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一百零八章

骆马湖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张跃武支走了高天华,就等孙良诚部来攻了。刘勇领高天华去新安镇的那日下午,孙良诚的两个营就开过来了。他们在张跃武的阵地前停下,孙部一个军官朝里面喊话:“张跃武,我们孙长官请你过去是看得起你,我命令你部缴械投降,孙长官照样能给你一个营长当当,如不识抬举,就地消灭。”张跃武在掩体里故意示弱说:“我张跃武已接受淮阴方面的任命,不好更改。我本钱小,当不起营长,望你们回去,请孙长官收回成命。”张跃武话音刚落,就听对面骂道:“真他妈的不识好歹,给我打。”孙良诚的部队过去在西北军中号称“铁军”,很能打,孙部忽拉冲了上来。张跃武命令:“等靠近再打。”孙部不太看起张跃武,一下涌上来两个连的兵力,也不作战斗规蔽,直往前冲。张跃武命令正面阵地阻击。张部正面阵地上的枪声稀稀拉拉,孙部冲锋的士兵胆子更大了。这些士兵心里想:“张部就这么些火力,还敢挡拦我们。”孙部的运动速度非常快,眼看就要冲上正面阵地。张跃武命令正面阵地机枪射击,侧面掩体和暗堡中的轻重机枪也同时开火。好家伙,几十条火舌吞噬着孙部冲锋士兵。张部的迫击炮也开火了,猛烈的交叉火力打得孙部纷纷倒下。冲向张部阵地的两个连被打得满地死伤,退下去只有几十人。孙部的两个营长火了,命令两个营所有士兵都压上去,手中也不留预备队。孙部两个营长心想:解决张跃武这百把人,两个营上去,压也把张跃武给压垮了。张跃武见此情况,说:“来得好,正好送死。”孙部这两个营在机枪的掩护下,端枪往张跃武的阵地猛冲,张跃武沉着应战,待敌逼近了,才命令开火。孙部的两个营简直是遭到了屠杀。这两营人马在张跃武众多的轻重机枪射击下和迫击炮的轰击中,两个营变成一个营,一个营变成了两个连。孙部支撑不住,纷纷败退。张跃武命令追击,张部士兵端起机枪、步枪把败退的孙部一口气撵出五六里远。张跃武司令部电台室特务坐不住了,发电报给宿迁问是怎么回事?宿迁的特务又去报告孙良诚。孙良诚接到报告,命一个团火速出城去接应孙的残部。

张跃武趁这时间,收兵,整顿部队出发离开颜集,向东南泗阳方向转移。孙良诚再想布置重兵围歼张跃武。张跃武已经远走高飞了,气得孙良诚要向上打报告,告张跃武。保密局的徐莉清楚:张部打孙部是孙部自作自受,张部既已接受淮阴改编,你孙良诚是乘火打劫,怪不得张跃武。再者,孙部围歼张跃武的消息,就是徐莉透露给张的。她听说孙良诚要状告张跃武,就到孙的师部跟孙说:“你告张跃武对师座你有什么好处?你告来告去,恐最后会落个私自调动部队,借机吞并国军的罪名。”孙良诚平时虽恨保密局这帮特务,但徐莉说得有道理,孙良诚只得吃了个哑巴亏,白白损失了几百人。

张跃武撤离颜集时,俘虏了孙部上百人,又缴获孙部一百多枝枪,缴获的这些枪大多是旧枪,张部士兵都懒得带上,但命令下来,又不得不带。张部士兵大骂孙良诚小气,怎么不让手下士兵带些好武器来。那些被押着走的俘虏兵也得服气:“你看看人家手里的家伙,再看看咱们的家伙,哪有不败之理?”张部路过东南仰化集时,又顺带收拾了几支还乡团的武装。张部赶到泗阳县城近郊的大王庄时,手下已有四百多人。泗阳县境属国民党淮阴部队管辖,孙良诚的手伸不上去,再想张跃武的点子也用不上去了。张跃武在泗阳大王庄驻了下去,稳定了一段时间。

刘勇奉张跃武之命,带着高天华在宿北新安镇玩乐。高天华疯玩了两天。喝酒、嫖日本娘们。两天后,高天华发觉不大对劲,催促刘勇回颜集。两个回到颜集,颜集驻地已空无一人。高天华抱怨刘勇:“上你小子当了。”刘勇了装作委屈地说:“我整天和你在一起,并不知道队伍何时走的呀。”高天华又骂张跃武:“是张跃武耍我。”两个人追赶张跃武部,一直追到泗阳大王庄。

张跃武把队伍安置在大王庄一带后,去见师傅夏盛才。夏盛才名义上是张部副司令,但没有到张部就职。张跃武出于礼节去和夏盛才会面。因张部人员扩大,张部驻扎在大王庄需要军饷粮草等给养。张跃武去找夏盛才也主要为了商议此事。双方会面后,夏盛才听张跃武谈及军饷粮草之事,对张跃武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队伍上军饷粮草等给养确是一个大问题。咱们既然属纪毓智的部队,就应该找纪司令要粮要饷,由他供应咱们。”夏盛才让张跃武直接去找纪毓智。张跃武就到七区保安司令部找纪毓智。张跃武和纪毓智见面,对纪说:“纪司令,我部已开到泗阳大王庄,但部队已经有几个月未发军饷,军心已不稳定,请纪司令补发军饷、粮草。”纪毓智似有无奈地对张跃武说:“跃武啊,我虽是七区少将保安司令,但南京国防部及省政府拨给我部的粮饷也很有限,我也是子吃卯粮,入不敷出。你部军饷问题还是设法就地筹集,自行解决吧。”张跃武的淮阳纵队是公开“叛变”,被国民党南京政府接收。国民党不可能不拨军饷,是保安七区司令纪毓智想独吞这笔钱款,硬是扣住不拨给张部。张跃武拿不到军饷,又到师傅夏盛才处。夏盛才和张跃武赶到纪部去要,纪毓智这才答应拨给。张跃武回到大王庄后,派本部军需官去七区司令部领款,军需官只领回来极少一部分,占总数的十分之一、二。张部军需官回来跟张跃武汇报,张跃武问:“怎么才领到这点钱?是不是纪毓智又变卦了?”军需官解释是:找到纪毓智后,纪即打电话命令七区军需部门拨给,但只领到这些,一个大洋也没多给。张跃武的脸顿时难看起来,暗暗咬牙道:“既然你纪毓智不足额拨付,就别怪我张跃武扰乱地方了。”张跃武下令:“把大王庄一带方圆十公里的大户、地主都给我造成名册后报我,我不动这些大户,手下的这些兵没法养活。”副官下去传令执行,张跃武又叫住副官补充说:“我再规定几条纪律。记住,只要我们内部知道就行了,不得外传。”副官捣出笔记本,这纪律被张跃武编成几句顺口溜便于记忆:“山头门自己人,连房带灶不上门;四合头带客屋,必定是富户,粮牛都不留。”张跃武又命令:“谁在行动中违反我这顺口溜,发现后就地枪毙。”过去张跃武的师哥、骆马湖一带的大贼头邵殿堂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做过类似的事。可那时邵殿堂基本上是暗抢。如今张跃武是明暗都来。顺口溜中的“山头门自己人,连房带灶不上门”是什么意思呢?过去苏北穷人盖不起大房了,所建的泥坯房子又小又矮,屋檐低,正面无法留门,只有在屋山墙开一小门,方便进出。所谓屋山墙,苏北俗称屋山头,故屋山墙开的门叫山头门。有山头门的都是穷人家,这些人家不能上门去抢;“四合头带客屋必定是富户”的意思是:四合头带客屋是指家里除正堂屋(客屋)之外,正堂屋两边还盖有房子,房屋较多,当然是有钱人家才能盖得起。张跃武规定这个纪律意思是只抢有钱人。到富人那里筹集军饷,不得动穷人。张跃武在驻地大王庄按计划大抢富人,引起富户强烈不满。有钱人组织起来派代表去到纪毓智处告状。张部“就地筹集军饷”是纪毓智说的。有钱人来找他告状,纪毓智当着代表的面,明里是大骂张跃武,表示要严厉处理此事,代表被敷衍走后,纪毓智也无法处理此事。后来张跃武的部队在地方抢劫富户之风盛行。纪毓智担心地方上出乱子,又担心张跃武尾大甩不掉,于是到所部上级——国民党第一绥区找,第一绥区中将司令张雪中,把张部推荐给他。请求张雪中接管张跃武部。张雪中上报南京国防部批准,改张跃武部的“江苏省第七区保安独立一支队”为“国防步兵第一支队”,张跃武仍任上校司令。国防步兵第一支队由第一绥区直接管辖。张部所众之军饷给养由第一绥区直接下拨。张部的军饷、弹药得到保障,张跃武松了一口气,纪毓智也松了一口气。张部的抢劫现象有所收敛。张跃武命令手下暂缓抢劫。但张部有目的的抢劫富户,作为一项内部规定,从未停止,一直到移住江南才好些。

第一绥区中将司令张雪中派军需部门到张跃武的“国防步兵第一支队”对所有人员登记造册。张跃武则痛快答应,予以配合。第一绥区军需部门的军官告诉张跃武:“对你部人员登记造册,是为了方便拨付军饷,弹药,并无他意。”并对张跃武说:“贵部以后扩军,人数需及时、如实上报。”张跃武暗自欢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