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65章 被盗案件

sjhexcrvug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早晨,郑万江刚到公安局刑警队办公室,内线打来电话,告诉他马上到会议室开会,他一听不敢耽搁,急忙来到会议室参加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局长储明香,主管刑侦工作副局长马勇生,他昨天刚从省公安厅局长培训班学习回来。此外还有公安局政委胡治国、治安科长、巡警队长等中层以上干部。 “今天早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早晨,郑万江刚到公安局刑警队办公室,内线打来电话,告诉他马上到会议室开会,他一听不敢耽搁,急忙来到会议室参加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局长储明香,主管刑侦工作副局长马勇生,他昨天刚从省公安厅局长培训班学习回来。此外还有公安局政委胡治国、治安科长、巡警队长等中层以上干部。

“今天早晨接到县政府电话,政府办公室主任袁丽娜家被盗,丢失现金十四万元,可以说是金额巨大,要求我们立刻侦破此案,万江,你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亲自办这个案子,以最快的速度抓住犯罪分子。”马勇生说。

“马局,现在我实在是脱不开身,可由刑警一队革继昌队长负责此事,那是他的警务区,对情况比较熟悉,办案经验也丰富,肯定会能尽快破案,这一点您大可放心。”郑万江说。

“这个我知道,可是,县政府领导打电话亲自过问这件事,并点名由你亲自负责调查此案,说你的破案工作效率高,能够迅速破案,这可是领导对你的信任,不要辜负县领导的一番苦心。”马勇生说。

“可是我确实有个案子脱不开身?能不能派其他人去,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失窃案件,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搞得全民皆兵一样。”郑万江说。

“你这样说是对领导不尊敬,这可是县里领导的意思,我们不能不服从,有什么事可以往后放一放,这可是重中之重的任务,公安局毕竟受县政府的直接领导,哪还能讲什么条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马勇生说。

“县里领导也给我打了电话,并点名要你负责。”储明香说。

“我的心里有些想法,如果都这样,小偷小摸都找我,那么我们刑警队的工作没法干。”郑万江有些不耐烦地说。

“干工作不能挑挑拣拣,干什么不是干,要有组织纪律观念,县里安排的工作我们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不然我们做领导的无法向县里交代,你放下手里的工作,马上立案,亲自组织侦破工作,别人办我还不放心,三天以后我要结果。”马勇生说。

“这?”郑万江说。

“这什么这?这是工作的需要,也是对你的考验,不要把这事当儿戏,否则破不了案,我轻饶不了你,会有你好瞧的。”马勇生说。

今个儿郑万江怎能这样?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事,马勇生心里有些不高兴,他十分的器重和信任郑万江,他是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在工作安排上自然有一些偏心眼,意思是给他压压担子,让他好好锤炼一番,经经风雨见见世面,只有这样才能有所发展。同时这也是表现他的大好时机,会给县领导加深对他的印象,强将手下无弱兵,干工作不能总是埋头傻干,该出头时就出头,该表现就表现,年轻人就应该有股子闯劲,不然不会引起领导的重视,同时他对郑万江还有着另外的想法。

郑万江看了储明香一眼,见他脸上毫无表情,他这个时候应该说句话,完全可以把事应付过去,他是公安局长,决定权在他的手上,见他没说话,郑万江没有再说什么,可是他的心里有些想不通,不知储明香心里是怎么想的,马局长刚回来不知是怎么回事,这还有情可说,但储明香知道整个案件的真实情况,这样一来等于釜底抽薪,上这个案子要耽误一定的时间,把他的工作计划全部打乱了。

因为这不同于一般的失窃案件,政府官员家里被盗,这令人瞩目,俗话说得好,官大一级压死人,不能有丝毫怠慢,上面肯定追的急,时刻要他汇报案情的进展情况,这样会把他紧紧地缠住,没有精力去干别的事情,何金强一案等于搁浅,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延误了战机,其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查的那个李秋兰的案子有没有结果,到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都发现了什么线索?”政委胡治国问。

“经我们初步调查,她是上吊自杀,我们在现场发现她的一份亲笔写的遗书,说是何金强忘恩负义,使她走上绝路,并在她的写字台抽屉里发现十万八千元现金,这和何金强存款被冒支数额相吻合,我认为是李秋兰和何金刚谋害了何金强,并盗支了何金强的存款,我们在何金刚的宿舍发现了大量血迹,经化验是何金强的。

这说明何金刚和李秋兰有着重大的嫌疑,目前何金刚已经失踪,只有抓到他才能说明真相。我认为,李秋兰自杀的原因是,我们下发了协查通报,何金刚已经暴露,目前已不知去向,我们找她调查了解情况,她心虚了,认为我们已经发现了她,不得以才走上上吊自杀这条路。”郑万江说。

“那个盗支何金强的女人情况咋样?她有没有交代什么问题?”胡治国接着又问。

“她的伤势较为严重,目前还没有苏醒过来,我们无法对她审问,只能等她醒来再说了。”郑万江说。

这个案子暂时不是可以结了吗?那笔巨款完全可以证明李秋兰和何金刚是杀人凶手,她是感到法律的震慑,知道自己走投无路才被迫自杀,这符合犯罪分子的心理,那个女人是受雇于李秋兰他们,然后把钱交给了李秋兰,由于害怕自己暴露,在支款条上签了李秋兰的名字,因为李秋兰是何金强的女朋友,这并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可以说明是团伙作案,何金刚的突然失踪也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点,抓到以后真相即可大白,这是以后的事。

“看来,这个案子现在完全可以告一段落,不能因为他而耽误了刑警队以后的工作,万江,你们干得不错,仅仅几天就把这个杀人案破了,并追回了全部资金,其功不可没。”胡治国说。

“可现在何金刚还没有抓到,不能完全结案。”郑万江说。

“目前他只是嫌疑人,是不是杀人凶手还很难断定,万一不是,那样岂不白白耽误我们的时间,他的失踪或者是另有它因,现在有些事情不好说,说不定是李秋兰一人干的,死无对证。可以对他熟悉的人进行监控,如果有问题不可能不和他们联系,他的女朋友朱春红现在咋样?她的活动有没有异常,她目前可是个重要人物,通过她可以找到有关何金刚的下落。”胡治国说。

“我们对她已经采取了监控措施,但是她还没有异常表现。因为何金刚没有抓到,我目前还不想动她。”郑万江说。

“你们这样做没有错,罪犯是极其狡猾的,抓住他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何况又是流氓地痞之类的人物,不是那么轻易可对付的。所以,我们不能操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切都要等待时机,他逃脱不了法网。我的意见是把这个案子往后放一放,不能总盯着这个案子,这样会牵扯我们很大的精力。”胡治国说。

“从目前情况看来,何金强死亡一案已真相大白,完全可以结案,7.19专案已完成了它的使命,队员可以归队。”马勇生说。

“可是何金刚还没有抓到,一些疑点还不能解开,只有抓到他才能结案。”郑万江说。

“但不能因为他而耽误整个刑警队的正常工作,你们不能守株待兔,那样会得不偿失,要有重点的开展工作,抓紧时间立刻上袁主任家被盗这个案子,以最快的速度破案,这可是领导对你极大信任,不能有丝毫怠慢。”胡治国接着说。

“胡政委说得很有道理,我同意他的意见,这个案子可以说是结了,抓住何金刚是早晚的事,不能因为一个何金刚而兴师动众,耗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现在时间就是效率,能多破几个案子、抓几个罪犯比什么都重要。”马勇生说。

“马局说得对,要有重点的开展工作,现在集中精力上袁丽娜家被盗这个案子,案子虽然不大,但有着特殊的意义,盗贼胆子也是太大了,竟敢偷到政府办公室主任的家里,必定有一些影响,这话说出去好说不好听,我们公安局是干什么吃的。光拿工资不干活,这个小案子都破不了,岂不让外人笑掉大牙。”胡治国说。

“我没有其它意思,这个案子没那么复杂,派其他人去完全可以破案,没有必要那么草木皆兵,应该由……”郑万江说。

不等他把话说完,马勇生立刻把话接了过去说:“万江,我说你今个怎么总是婆婆妈妈的,没有一点痛快劲,干工作不能分你我他,都是为人民服务,要以大局为重,服从局领导的统一安排,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你给我马上组织力量上袁家失盗这个案子,具体人员由你调配,有什么情况直接向储局长和我汇报。”马勇生说。他是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工作上的事由他安排,没有特殊情况,储明香不便反驳。

“袁丽娜家中被盗,县里有关领导十分重视,让我们尽快破案,我同意马局长的意见,刑警队要抓紧时间,争取短时间破案,抓住犯罪分子,他们活动气焰也太嚣张了,根本不把公安局放在眼里,不刹刹他们的威风那还了得,简直是无法无天,马上开始行动,散会。”储明香说。

“郑队,这可是个大好的表现机会,可以接触到县里的大领导,说不定你能一炮打红,成了全县的名人。”治安科长丁德顺说。

“那你怎么不去,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是想瞧我的乐子不是。”郑万江不耐烦地说。

“你可别跟我急,我是没有那个本事,谁不愿意上这个案子才是傻冒,这可是个机会,领导派你去有着一定的意义,谁不知道你是马局的红人,好事全都给你了,哪里还能轮的上我们。”丁德顺妒忌地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