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谜案-----江苏督军李纯之死

a5301496 收藏 15 11766

民初的直系军阀、江苏督军李纯,1917年坐镇江南,控制长江下游,与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西督军陈光远,号称“长江三督”,与皖系争雄而风云一时。可是到1920年10月12日,却突然暴死于江苏督军公署。李纯是怎样死的?是自杀,还是被人刺杀?是一个众说纷坛,饶有兴趣的谜。

李纯,字秀山,直隶天津人。天津武备学堂毕业。历任北洋军政司,督练公所教练处提调,陆军第一镇骑兵营管带、标统,第六镇第十一协统领等职。辛亥,所部改编为混成协,随冯国璋南下同革命军作战,旋任第六镇统制。民元后,随冯南下,任江西都督。及冯为段所挟,邀往京师,特调其为江苏督军,驻节金陵。任上治工商主实业,恤民生。然突以四十六岁壮年,暴卒而亡,死于南京。

捉奸时被手下击毙?

近人蔡东藩在《民国通俗演义》第一百二十回有首叹李纯的诗,其中两句说:“无端拚死太无名,宁有男儿不乐生?”诗后批云:“李纯虽不能无疵,要不得谓非军阀之翘楚,是何刺激,竟至暴死?就中必有特别情由。但仍旧逃不出‘妻妾暧昧情事’这句话”。这里的“妻妾暧昧情事”,指的是李妾与马弁私通,被李发觉,结果被马弁刺杀而死。关于李纯因妻妾暧昧情事致死之说,在其他一些稗官轶闻、野史杂著中,也有同样记述。当年曾任李纯书记官和军需课长的苏雨眉,在解放后所撰的有关李纯的史料中,也十分肯定地说,李纯是“死于同马弁私人间的桃色纠纷”(《李纯一生的聚敛》)。由此可以推断,李纯死于“妻妾暧昧情事”的说法是有根据的。但与《民国通俗演义》几乎同时成书的台湾学者丁中江所著《北洋军阀史话》,则是另一种说法。丁氏认为,李纯之死,非死于李妾与马允情通之事,而是死于李与马弁的妻子有染,被马弁发现,一怒之下,把他杀了的(《北洋军阀史话》中册)。丁氏所述李纯的死因与蔡氏所述不同,这很可能是当年同时流行的两种说法。也可能李既有妻妾暧昧情事,也有李与马弁妻子私通的事。这类事出现在当时并不奇怪,它反映了民国年间军阀的腐败本质和官场生活的极度糜烂。

自杀身亡?

还有一种说法是说他自杀身亡。40年代,由竞智图书馆主编吴虞公口述的《李纯全史》中有一篇《李纯之自戕》,首段说:“李抱病两月余,已渐痊可,力与图谋控制长江者,互争雌雄,忽于十月十二日晨四时逝世。省长以下各官,均至督署探问,街警加岗,军官往来如织”。又说:“据可靠消息,李于十一日晚问,尚在后花园散步,精力尚健,午间接命令,加英威上将军。李阅后,长吁一声。晚六时,向副官索连日上海报看,副官恐李见报激愤,假言报尚未到。至晚十二时又问,左右仍以未到答之。李深为诧异,谓何以数日报都未到。汝等骗我,遂大骂。并勒令承启官张某取来,众不敢违命,遂呈上。李阅后大哭,亦不言语,病遂加重,急电请西医须藤诊视,

未开方即去。李就案写信多封,一时就寝。至三时,值日副官陈廷谟,在签押房,闻内有叹息声,未敢即入。旋陈呼内差,无人答应。陈入室,见室内无一人,李拥被而卧,一无声息,乃有弹自左胁入腹。又于床下得勃郎林手枪一枝,李遗书五封,方知李之死,实系自戕“。陶菊隐的《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

,金兆梓的《近世中国史》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李新、孙思白主编的《民国人物传》都采纳了这种说法。

李纯的五封遗嘱


李纯死后,督军帮办齐燮元曾通电全国,公布李纯的五封遗书,原文如下:


(一)


桂山北手足:


兄为病魔,苦不堪言,常此误国误民,心实不安,故寻此下策,以谢国人,以免英名丧尽而留后人纪念。泪下嘱者:


一、兄为官二十余年,廉洁自持,始终如一,祖遗产及一生所得薪公并实业经营所得,不过二百数十万,存款以四分之一捐施直隶灾贩,以减兄罪,以四分之一捐南开大学堂永久基本金,以作纪念,其余半数作为嫂弟合家养活之费。钱不可多留,须给后人造福


二、大嫂贤德,望弟优为待遇,勿忘兄言。


三、二嫂酌给养活费,归娘家终年。


四、小妾四人,每人给洋二千元,交娘家另行改嫁,不可久留损兄英名。


五、所有家内一切,均嘱弟妥为管理,郭桐杆为人忠诚,托管一切决不误事。


六、爱身为主,持家须有条理,尤重简朴。切嘱切嘱。


兄纯别书


九年十月九日


(二)


齐省长、齐帮办:


纯为病魔,苦不堪言。求愈无期,请假不准,卧视误大局、误苏省、恨已恨天,徒晚奈何一生英名,为此病魔失尽,尤为恨事。以天良论,情非得已,终实愧对人民。不得已以身谢国家,谢苏人,虽后世指为误国亡身罪人,问天良,求心安。至一生为军人道德如何,其是非以待后人公评,事出甘心,救留此书以免误会而作记念耳。


李纯遗书


九年十月十日


(三)


和平统一,寸效未见。杀纯一身,爱国爱民,素愿皆空。求同胞勿事权利,救我将亡国家,纯在九泉,亦含笑感激也。


李纯别言


十月十日


四)


一、代人民叩求浙江卢督军子嘉大哥,维持苏浙两省治安,泉下感恩。


二、代人民恳留齐省长候王省长到苏再交卸,以维地方公安。


三、苏皖赣巡阅一职,并未拜命,即请中央另简贤能,以免贻误。


四、江苏督军职务,以齐帮办燮元代理,恳候中央特简实援,以维全省军务而保地方治安。


叩请齐省长、齐帮佃及全体军政两界周知


李纯叩遗


十月十一日


(五)


新安武归皖张督文生管辖,其饱项照章迳向部领,如十月十一月恐领不及,由本署军需科代借拔贰十万元接济,以维军心而安地方。关于皖系可告无罪。此致皖张督军、苏齐帮办查照办。


十月十一日


这五封遗嘱,有研究者认为其条理清楚,文辞流畅,不像李纯一介武夫所能书写。李希闵先生认为:“李纯虽然幼年文化水平不高,但经过在武备学堂的学习,并且几十年为官,处理政务,足以具备这样的表达能力。我祖父回忆李纯这个人一生很尊重有文化的人,而他自己也比较好学,喜欢看报读书,所以遗书写得有条理,并不奇怪。而李纯自杀前,的确长期精神郁闷,显得神经兮兮,但并不是说他已经完全错乱,丧失了基本的表达能力。李纯的自杀,是由于郁闷,对生活感到无望,因此才可能对后事料理得详尽周全。而遗书的笔迹,据祖父回忆,确系李纯本人字迹,并非他人代笔或伪造。”

李纯的遗产据说有二千多万银元,接受李纯四分之一遗产(即500万银元左右)捐款的天津南开大学为他建了纪念堂;南京当局也为纪念他而建了秀山公园(李纯字秀山,公园后废,所在地称公园路,今已辟为龙蟠中路的一部分)。


被手下谋杀?

由台北文海出版社出版、沈云龙主编的《北洋人物史料三种》,既否定马弁刺杀说,也不赞成自杀说,而认为李纯之死是由李手下的军官与前帝制犯顾鳌合谋刺杀的。作者在书中明确指出:“一月前(即李死前一月),帝制犯顾鳌(字巨六、四川人,袁世凯称帝时任大典筹备处法典组主任。袁死后作为帝制祸首被通缉,出逃南京)由李下令拘捕,下之于狱,并经秘密审讯,顾氏承认此来为运动帝制,与苏省军官密谋接洽,并历举其名,中有一人,自民国以来,即与李督甚为接近,且为李一手提拔,擢升要职。李氏闻之固然之怒,然亦无法,因兵权皆在其手也。及后奉上方命令释放,此殆由于张作霖之授意,李亦不言其释放之理由,此十日前事也。顾鳌既释,某军官即密谋害李,其计划极慎,其布置极周,遂获成功。”但也有人对此说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所以李纯之死真相到底如何,仍然是一个悬案。

李纯戎装肖像

民国谜案-----江苏督军李纯之死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