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二卷不测风云 第七章 都是风流惹的祸

歌以解忧 收藏 1 2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吃过晚饭,马大菊又精神起来。照列是雅蓝洗碗,马大菊梳洗打扮。

雅蓝从厨房出来,马大菊已经穿戴齐整像个新嫁娘了。

“哟,干妈,你这身衣服比白天那身还漂亮,大概很贵吧?“

“不贵,不贵,就一百多块。真很好看吗?“马大菊呵呵呵地笑着,嘴都快合不上了。

出了门,两人沿着河边走了一圈,然后就去了转盘广场。

在海棠广场没修建以前,转盘广场一直是县城人的娱乐活动中心,这里不仅商贸集中,更是县城的交汇之地,所以,即便是海棠广场以雍容华贵的姿态吸引着游客,它也没法让转盘广场失去大众的喜爱。它就像是皇宫里的正宫娘娘,无论皇帝膝前有多少妩媚女人恃艳承欢,但谁也不能将它取而代之。

游客就像一个品位高雅的男人,知道旧宠和新欢各有千秋,虽然不能平分秋色,但谁也舍不得将它轻易放弃。

中行门前,已经聚集了一些跳舞的人。台阶上的音箱已经响起了音乐,徐小风正沙着嗓子唱她那首牵动人们初恋情怀的《总有一天等到你》。

说来也怪,徐小风的歌唱得并不怎么样,但是她沙哑的声音却一直深得县城人民的喜爱,那几年,无论你走到哪个地方,你随时都会听见她沙哑的歌喉。

就说马大菊吧,不知她心里是不是也埋藏有那么一段初恋情感,她第一次听见这歌曲的时候,她就深深的喜欢上它了。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听到这歌曲,她就有一股冲动,好象血管里的血在拼命往外涌。

而今这曲子又在耳边响起,她激奋得难以自持。看见人们已经随着乐曲扭摆起来,她便催雅蓝走快一点。雅蓝便加快了脚步。

对于一个迷恋上舞的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音乐更具有吸引力呢?音乐是她的鸦片,能兴奋她的神经中枢,激起她对美好生活的欲望。这点感悟是雅蓝从马大菊身上体会到的。

马大菊站在队列后面,随音乐翩翩起舞,雅蓝就站在外面静静地观看。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散步的人更多了。三轮车和出租车的生意也好了起来,梭子一样在广场上上下下的飞奔。

雅蓝以为马大菊会跳到曲终人散才走,哪想她一看天黑下来就退了出来,她边擦汗边对雅蓝说:“我带你到舞厅去看看,那里比这里更热闹一些。”

雅蓝听说去舞厅,马上表现出异议,马大菊就说:“干脆你去雅芝那里坐坐,等舞散场再回来。“

雅蓝感觉得这主意不错,就朝雅芝家走去。马大菊也就直奔浪潮舞厅去了。

雅芝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孙为的母亲戴着老花镜在给孙子织毛衣,见雅蓝一个人进来,雅芝就问:“我妈呢?她怎么没来?“

“干妈跳舞去了,等会舞散场的时候我去叫她。”雅蓝说。

“你干妈喜欢跳舞?看来她还很懂享受生活的哦。”孙母摘下老花镜看了雅芝一眼,然后把头转过去看雅蓝有什么表情。

雅蓝正要回话,见雅芝给她递眼色,就改了口。她说:”我和干妈本来是到广场看人家跳舞的,可到了那儿却被几个认识的大婶硬拉着到舞厅去了。”

“哦,是这样。舞厅可不是什么好去处,正经人还是少去那里为好,免得人家闲话。如果耐不住寂寞可以找几个人打打麻将,干吗非得去那种地方呢?”孙母不阴不阳的把话接了过去。

雅芝见婆母对舞厅颇有偏见,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就装没听见,一个劲逗孩子玩。孩子被挠的浑身痒得难受,就一边摆动身子一边咯咯地笑过不停。

孙母马上就被孙子的笑声感染了,注意力立即转移到了孙子身上。

九点一刻,雅蓝准备辞行,雅芝把她送到门边,伏在她耳边说;“孩子他婆是个老封建,我妈的事就别给她说。省的闹不愉快。”然后又大声说到:“慢些走,下次再来。”

第二天,雅蓝在去车站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王喜萍。雅蓝刚走到桥上,她就迎面走来。 雅蓝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王喜萍已经在招呼雅蓝了。

“这不是雅蓝吗?就你一个人走啊,二憨怎么没来接你?“

雅蓝说:“二憨昨天已经回去了。一个人回去也没啥。”

说完雅蓝抬脚就走,却被王喜萍一把捉住了胳膊, 王喜萍说:“雅蓝,我有几句话要给你说。”也不管雅蓝同意不同意,拉着雅蓝就往桥下面走。

桥下,王喜萍向雅蓝诉说了一个多年前的秘密。

 尽管王喜萍讲的眉飞色舞,头头是道,但雅蓝却似信非信。 王喜萍见雅蓝不相信她的话,就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这事绝对是真的,如果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走了几步,她回头见雅蓝还站那儿发楞,于是又补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是相信这个事实吧。“

王喜萍已经走出桥下大道了,但是雅蓝却还站在原地没动。她心里很乱,像一团乱麻,又像突然坠落云雾当中一样,不知道何处可以生根。

一对情侣手挽手的从她对面走来,到跟前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盯了她几眼,走过了,他们在议论她,尽管声音不是很大,大雅蓝却听得清清楚楚。

“我看那女的神态有点问题,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男的说。

“不会吧,我看没什么。可能是思考问题太投入了,才出现那种面目表情。”

雅蓝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调整好心态上到桥面去了。

上了车,雅蓝还处在一片混乱和矛盾当中,她不知道是宁可信其有还是宁可信其无。想去想来始终拿不定主意,就说回去看二憨怎么说。

二憨冷静的听完了雅蓝的讲述,他没有问雅蓝是谁告诉她的这些话,只是问雅蓝:“你当时听了是什么反应?心里怎么想?”

雅蓝说“当时我差点要晕过去了,后来仔细一想,不对啊,她怎么会知道这些。那个晚上并没有其他人在场。于是我才冷静下来。“

“ 她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她和干妈争风吃醋,因和牌问题和干妈吵了一架,想败坏干爹的名声以此打击干妈吧?”

“她又是怎么得来这个消息的呢 ?”二憨问。

“她和镇上以前的炊事员李有新是远亲。李有新儿子的丈母娘是她外家的表妹,两家人平时偶有来往。她说这些话是前不久李有新进城告诉她的。”

“哦,关系还挺复杂的呢,你相信她的话吗?”

“我不知道。就问你呢!“

“问我?我就说根本没那回事。别听她瞎说。”

“依我看,也没那么简单。你想,如果不是这么回事,不可能编得有根有据的。而且她对干妈家的事情知道的很不少。不知道日后还会打出什么话来说。”

“你对你干爹的为人及人品究竟知道多少?”二憨一直不想让雅蓝知道事情真相,怕她经受不住打击又旧病复发,现在见雅蓝竟如此清醒冷静,忽然生发出要告诉她真相的念头。所以他才这么问。

雅蓝是何等聪明的姑娘,听二憨如此问,立即感觉这里面真有什么问题,于是就问:“你有事瞒我,你早知道事情真相?”

二憨把雅蓝拥入怀里,抚摩着她的脸蛋说;“雅蓝,一旦你知道事情真相,你能承受得起这个打击吗?”

雅蓝说:“二憨,自从我有了你,我什么打击都承受的起,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二憨,你就告诉我真相好吗?”

二憨紧紧的抱住雅蓝,轻轻的对她说:“你一定要沉住气,知道了和不知道一个样我才告诉你,不然什么都不给你说。你答应吗?”

雅蓝说:“好,听了当没听一样。我保证!”

话虽如此说,当事实真相从二憨嘴里吐出来时,雅蓝还是受到了震撼,幸好事先有心理准备,才又免了一场思想大劫难。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