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揭秘比河南禹州假军车牌照更高明的高速公路逃费伎俩

天歌寒军 收藏 16 11949
导读:春节前,河南禹州市“天价过路费”案在新闻媒体持续发酵的同时,大货车的车主利用假军车牌照偷逃高速公路超载通行费伎俩也随之暴光。其实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的手段是五花八门的,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人民检察院侦破的一起经济犯罪案件,揭露出来的不法货车主勾结收费站内贼“互利互惠”大量逃费的伎俩,就要比挂假军车牌照高明得多……

春节前,河南禹州市“天价过路费”案在新闻媒体持续发酵的同时,大货车的车主利用假军车牌照偷逃高速公路超载通行费伎俩也随之暴光。其实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的手段是五花八门的,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人民检察院侦破的一起经济犯罪案件,揭露出来的不法货车主勾结收费站内贼“互利互惠”大量逃费的伎俩,就要比挂假军车牌照高明得多。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难逃法律的制裁。


揭秘比河南禹州假军车牌照更高明的高速公路逃费伎俩

不法车主勾结高速公路收费人员“互利互惠”合媒逃费被检察官缉拿归案

在高速公路收取“通行费”,其收费标准和收费年限合理与否,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与时俱进地作出调整,但是逃费肯定违法,对于不逃费的车辆就是不公平!为此相关部门对收取“通行费”进行了严格的监管:高速公路收费站及车辆通过记录是全省联网的,车辆从上高速路拿卡,到下高速路交卡并缴费,省“监控结算中心”和各路段网络都有详细的记录。如此防范逃费的措施算得上是相当严密的。然而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人民检察院侦破的一起经济犯罪案件,就揭开了不法车主勾结高速公路收费站内贼“互利互惠”、里应外合、大量逃费的神秘黑洞,并使十余名案犯心服口服地接受制裁。


一•蹊跷的行车路线引起检察官的怀疑

2009年初夏,一位知情群众向资中县检察院反贪局举报,说他亲眼看见检察官追捕的一名卷款潜逃的贪污嫌犯又在他的农村老家时隐时现,反贪局和法警大队故在贪污嫌犯的乡村老家设伏蹲守欲将其缉拿归案。为了昼夜监控不致间断,办案干警实行三班倒轮流蹲守。反贪局侦查科长江富春和检察官刘刚值下夜班,故需晚上于深夜凌晨驱车赶往乡村蹲守点,行进路线则必须经过资中县一条老旧的普通公路。一天深夜,他俩在驱车赶路的途中被一串牌照是S起头的运煤大卡车挡住了,经鸣警笛后,前面成串的大卡车赶紧靠边让路。

警车虽然超了前去,但是两位检察官的思绪却被后面的运煤大卡车拴住了。他俩以前都到达州出过差,知道牌照前面的S符号是达州市的标志,反贪工作的职业敏感使他俩心里生起了疑窦:与资中县相邻的威远县有一座颇具规模的钢铁厂,炼钢用煤相当部分是从川东达州市运来的。从达州到“威钢”,最便捷的行车路线,应该走达渝高速公路,到重庆后再走成渝高速公路,进入内江地界后则从渔溪收费站下高速公路,然后走高等级公路可直奔“威钢”。可是这些运煤大卡车走在了老旧公路上,那么就不可能是从渔溪收费站下的高速公路,而是从球溪收费站下的高速路。循径追溯,这些大卡车居然是沿着达成高速公路从达州—广安—南充—成都,然后再沿着成渝高速公路前往“威钢”的!这些运煤车为什么偏偏要沿C型路线绕行上百公里前来“威钢”,还要深夜赶路呢?两位检察官在心里均感蹊跷,但是也考虑到可能遇上特殊情况不得不深夜绕行。

过了一天,江富春和刘刚再一次于深夜驱车赶往蹲守点时,又在这条老路上与运煤大卡车相遇了。这使两位检察官在心中加深了疑问,不禁议论起来,最后达成了共识——这些大卡车舍近求远故意深夜绕行,应该不是偶然的,其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逃费!而逃费必须与收费站人员勾结起来才会得逞,这种勾结又必然是“互利互惠”的!收费站人员属于受国家企事业单位委托管理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谋私利帮助逃费,当以经济犯罪论处,且属于检察机关管辖。江富春决定,抓住逃犯后就对这起蹊跷之事展开调查。


二•潜伏目睹暗夜下的权钱交易和逃费事实

半月之后,潜逃贪污嫌犯终于被抓住了,结案之后,江富春和刘刚等检察官就开始着手调查运煤大卡车深夜绕行,涉嫌与收费站人员合谋逃费的问题。他俩首先对高速公路收费的政策进行了解,得知从2007年6月1日起,四川省对高速公路行驶货车实行联网计重收费,那么超重过多的运煤大卡车应缴纳的“通行费”则大幅增加,具有逃费的强烈动机!检察官分析:运煤大卡车不惜长途绕行也要从球溪收费站下高速路,那么帮助他们逃费的应该就是球溪收费站的人员!分析推理无论多么正确,但是最终必须落实在证据上。为了抓住确凿的证据,检察官们又于夜间十点开始潜伏到球溪收费站附近对收费站进行观察。

凌晨一点左右,五辆运煤大卡车,连成一串来到了球溪收费站靠边停下,首辆卡车司机下车后,溜边走向前去,一名收费站人员迎上前来,两人说了几句话司机就将一个纸包递给收费站人员,然后返回自己的货车;收费站人员接过纸包揣入兜里后,则走到最角落里的进口边道里面,灯光虽然暗淡,但还是能隐隐看见他抬起了通行拦杆。运煤大卡车就一辆接一辆地将进口边道当成出口过道开出了收费站,下了高速公路。这一串运煤大卡车显然没有刷卡缴费,因为刷卡缴费必须在出站口停留,可是运煤大卡车却没有在站口作丝毫停留,均一辆接一辆顺溜而过。检察官亲眼所见:不法车主与收费站人员勾结逃费,事实俱在!

第二天,检察官们前往“威钢”调查,从运煤大卡车的交货单上,查清了车的牌号、车主的姓名、载煤的重量和交货的时间。然后又赶到省高速公路监控结算中心,按已知车牌号调取了这些车的所有通行记录。两月前的通行记录反映:这些运煤大卡车从达州一个收费站进入高速公路后,从广安、南充、成都,作C型绕弯行驶,直至到达资中地界,始终没有他们出站的记录,奇怪的是这些运煤大卡车在同一天又有了在深夜从球溪收费站才开始进入高速公路,再从渔溪收费站缴费出站下高速公路的记录。两月后的通行记录反映:这些车依然走C型绕弯路线,到达资中地界后就消失了,没有任何下高速公路的出站记录。这些车返回达州的记录还是有的,他们从渔溪收费站进入高速公路、过球溪收费站,到达成都龙泉驿收费站下高速公路,停留约半天时间再从龙泉驿收费站上高速公路,然后沿达成高速公路回到达州后缴费出站下高速公路。高速公路监控中心的记录虽然完整,但是每天有数万辆车通行在高速公路上,通行记录何等巨大!几辆大卡车的异常通行记录就被浩入烟海的天量记录淹没得无影无踪了。如果没有特殊原因的引发,是难以发现他们蹊跷行踪的。


三•深入调查揭开内外勾结的逃费黑洞

两位检察官对调取的通行记录进行分析认为:两个月前的记录,反映了这样一种逃费情况——如同一个旅客乘坐长途列车,直到临近最后一站才买了最后一程的车票而得以出站,此前乘坐的车程费用就全部逃避掉了。至于运煤车何以能够在球溪站重新变成进站,车主和收费站人员必定有一套事先商定的鬼把戏。两个月之后的记录,则反映运煤车连最后一站路程的费用也不愿缴纳了,故在球溪收费站不刷卡而被抬杆放行后,宁愿走老旧的普通公路,也要绕过渔溪收费站。两位检察官认为有必要到渔溪收费站了解有关情况。

通过向渔溪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进行法制宣传,该站工作人员向检察官讲出了这样一个实情:运煤大卡车总在深更半夜来到该站缴费后下高速公路,而所缴通行费却只有从球溪到渔溪一站路程的费用,牌号S起头的运煤车分明来自远方,怎么可能在高速公路上只有一站的路程呢?于是就打电话警告球溪收费站,说:你们搞什么明堂?还是合适点整!球溪站的人装耷作哑不回话。从此以后,这些牌号S起头的大卡车就没有再经过渔溪站缴费下高速公路了。检察官分析:这个电话可能吓着球溪站的内鬼了,于是就改变了逃费的方式方法。

检察官决定对球溪收费站展开行动,但是为了不致于打草惊蛇,需要锁定一个首先下手的目标,于是对站内收费人员进行摸排,得知其中两人因遭上级怀疑给逃费车辆放行而被解了劳动合同,其中姓邓的是一个收费班的班长,另一个姓袁的人较老实,只是这个班的成员。检察官决定就从姓袁的身上打开缺口。检察官秘密传讯了袁某,将不法车主与收费人员相勾结,合谋逃费的两套手段指出来,将收集到的证据摆出来,再经一番政策攻心,袁某就交待了该站收费人员收取不法车主的钱帮其逃费的犯罪事实,并供出了一个姓易的主谋。

检察官迅速出动,挡获易某将其传讯。在确凿的事实和证据面前,易某见大势已去,为了争取减轻处罚也如实交待了整个作案逃费的全部事实和前因后果。第二天上午,检察官又打电话通知姓邓的班长,要求他下午三点必须到检察院反贪局来配合调查。邓某于下午三时准时到了检察院反贪局,在事实和证据面前,也同样交待了整个作案逃费的犯罪事实。


四•利欲薰心促使内外不法分子勾搭成奸

易某家住渔溪收费站附近,在2007年的一个夏日,易某前往球溪收费站上班,可是没有搭上单位的交通车,就在渔溪收费站欲搭过路车。达州运煤大卡车的车主赵某拉煤到“威钢”交货后,前往成都龙泉驿欲拉一车疏菜返回达州。赵某驾车从“威钢”来到渔溪收费站拿卡上高速公路时,渔溪站的收费人员请赵某帮忙将易某捎到球溪收费站上班,赵某听说易某是球溪收费站的,就爽快答应,让易某上车坐在驾驶位的旁边后才驱车前行。

赵某一边开车一边向易某诉苦又求情说:“现在实行联网计重收费,标准太高,我们搞运输的实在承受不了,请兄弟帮帮我们嘛!”易某拒绝说道:“我们才不搞这些明堂!”赵某又怂涌说道:“兄弟不要这样嘛!其实高速公路逃费的情况多的是。你帮了我们,我们也会重重感谢你的啥!”易某没有答话,但是没有再拒绝,赵某觉得这事有希望,于是在与易某分手的时候将自己的手机号码交给了易某,恳求道:“希望兄弟与我联系。”

易某在当天下班时,将赵某请求之事告诉了前来接班的班长邓某,并问道:“这事干不干得?”邓某回答:“大家都好好考虑一下再说。”经过一段时间的琢磨,一个通过换卡逃费的伎俩终于酝酿成熟了,于是邓某告诉易某:“这事可以干!”并叫易某与赵某联系。双方联系约定:赵某多约几辆运煤大卡车一起逃费,每辆车交八百元的帮忙费,接着双方又约定了以新卡换原卡的逃费方式和实施细节。所谓新卡,其实就是在高速公路联网的正规空白卡上,重新输入这些运煤车是从球溪站进入高速公路的记录信息。

赵某依约串联了多辆运煤大卡车共同逃费。从达州出发前,他就打电话给易某或易某指定的球溪收费站的同伙,告诉自己带队的运煤大卡车的数量、牌号、预计到达球溪的时间,以便对方作好逃费接应的准备。运煤车队到达球溪站后先靠边停下,赵某下车,将同路的所有运煤车主的原卡和八百元钱收起来,接着避开监控摄像头步行到收费站办公楼下的旁边,将收来的所有原卡和钱交给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收费站内奸,内奸则将制作好的所有新卡交给赵某,赵某回来将新卡发给同路车主,然后就大摇大摆地驶向渔溪站缴纳只有一站路途的通行费后下高速路直奔威钢。逃费车辆之所以深夜到球溪,一是为了在暗夜好躲避监控摄像探头;二是便于进行肮脏交易,因为在这个时候不可能有目击者。


五•天网恢恢终究使不法者作茧自缚

这个逃费团伙实施的逃费计俩被渔溪收费站窥破且打电话警告之后,他们害怕了,于是干脆就在球溪站只收原卡,不取新卡也不刷卡,当然也不缴纳通行费而被抬杆过站,但是每车给站内同伙缴八百元的帮忙费是必不可少的。尽管他们变换了逃费方式,异常的通行记录也被浩入烟海的天量记录淹没了,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的犯罪伎俩还是在无意之中被检察官察觉了,并被检察官以极强的敬业精神,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调查取证一举侦破了。检察官们在天量的通行记录中大海捞针,将逃费运煤车辆的异常通行记录过滤出来;接着不辞辛苦,十下达州,在当地检方和警方的有力配合下,将听到风声、卖掉卡车,躲藏起来的十余名逃费车主全部缉拿归案,追缴犯罪赃款八十余万元;然后还以《检察建议》的方式给相关高速公路的管理部门致函,帮助其加强管理、堵塞漏洞。我们希望国家财富的守望者们,都能有资中检察官们的责任感和警惕性。



本文内容于 2011/2/10 16:42:23 被天歌寒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心里缺少阳光,眼见的一世都认为是阴暗的。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