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无常 正文 第十四章 石牛

胶东大刀 收藏 27 1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URL] 夜幕降临了,一队押运给养的鬼子在凌阳河边宿营。鬼子点起篝火,烤着抢来的鸡鸭,心满意足地唱起了《君之代》,有的甚至跳起了日本舞。 萧峰悄悄的靠了上来,手里提着一支步枪,那是他在路上杀了一个落单的鬼子弄的,他远远地看见火光,发现了这批鬼子,就准备搞他们一下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夜幕降临了,一队押运给养的鬼子在凌阳河边宿营。鬼子点起篝火,烤着抢来的鸡鸭,心满意足地唱起了《君之代》,有的甚至跳起了日本舞。

萧峰悄悄的靠了上来,手里提着一支步枪,那是他在路上杀了一个落单的鬼子弄的,他远远地看见火光,发现了这批鬼子,就准备搞他们一下子。

在距离哨兵一百多米的草丛里趴下来,掏出消音器装到枪上。这东西自做出来还没用过呢,正好今天晚上试一下效果。

他端起枪瞄准了哨兵,正要扣动扳机,突然发现哨兵旁边不远处出现一个黑影,那个黑影正悄悄地在向哨兵靠近。

萧峰惊讶的放下枪,他要看看那个黑影究竟想干什么。

黑影慢慢走到哨兵身后,猛地扬起手臂,手中的刀子映着火光发出点点寒光。哨兵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忽的转过身来。萧峰暗骂一声:笨蛋!爬起来躬着身子冲了过去。

哨兵发现了黑影,吓得怪叫一声,伸手去抓黑影的手臂。黑影倒也机灵,手臂在空中一晃,躲过鬼子的手,一刀扎在他的肚子上。哨兵受了伤,“哇哇”大叫起来,一边和黑影搏斗,一边扣响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惊动了正在唱歌跳舞的鬼子。鬼子们“嗷嗷”叫着,抱着枪冲过来。

萧峰一看不好,扬手扔出一枚手雷,不等手雷爆炸,又一把拽出盒子炮,“哗”的一梭子,闷头盖脑地扫过去,鬼子们毫无防备,被连打带炸,一下子躺下了十几个,剩下的全趴下了。

趁这空档,萧峰冲了过去。哨兵已经死了,那个黑影还在一刀一刀地往他身上招呼。萧峰又扔出一颗手雷,一把抓住那个黑影的胳膊,仔细一看,还是个半大小子,气得骂了一句:“小兔崽子,你他妈的不要命了!”拉着他就跑。可刚跑了两步,那小子猛地挣脱了他的手,回头跑过去,抓起哨兵扔在地上的步枪,这才撒腿就跑。

萧峰被这混小子的做法气得七窍生烟,可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自他来到这个时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杀日本鬼子,所以他一定要救这小子。

不等鬼子爬起来,萧峰连续扔出两个手雷,又拔出另一支盒子炮,扫了一梭子,借着烟雾掩护,拉着那个小子猛跑。后面鬼子就“啪啪”开枪了,好在是晚上,他们又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鬼子的枪打得准头有限。子弹“啾啾”地从他们周围飞过,但却没有打中。

萧峰拉着那小子跑了一段,回头看看鬼子追了上来,对着那小子的屁股踢了一脚,吼道:“快跑,进前边小树林!”自己回身卧倒,“啪啪啪”打了一个弹仓,五枪打倒三个鬼子,没有夜视器材,他也不能百发百中。

鬼子遭到打击,追击的势头一窒。萧峰爬起来提枪就跑,哪知一回身,发现那小子竟然没跑,趴在地上拿着枪横看竖看,看样子是想开枪又摸不着门道。萧峰简直要气疯了,一脚把他踹起来,骂道:“小兔崽子,我他娘的非被你害死不可,还不快跑!”拉着他不要命的冲进小树林。

后面的鬼子已全体出动,二百多口子“嗷嗷”直叫的猛追,机枪打得“哗哗”响,甚至连掷弹筒都用上了。

进了小树林,萧峰就不怕了,利用树木掩护,拉着那小家伙七拐八绕地蹿了出去。等他们出了树林,爬上一座小山,鬼子还在小树林里乱叫乱嚷的搜索呢。

萧峰放下心来,回头看那个小家伙,虽然月光不太亮,但萧峰还是断定这小子最多不过十七八岁。长得倒是敦敦实实、憨头憨脑的很可爱。可此时正紧紧地抓着手里的步枪,双眼喷火地看着山下的鬼子。

萧峰微微有些奇怪,跟着自己跑了好几里路,这小子竟然只是微微有些气喘,这让他不禁有些刮目相看。要知道萧峰可是经过残酷训练,跑起来无论速度还是耐力,都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拍拍他的肩膀,萧峰道:“好了小子,坐下歇会儿吧。小鬼子找不到咱们。”说着一屁股坐到地上。那小子转过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山下,终于勉强坐了下来,但眼睛还是狠狠的盯着山下,枪也抓得紧紧的。

看着他那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萧峰禁不住笑了,用枪托碰碰他的腿道:“行了,行了,别看了。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转过头来,我们聊聊。”

那小子不情愿的转过头来,问道:“聊什么?有什么好聊的?”

萧峰歪着头看着他道:“呀嗬,我救了你一条小命,你就这态度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呐,唉!真他娘的人心不古。”

那小子面无表情的道:“我没求你救我。”

萧峰一愣,无可奈何的道:“好,有性格,算我自作多情,不过你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那小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萧峰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候,谁见了不是又敬又怕呀?哪知到了这里,一个半大孩子都不甩自己。不过也不好跟一个孩子去计较,虽然自己比他大不了多少。就说:“好吧,怕了你,我先告诉你我是谁,无常,勾魂无常,听说过吗?”

那小子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吃惊地看着他道:“无常?你是无常?就是专割小鬼子脑袋那个无常?”

萧峰点点头,看着他道:“对呀,就是我,有什么奇怪的吗?”

那小子忽然笑了:“吹吧,你就吹吧,你是无常,那我还是阎王爷呢。”

萧峰佯怒道:“你这混小子,怎么说话的?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那小子道:“当然,无常爷杀鬼子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哪里会像你一样,跑得比兔子还快?”

萧峰急了,站起来道:“你不信?告诉你,无常也是人,子弹一样打得死,该跑的时候一样得跑。你不信是吧?喏,给你看看这个。”说着掏出几张无常卡,递给他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个,无常卡,知道吗?被割下的鬼子脑袋上都插着这么一张卡片,这不会是假的吧?”

那小子伸手接过卡片,一张一张仔细看着。看了一会儿,把卡片递给萧峰,猛地跪下哭道:“无常爷,您真是无常爷。无常爷,我要报仇哇,请您帮帮我……”

萧峰连忙扶起他,堵住他的嘴道:“别,别,别这样,小点声,山下的鬼子还没走呢。看样子是小鬼子又祸害你家了吧?跟我说说。”

那小子擦擦眼泪,坐起来道:“我姓石,我爹说牛最有力气,所以就叫我石牛,是离这二十多里的石桥村的。今天上午,这伙鬼子走到我们村,进村就抢东西,把我姐给糟蹋了,又用刺刀把肚子剖开了。我爹我娘,也在离我姐不远的地方被刺刀捅死了……”说着说着,石牛的眼泪又下来了。

萧峰心情沉重的拍拍他的肩膀,问道:“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石牛摸一把眼泪,哽咽道:“我昨天逮了几只山鸡、野兔,今天去送给邻村我二舅,他身体不好,”顿了一下又道,“等我回家,就看见我爹、我娘、我姐的尸体躺在院子里。可怜我姐临死还赤身裸体,是乡亲们帮我安葬了他们。”

“所以你就出来找小鬼子报仇了?”萧峰问。

“是,乡亲们告诉我,鬼子朝这条路走了,我就追来了。”石牛道,“无常爷,您就收下我吧,我跟着你学本事,杀鬼子。”

萧峰看看他道:“看你的样子挺能跑啊,专门练过?你多大了?”

石牛道:“我十七了。我爹是猎户,我经常跟我爹上山打猎,我们没有枪,用弓箭射中的猎物常常射不死,所以我就要跟着去撵,一来二去,就练出来了。”

萧峰满意的点点头道:“那行,反正你家里也没人了,就跟着我打鬼子吧。不过会很苦的,你不怕?”

“我不怕。只要能杀小鬼子,再苦我也不怕!”石牛坚定的道。

“好,好样的!”萧峰赞赏的道,“这两天,我们就先练练,回头我们就灭了这伙小鬼子,给你爹妈和你姐报仇!”

“过两天,他们就跑没影了。”石牛道。

“没事,”萧峰道,“这是辎重部队,从他们运这么多物资看,只能是到万县,那里住了一个鬼子联队。他们要后天才能到,然后肯定会回来的。”

“谢谢无常爷。”石牛高兴地跳起来,顺手还抹了一把眼泪。

这时一发掷榴弹带着尖锐的啸声飞上山来,“轰”地在他们不远处爆炸。石牛一惊,对萧峰道:“无常爷,鬼子发现我们了,下去跟他们拼了吧!”说着,提枪就要向山下冲去。

萧峰一把抓住他骂道:“你瞎紧张个什么劲?小鬼子这是在乱打,你听听。”

石牛侧耳一听,附近山头都有炮弹爆炸的声音传来,这才知道自己神经过敏了,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又走了回来。

鬼子在小树林里遍寻不着偷袭的人,恼怒之下,架起掷弹筒往山上乱打。有心上山搜索,无奈兵力太单薄,这么一片山连山,几百人撒下去追两个袭击者,无异大海捞针。又怕中了声东击西之计,运送的物资再被偷袭,那乐子可就大了。打了一会儿炮,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这一晚上莫名其妙的挨了顿胖揍,死伤了好几十口子,可也真够窝心的。

看看鬼子走了,萧峰对石牛道:“走吧,我俩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好好练练你。”

石牛道:“我知道前面不远有个破庙,我们去那里吧。”

萧峰打个响指道:“好,就听你的。”

两人在破庙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萧峰早早就把石牛叫起来,拿过他缴获的的那支步枪,详细跟他讲解什么是枪机、枪栓、保险,什么是标尺、准星,又把枪拆了,教他组装。

石牛倒也聪明,萧峰教了一遍,自己就能拆装,反复练了几遍,就显得非常熟练了。这让萧峰很满意,有个聪明的学生总是件让人赏心悦目的事。

看石牛把枪拆装得很熟练了,萧峰取出几个抢来的日本罐头,和石牛两个吃了。又教他怎样装弹,怎样上膛,怎样瞄准击发,甚至连持枪姿势都认真纠正。萧峰教的这些可都是二十一世纪经过计算机严格计算,得出来的最科学的用枪方式。石牛也算福泽深厚,在起点上就比这个时代的人高出一大截。

等这些东西石牛都记住了,萧峰又开始教他潜伏。这包括如何选择潜伏地,如何做伪装,如何选择目标等等。这实际上已经是狙击手的课程了,包含着很深的学问。本来萧峰以为这一关是最难的,哪知道石牛这个学的却很容易,打猎的时候就经常用到潜伏、伪装、搜寻目标这些东西,只是没有受过系统训练而已,现在学起来那还不是事半功倍?

两人一个教得仔细,一个学得认真,不知不觉到了傍晚,萧峰把眼前能用上的,石牛能消化得了的东西,一股脑都教给了他。最后,萧峰扔给他几个罐头,让他自己找地方潜伏一夜,自己就下山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