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四十六回 魔鬼训练 (1)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厂内的小型靶场上一片荒凉,四周都是杂草丛生,中间显得光秃秃的。靶场有一百多米长,三十多米宽,被分成两截,若是从空中看下去,大致呈一个不规则的“日”字形状。

“日”字中间的那一横,是一条往地表深处略微凹下去的台阶,使得整个靶场成为两头高,中间低的地势;正中间位置竖立着一大块五十毫米厚的巨型钢板,上面早已千疮百孔,都是平时练射击给打出来的。


“日”字的后半段平时是用来销毁军用废品的场地,也是早已被炸得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根本看不到有一棵杂草生长在那里。只是在特殊的时候,比如需要校枪了,才会在百米之外竖一块标靶,进行远距离射击。


吉普车开上了陡坡,就是一根粗大的铁栏杆横在那里。铁栏杆旁边有一座两层楼高的圆形岗楼,一楼是值班室,二楼是瞭望台。里面的值班人员还等着他们,见汽车上来,赶紧按下按钮把栏杆吊了起来。


两人下了车,陈曦驹走进岗楼值班室和值班人员聊了几句,就听见坡下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他和值班人员出来一看,又是一辆吉普车开了上来,缓缓地停靠在自己车后。

陈曦驹笑着迎了上去,道:“来的挺快啊,吃过饭没?”


车门打开,下来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个手提网兜的笑道:“有你的吩咐,我们哪儿敢怠慢呐!喏,这是食堂里刚打的饭,给你和小周带的。”


说着话,他把手里的网兜递给了陈曦驹。


周世祥认得这两个人,他们就是陈曦驹请来帮助自己儿子破案的四个助手其中的两个,一个叫王耀仁,一个叫李光武。


陈曦驹把值班人员打发走了后,几个人一起进到值班室里。趁着周世祥吃饭的空当,陈曦驹给他讲起了今天来靶场的目的:“世祥啊,知道今天为什么带你来靶场吗?”没等周世祥回答,他又接着说道:“现在是十二点半,到后天这个时候你就要去云哥那儿和他们碰头,在这短短将近四十八个小时里,我叫王叔叔和李叔叔对你进行强化的魔鬼式训练。当然,会很辛苦,但这是为了你后面行动的安全着想,起码你要学会自保。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学会多少东西,这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说我要在靶场呆上两天?”周世祥想了想,道:“那我家里怎么办?昨天已经没有回家了,再有两天不回家的话……”


陈曦驹笑着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一切你都不用操心,所有的事情都有我来办,知道吗?我要告诉你的是,现在我们既然参与了这些案件,想破解它一定要有恒心,要有毅力,不能思前顾后的被其它事情所干扰。明白吗?”


“哦。”周世祥听罢,不再多话,应了声后,低着头继续吃起他的午餐来。


陈曦驹望着周世祥道:“先提醒你一声,这两天我都不会来这里。等一会儿我回去安排过后,这里也不会有外人来打搅你们。这两天会异常艰苦,在最最困难的时候,我希望你也要坚持下去。有没有问题?”


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两天训练是为了将来保命,周世祥自然知道其重要性,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再没有多话了。


陈曦驹也点点头,表示赞赏后,对王耀仁和李光武二人道:“来之前我没告诉你们俩今天的安排,不会怪我吧?”


“哪儿会呢。”李光武笑道:“以前在苏联学习的时候,听到命令就得执行,根本没有二话,想尽一切办法都得完成,估计再没有比那个时候更苦的事情啦!”


陈曦驹知道他这是在说五九年春天,李光武、王耀仁等一干人被派到苏联特务学校进行训练学习的事情,笑了笑,道:“这个够你们记一辈子了,也正是我请你们来帮忙的原因。虽然用来对付这些小案子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但安全第一呀,呵呵!好了,那就麻烦你们二位了,我先下去打招呼了。哦,对了,等等。”


说着话,他跑到外面车里拿过来一个皮包交到李光武手中,道:“这里面是匕首、枪和一百发子弹,还有一些小玩意儿,你们教他用。另外,你们所说的器材我已经申请了,不是今天下午就是明天上午过来,到时候我会派人给你们送过来看看,好吧?”


商议已定,陈曦驹开车下去了。王耀仁和李光武回到值班室里,见周世祥正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李光武笑笑,道:“快吃吧,吃晚饭我们可就不认识你了,而是把你当做一名战士来对待,到时候苦起来可不准哭鼻子呦!”


哭鼻子?笑话!周世祥不屑地想到:为了训练我的毅力,从八岁开始我就跟着老爸上山打猎,才八岁呀,第一次抗着十几斤重的猎枪,带着几个橘子就那么出发了。从早上八点多,一直在群山之上转悠到晚上九点钟回家,一天之内把苦、累、渴、饿,的滋味都尝尽了,这是你能想象得到的吗?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魔鬼”能把我给折服了。


不过,周世祥没把这种情绪表露出来,只是点了点头道:“没事,我抗得住。我只是好奇李叔叔你们在苏联学习的事儿,估计也就是你们等会儿给我上课的内容吧?能给我简单讲讲吗?”


他这一句话,把两人的思维又带回了让人刻骨铭心的一九五九年春天。


李光武望着他,停了一会儿才道:“行啊,我就给你讲讲,你慢慢吃,慢慢听,把老陈留下的这钵子饭也吃了,因为,这可能就是你四十八小时中的最后一餐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