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邀扮恋人过年 女子假戏真做

一对原本素不相识的「剩男剩女」,为春节回老家时让双方父母吃颗「定心丸」,他们在网上认识后,迅速以情侣关系相处,双方说好节后作鸟兽散互不来往。但期间女孩扮假成真希望继续交往,男方则以「演出到此结束」坚决提出分手,并向对方索要自己父母赠予她的见面礼和压岁钱。一个不肯走,一个不肯留,节后上班第一天,女方把控诉电话打到南京心理危机干预中心,寻求现实解决良策。


网上相识,达成演戏共识


「他在网上找到我,说春节跟他一起回苏北老家射阳,临时身份是他的女友。」年届30的小李,老家也在苏北滨海,因为迟迟没谈男友,父母说今年无论如何要给她介绍一个当地的男友。为避开父母的「好意」,网上小刘的一番邀请,她立即答应下来。小刘在南京经营一个塑料模具厂,生意很不错,创业他很有经验,可在情感问题上,30出头的小伙子一直落在人后。小李呢,长得堪称「花容月貌」,一直「待价而沽」,现在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做文员。看上去,两人还很般配。他们商量好,春节长假前期去小刘的老家射阳,后期则去小李的老家滨海过年。就这样,腊月二十八,两个年轻人来到射阳小刘老家。


「俊俏媳妇」赢得公婆好感


看到未来的儿媳妇挺俊俏,小刘父母还挺开心,不仅早早把两人共寝的卧室妥帖安排好,见面不久,两位老人还拿出一个大红包递到小李手上。这之后的几天里家里不断来人,分别是小刘的伯父姨妈等来看俊媳妇,刘家经济条件尚好,几乎每家亲戚来,都要给小李送上一个红包,还不断强调「一是见面礼,二是新年的压岁钱哦。」到了晚上,小刘看着小李没有交钱的意思,他不乐意了,让小李把这些红包都拿出来:「我家人不知道真实情况,我们自己是演员,总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吧?」小刘的追讨,让小李很伤心,但女性的自尊又让她不忍说出内心想法,想着等到了自己家再慢慢磨合吧。


女方假戏真做遭男方拒绝


年初二,两人来到滨海,小李家境没有小刘家富裕,但心里明白是演戏,小刘对此并不在意。在李家的几天里,他殷勤地为李母做家务,豪爽地跟李父喝酒聊天,晚上睡觉前还体贴地照顾「女友」,说一些女生特别喜欢听的话……那几天里,小李感觉现实和想像已混为一体,分不清哪是梦境哪是真实,更错误地以为如此和谐地相处,也使小刘认可了她作为今后的伴侣。


大年初六,两人「美满」地告别李家二老回到南京。就在沉醉梦境的小李还没有做好告别的思想准备时,小刘正式摊牌:演出到此结束,请归还我父母赠予的各项礼金,并信誓旦旦重申「今后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小李顿时难以承受,却又有约在先,一时无语,思索半晌后,她拿起电话拨通南京心理危机干预中心的热线……


心理专家开出两剂「处方」


南京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张纯认为,两个剩男剩女,没有经过一点点时间的交流,就迅速进入角色以准夫妻身份相处,对于紧跟而来的一系列矛盾既缺乏思想准备,也根本谈不上解决的办法。张纯为小李开出的药方是:把钱还给小刘,然后默默记取这段难忘的经历,或许反而博得他的好感,而使这段感情得以继续发展;小刘如完全无情无意,小李则根本不必还钱,就当它是对自己春节期间付出的回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