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戴维斯遗物中的两支手枪

jianzhen_wang 收藏 0 1744
导读:[face=楷体_GB2312][/face][size=14][/size] 关于戴维斯遗物中的两支手枪 张积慧击落美国空军四料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系列之四


关于戴维斯遗物中的两支手枪


张积慧击落美国空军四料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系列之四




王剑贞


过去读有关张积慧击落戴维斯的文章,提到戴维斯的遗物中有两支手枪,其中一支左轮手枪由张积慧从现场带回空四师,两周后上交到军事博物馆,成为军博编号为5-15/224的珍贵藏品。后来去戴维斯坠机现场的人说还有一支手枪,我感到奇怪,因为美军飞行员为了海上跳伞后的生存问题,装备了许多东西,飞行员的标准配备是一支手枪,戴维斯为什么会有两支手枪?如果戴维斯只有一支手枪,后来去现场的人,就不应该再看到有手枪。我看几份材料都是戴维斯有两支手枪,这次志愿军第447团政委吕品同志和第149师翻译莫若健回忆中都提到戴维斯有两支手枪。

在军博保存的戴维斯的手枪


在《我打打下了敌人飞机》里,郑赤鹰与张积慧关于手枪的对话:

张积慧:“我打下飞机了,我想去看看,眼睛虽然吹红了,但是还能够看到东西,我想看看打下的飞机落在什么地方,当天我就去了。当时,还不知道他是戴维斯,我也不识英文,我看到了他的手枪,我还拿着。”

郑赤鹰:“手枪当时是别在他身上还是掉出来了?“

张积慧:“掉出来了。”

郑赤鹰:“掉到飞机外面?”

张积慧:“不是,还在座舱里。他的血型牌,还有钓鱼杆什么的,他们的伞一张开后,就自动给小胶皮船充气,就是救生船,全套的东西都有,还有护照。”

郑赤鹰:“谁陪着您去的,是不是50军的同志?”

张积慧:“是啊,那是下午,冬天二月份,地面都有雪,下大雪,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天还挺亮的时候去的。戴维斯的尸体,面目已经不清楚了,已经不成形了,就死在座舱里面。”

……………………

郑赤鹰:“他的手枪呢?”

张积慧:“我带上了,我还带回丹东去了,我在身上带了大约是两个礼拜,以后军事博物馆要,咱们要有风格,就给他们了,他们要拿去展览,现在还在博物馆。”

郑赤鹰:“是一个什么型号的手枪?”

张积慧:“就是左轮手枪。枪挺漂亮的,是很新的左轮。”

这次读吕品回忆,总算解开了这个疑问。吕品回忆是“三营的动作非常迅速,很快来电话报告在飞机坠毁地点,发现有一架美制F-86型飞机和一名美军飞行员残骸,搜寻到一支左轮手枪,一条装有子弹的皮带,弹壳是镀铬的,白色锃亮,还有一支大喇叭手枪,一顶飞行帽,一枚不锈钢的证章。”

原来所谓的第二支手枪,是一支大喇叭手枪,问题是这只“大喇叭手枪”没有照片,它到底是什么手枪?我与双石讨论时,双石很肯定地说:“应该是信号枪。”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吕品同志的儿子就在空军指挥学院工作,与《飞歼空中敌》的作者萧邦振同志是同事,他把父亲寄来的《白云山战歌》送给萧邦振,我与萧邦振同志讨论,最后也一致认为应该是信号枪。信号枪我见过,因为空军的塔台上都配备有信号枪,还不止一把,朝鲜战争时期我们的飞机由一等战斗值班变为战斗起飞时,为了保密,不通过无线电下达起飞命令,而是由塔台对空发射三发红色信号弹。那种枪结构简单,枪的长度相当于一把驳壳枪(也称匣子枪),但枪膛直径很大,大约有20来毫米,没有弹夹,用手工把信号弹装进去,一次装一发,击发完了再装一发。美军飞行员配备一把信号枪,应该是为了呼叫救援时容易被救援飞机发现,那时候,就是通信装备很先进的美军也还不能向飞行员提供可以随身携带的超小型无线电呼救电台。我对这种信号枪印象深刻,因为我的一位战友曾在塔台任话务员,一次拿信号枪的同志不慎走火,一发信号弹打中他的头部,他人不但没死,脑袋也没开花,还算是轻伤。他后来笑嘻嘻地对我说,幸亏我戴着帽子,那枪劲儿不大,就是把我的头皮给烧了一块。

因为没有见到这只“大喇叭”手枪的照片,我发了几张信号枪的照片,作为参考。




要说起美军飞行员跳伞后的救生装备,样数多去了,郑赤鹰采访张积慧时就提到过。

郑赤鹰:“您当时还发现了什么东西?”

张积慧:“我刚才说的这些东西,比如钓鱼杆、手枪、血型牌子,当然咱们不知道是血型牌子,就是不锈钢的这么一个牌牌,我也不懂英文,这都是以后进一步研究之后发现的。还有他的护照,上面写着第四联队,334中队的队长戴维斯,还有他的飞行帽,上面也写着戴维斯的名字,飞行帽我都看到了。”

吕品回忆中说的“一枚不锈钢的证章”,张积慧说的血型牌子,就是美军的兵籍牌,美军俗称狗牌(Dog Tag)。

乔治.A.戴维斯生前的照片和他的兵籍牌:


注意下图中间下方的小牌牌应该是戴维斯兵籍牌的反面:


戴维斯兵籍牌的正面和反面:


1953年,一位从朝鲜前指回来的战友告诉我,那时候,美军为飞行员在海上跳伞,配备了许多物件:像跳伞后自动打开并自动充气的小橡皮船,两支比乒乓球板大些的桨,能伸缩的钓鱼竿、甚至鱼线、鱼钩,还有巧克力之类的高级食品。这位战友还送我一件很珍贵的礼物:一个从美军飞行员那里缴获的精致小铁盒,里面装着钓鱼用的一段尼龙线和鱼钩,这个小铁盒是与自动充气橡皮船、钓鱼竿配套的物品,美军飞行员跳伞后万一不能很快获救,在海上漂泊久了也可以钓几条鱼充饥活命。上世纪50年代,只要有机会,我就带着这个小铁盒,配上一段临时找来的竹杆、或是合适的树枝子在驻地附近钓鱼。二十年前我外出钓鱼时,每次还带着这个小盒子,只用它装鱼钩了。我已有二十年不钓鱼了,这个有纪念意义的小盒子,已经不记得放哪儿了。


假如三光里北2两公里的那个山坡上没有戴维斯的遗骸和他的坠机,第447团如何能够获得这样多的戴维斯的遗物,尤其是那个确认身份、独一无二的兵籍牌?本来还有一张戴维斯戴维斯遗体的照片,已经残缺不全了,惨不忍睹,我不想再惊动戴维斯的亡灵,就让这张照片永远地埋藏在历史的记忆里吧。

2011年2月9日修改于北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