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历史——五十三个倭寇攻打南京!

1、史上攻打南京之最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还在后面——这股倭寇开始攻打南京了!

南京是明朝的留都,守城兵力不下万余,周边卫所明军尚不计算在内。但就是这样几十个倭寇,居然大张旗鼓的进攻,上演了一幕以寡凌众的闹剧。“贼逐直趋南京,其酋衣红乘马张黄盖整,众犯大安德门,我兵自城上以火銃击之,贼沿外城小安德门、夹岗等门,往来窥觇会城中,获其所,遣谍者,贼乃引众由铺岗趋祩陵关而去。”

事出仓卒,而且对敌情一无所知,南京举城鼎沸,军民皆惊。南京最大的官员兵部尚书张时彻匆忙下令关闭城门,并命令市民自备粮械,登城守卫。

此事的目击者,时任南京翰林院孔目的文人何良俊在笔记里,愤愤不平的挖苦道:“贼才七十二人耳。南京兵与之相对两阵,杀二把总指挥,军士死者八九百,此七十二人不折一人而去。南京十三门紧闭,倾城百姓皆点上城,堂上诸老与各司属分守各门,虽贼退尚不敢解严。夫京城守备不可谓不密,平日诸勋贵骑从呵拥交驰於道,军卒月请粮八万,正为今日尔。今以七十二暴客扣门,即张皇如此,宁不大为朝廷之辱耶?”当时,明代著名学者归有光也在南京城内科考,同样的感慨不已:“平昔养军果为何?”

关于这伙倭寇的人数,史料记载不一,有称“五十三人”,有称“六、七十人”,有称“七十二人”,考虑到“五十三人说”的《筹海图编》作者郑若曾在抗倭总督胡宗宪幕中,战役记载都是出自军方塘报,应该比较准确。

和中国相比,日本国内的战争规模都很小,所谓的城也多数类似于城寨。日本战国时期攻城、守城往往只有数十人数百人,见惯了古代中国动辄数十万大军攻城的大场面,冷不丁在日本大河剧(日本古代战争题材连续剧)里看到某武将慷慨激昂的向主家请战:“请给我200兵,一定把某某城攻下!”真是忍不住莞尔。不过,对于这五十三个暴客来说,南京城实在显得太大太结实了。

我是南京人,对南京坚固复杂的明城墙熟知一二,对于冷兵器时代的士兵,这样的城墙简直是怪兽。湘军围攻太平天国十年而不破,炮弹打到城墙就被弹开,实在是赖坚固的明城墙之功。明朝初建时南京有16座外城门,大安德门是其中一座,外城门俗称“土城头”,和高大厚重的内城门不同,它是利用南京郊外的天然岗垄建筑而成,是城砖和土混合筑成的。但就是这样的土城头,仅凭几十人和冷兵器就贸然发动进攻,只能用以卵击石来形容了。

不管怎么说,这股倭寇创下了史上攻打南京的两个之最:最小的部队,最不自量力的进攻。


2、三千铁骑被七百日军全歼!

7月17日凌晨,辽东游击史儒率本部骑兵两千人冒着夏季暴雨,进入到平壤附近一片山林时,突然一阵密集的乱枪射来,骑兵纷纷落马。中了小西行长埋伏的史儒部,在泥泞的山路根本发挥不了骑兵的威力,人仰马翻,几乎没做出像样的抵抗,就全部战死。

押后的副总兵祖承训却进展得非常顺利,他率领三千骑兵一路急进杀到平壤城下。令他惊喜的是,平壤居然“城门不闭,城上亦无一贼防守者。”祖承训率部进入普通门,前锋已到大同馆前。突然,埋伏在民居里的日军“从左右傍室凿壁穴,同时放铳,声震天地。”这一幕好似二战时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苏军在废墟中狙击德军的场景,只不过明军没有坦克,只有在巷战中毫无用武之地的骑兵。

仅仅半个时辰,三千骑兵大多阵亡,祖承训率残部溃乱败走。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小西行长主力正在平壤以南的中和郡筑城,平壤城的守军只有700名日军。

祖承训可不是孬种,他出身辽东武人世家,长年跟随辽东名将李成梁和鞑靼人作战,是边庭的知名勇将,他的长子就是日后死守大凌河的袁崇焕手下大将祖大寿。

常年的征伐生涯让祖承训丝毫没把小小倭寇放在心上,据朝鲜人记载,祖承训率兵至朝鲜嘉山时,问当地人:“平壤日军尚在否?”回答:“尚在。”祖承训举杯仰天祝之曰:“贼尤在,必天使我成大功也。”这时,一旁的朝鲜重臣左议政柳成龙劝他“天雨路滑,不宜急击。”但祖承训搬出以前用三万骑兵击败十万土蛮的辉煌经历,豪气干云地说:“予观倭贼如蚁蚊耳!”

《三国演义》中关云长在曹操面前蔑视袁绍的河北人马:“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祖承训却把倭贼比作蝼蚁之辈,他比关羽更牛气。不过,关云长成功斩杀了颜良文丑,祖承训却落得个“策马先遁,仅以身免。”

祖承训自恃骁勇,不识地利,不知敌情,冒然进军,使得明军援朝的初战以惨败告终。

两个朝廷都在日夜待捷,得知精强的五千辽东铁骑卷甲而还的消息后,朝鲜君臣相聚顿足,大明则朝野震动。朱翊钧和他的大臣们这才沉重地意识到,鸭绿江对面的“倭贼”远非东南的小股倭寇可比。要救朝鲜,非调集主力大军不可。

主力在哪里?

明朝最能战的野战军队首先当属辽东铁骑,但是大将李如松正率主力在宁夏平叛。其次当属戚家军班底的南方炮手,不过夏季的朝鲜暴雨连绵,道路泥泞,不利火炮作战。最合适的时机是秋后。

时间,一切都需要时间。

摘自《五十三个暴走族引发的战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