣回撤。

张占荣所带的人是急行军才在太阳下山后到达罗文的。要拢街时,就遭到两个哨兵的盘问:“哪个部分的?”

“团部检查的。你们吃饭没有?我们跑了一天还没吃午饭呢!”张占荣说。

“我们还没吃,要等他们吃了后才来换岗。”

“日妈的,也不晓得把我们的饭煮起没有。走的时候马团长就说,他叫罗文的人中午就把我们的饭煮起,结果老子们跑了一天才跑完。”

哨兵放松了警惕,问:“你们都跑了哪些地方?”

“从高鼻寨跑到这儿。”

一听高鼻寨,哨兵就大吃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张占荣就捂住他的嘴就是一刀。另一个战士也解决了剩下的一个哨兵。将他们拖入路边树林后,大家继续朝罗文街上前进。

红胜县苏维埃在罗文住了几个月,张占荣对这里的每条街每家住户都非常清楚。见街上没有哨兵,他就带着人从乡公所后面过小河沟,通过一家人户家里到达乡公所前门,将正在里面吃饭的人全部包围起来。

“还有没有我们的饭?”一进前门,张占荣就喊起来。

“你们是做啥子的?”一个上尉唬着个脸问。

“老子是来缴你们枪的。”张占荣几步跨到上尉面前就用枪顶住了他。“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想活命的就举起手来。”

那些正端起碗吃饭的人这下可傻眼了。他们还没放下饭碗时,从里间闯出一人朝张占荣就是一枪。张占荣早有防备里面那间屋,他朝上尉身后一躲,顺手一枪就将那人的脑袋打了个窟窿。跟着,他拔出一颗手榴弹,一扯引信,在手里燃几秒后就扔进了那间屋里。随着一声爆炸,木板四处乱飞,有几个想趁乱往外跑的还没到门口就被打栽了。

“都别动,把手举高些!”张占荣一声厉喝,那些想跑的人就一下站住了。

收缴了他们的枪,就将他们全集合起来。张占荣这时也懒得再跟他们上政治课,等钟家安到达后,收拢购买的全部粮食和这些白军的粮食,就打成包,用麻绳给每个俘虏背上捆上六七十斤,就让七八个战士押着这三十多个俘虏往回走。

天刚黑,三十多个俘虏和十多个民工就将罗文的粮食全背走了,剩下的全成了空人。张占荣就决定去毛坝。钟家安说,“你龟儿找恁多民工,老子就晓得你还是想打毛坝粮食的主意。”

“老子也是两手打算。”张占荣说:“万一不顺利,每人少背点,撤退起来也快些。”

到达罗文下游,赵黎明果然堵住了几个想跑回毛坝报信的漏网之鱼。张占荣还是老办法,将缴来的敌军衣服全部穿上,扮着敌人第一师廖震的部队大摇大摆往毛坝走。没走多远,就又遇上了检查站。

“前边是啥原因打枪?”检查站的人问。

“有三个想趁黑逃跑,被老子给打死了。”张占荣说。

“你们恁么多人是哪儿的?”检查站的一看人多,一下就警惕起来。

“廖司令让我们去宣汉领武器,我们还不想去呢?”

“你们是一师的?”

“一师三团的。”

“把通行证拿出来。”

张占荣就在身上掏出一张擦屁股的纸来递了过去,那检查军官正用电筒照时,张占荣一刀就将他劈成了两半。几乎就在同时,其他战士也挥起了大刀。可还是慢了一步,一个一直守在掩体里的敌人一见情况不妙还是开枪了。一个战士倒了下去。就在敌人开枪的同时,另一个战士也一刀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检查站的敌人被全部消灭了。这里虽离毛坝还有一段距离,也隔着一个山梁,但在寂静的夜里,枪声一定会传得较远。从大路偷袭不知还要遇上多少麻烦。好的是在罗文吃了一顿饱饭,大家很有精神,也还有的是时间。于是,张占荣决定,从小路绕过去,悄悄地摸进毛坝。

毛坝只一条独街,乡公所在街的正中。要到下半夜,他们才摸拢毛坝。从街上的寂静状况分析,敌人还没察觉他们的一道检查站被红军摸了。稍时休息,张占荣便将部队分成三股,钟家安和赵黎明各带一股堵住街的两头,他亲率一股从乡公所的后门突袭敌人。得手后,运粮队迅速搬运粮食撤离,街两头的除将跑出的敌人消灭外,还得防止敌人反扑,以掩护运粮队撤退。

摸到乡公所后门,一推,门被闩上了的。张占荣看大家已经作好了准备,就退后两步,冲前去一脚就将门踏开了。当战士们冲进去时,只有几个敌人连衣服都没穿就跑了出来。几个点射,跑出来的敌人就被消灭了。紧接着,走廊两边的厢房里全都响起了手榴弹的爆炸声。那些冲出来的人,提着枪边跑边还击,大家也不追,一心只清除还没被炸死的人。不到十分钟,乡公所的战斗就结束了。张占荣到一个大屋一看,全是粮食,有几袋被手榴弹炸坏了麻袋,粮食撒满一地。运输队的一拢,张占荣只准每人背半袋。正在分发时,街两头的敌人听见爆炸声,就迅速起来往街中央冲。张占荣命令大家守住门口,并用手榴弹往街上扔。当敌人正攻打乡公所时,钟家安和赵黎明也从街的两头往中间打。敌人一见,就荒了神,吓得只好躲在街边的柱子后还击。就这样一阵乱打,就将大部敌人消灭,剩下的撞开老百姓的房门跑了。战斗结束时,运粮队也全部往北边撤离了。张占荣叫大家满街捡上枪后,也就跟着撤。可没走多远,敌人就追了上来。趁天还没大亮,张占荣就带着自己那队人马,先到前边一个山沟埋伏,就让钟家安和赵黎明掩护运粮队边打边撤。刚埋伏好,运粮队就通过了。钟家安他们也不与敌人过多纠缠,就迅速地撤过了山沟。敌人是看着红军撤过山沟的,也没防范,就全都涌了进来。张占荣一看,足有一营的兵力。前边一被堵,敌人就密集地挤在山沟里,当他们全都进入伏击圈时,张占荣才喊打。一时间,山沟里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一见被包围,敌人哪有心思恋战,全都不顾一切往外冲。钟家安又带着人一阵反冲锋,直把敌人撵出山沟,撵得遍山遍野到处都是才撤了回来。

敌人遭此伏击,就再也不敢追了。战士们又捡一次枪,才护着运输队撤回到安全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