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命的意义随笔[蓝剑军团]


生命的意义随笔[蓝剑军团]

生命的意义随笔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的那一年是一无是处的一年。摸一摸头发,每次的掉发已经让我开始触目惊心。照一照镜子,皱纹也会长大;我虽然喜欢沧桑的感觉,但是在自己脸上茁壮难免忐忑。在浴室梳洗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向惯于吹风淋雨的脸也娇贵起来。不由得想起女人们常用各类护肤养颜之术挽留青春脚步的执着和细心。以前会不屑,现在倒有些同呼吸共命运的感觉!

一天又开始了,希望不会很是忙碌的一天。早起是痛苦的,春节综合症还在困惑着我,特别是窗外雨加雪的降温天气。挣扎爬起,本想习惯地叼根烟,以清除脑里的混沌。可是一想到一日不如一日的体力,又不舍的放下。有人说过清晨吸烟和自杀等同。也好,先戒了这睁眼的第一支烟。踉跄地走到阳台上,搜肠刮肚地在脑海里回忆第八套广播操的动作,刚做了一个整体运动,一股寒风把我像风筝一样吹进了房间。摇摇头,心里泛起了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迟疑。

为了不让孱弱的躯体感染风寒,我武装到了牙齿。一向不喜欢打伞的我此时为找不到一把伞而纠结了许久。这个真的没有•••在祷告之后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雨雪瓢泼的灰朦世界。

雨是冰冷的,雪籽也是冰冷的,尤其是落进衣领的那一刻。感觉不到脸的温度,手脚也在趋于冰凉,呼吸的气息产生的浓雾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和我一样急促奔走上班一族在眼睛里显得模糊,渐行渐远。我仅仅在过马路时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分钟前,就在眼前一位骑车的MM被飞驰的小轿车撞飞起的瞬间已经被固化在脑海里。我几乎没有回头,尽顾自己的行程。走出十余步回头,那MM还在地上抽搐,嘴里吐着血沫,那张扭曲变形满布鲜血泥污的脸倒有几分熟悉••••••司机像是被判了死刑一般青灰着脸蹲在一旁•••没有人围观,大家都忙着自己赶路。我长嘘一口气,掏出手机拨了110••••••我想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听到警笛声,我才释然点起一根烟继续自己路程。抽烟的感觉真好,只是吞云吐雾之间觉得更加冷,心都仿佛冻结了。人生命的脆弱让人总是惴惴不安的胡思乱想••••••我下意识地裹紧了厚厚的棉袄,尽管背心已经被刚刚惊魂一刻的冷汗湿透。

到了公司最惬意的事就是到食堂吃一顿热腾腾的早餐。开工第一天,一定是有些特别的。虽然城市禁鞭三令五申且深入人心,可是这依旧挡不住万炮齐鸣满地红,一路过来就不绝于耳。走进公司大院,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让人振聋发聩•••走过硝烟弥漫的笼罩,呼吸都变得失去了节奏。走进食堂却空无一人。后勤的人都在大院门口迎接领导的第一天上班,这里自然不会有那经济实惠早餐。听同事说早餐将在上班后开放,那时作为底层的我们是不能再进餐了。我摸摸空空如也的腹部,想想那MM飞起的瞬间,依稀间听她发出了一声尖叫,只是在急促的车笛声中显得不是那么突出•••••胃口绝对是全无的。我又点上一颗烟,舔一舔冰冷僵硬的唇有些神不守舍地走向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同事热情激烈的迎接让心里温暖了一阵。互道新年快乐虽然已经成为此时的一种习惯,可是这简单且意味深长的沟通交流让人振奋。那是一种祝福,发自内心的。说心里话很想拥抱大家,特别是那个年轻的小助理••••••好想找个可以被安慰的肩膀。心中的不安让我总是有些发抖。她注视我良久,笑道:年过的也太透支了吧?脸色煞白!咯咯!我白了她一眼,太年轻总是让人不放心,不知所谓!殊不知我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那MM起飞的距离与我不过一米多一点而已。我依稀觉得她是为了避开我才拐向那一边••••••

准点到班算是件吉事。似乎一时大家都找不到上班的感觉,一个小时过后,大家还在八卦过年的趣闻轶事。男人不停散烟,女人带了大包的零食糖果特产。貌似一个茶话会正在盛大举行。当厂长进来时,大家都浑然不觉。意外的是厂长并没有呵斥大家这样荒诞的工作态度,相反点了颗烟和大家八卦在了一起。几个年轻的开始吓得不轻,见是同道中人,不觉如鱼得水。一会,主管生产的副总走进办公室•••直到他搂住我的肩,大家才发现他的存在。厂长干咳几声,办公室内顿时鸦雀无声,空气顿时凝固。副总一副笑脸道:大家新年好!过年有谁回去相亲了?闻此言仿佛冰封解冻,春水清流,大家都活跃起来,都纷纷指我••••••

我一脸尴尬不知如何反驳•••副总一脸关切,握着我的手:要抓紧呀!我弱弱点头,心里鄙视那些那我开涮的家伙。

转眼过十点,大家并没有结束八卦的兴致。车间的主管级也加入了茶话会。副总在接了个电话之后,忽然正色道:大家整理一下,一会集团大佬们过来拜年!厂长闻言忙往窗外看,指了指楼下:已经到了。

大家都有序的走到门口选择好适合自己的位置等候检阅。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大佬们踱着方步走进办公室。我忽然感觉自己有些耳鸣,视线也觉得模糊起来,人分不清,声音听不清晰,只是强打精神咧嘴笑着迎合着着领导们••••••


生命的意义随笔[蓝剑军团]

好不容易等领导走了,我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忽然小助理从座位隔板那头探出头调皮地问道:真的回去相亲了?相了几个?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想如何训她几句,她却安慰道:看你满脸乌云笼罩,印堂发黑,看来出师不利!不要气馁,还有机会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小手还拍拍我的肩膀。一脸老江湖的颜色。

我白了她一眼:啥时候请我吃饭?

她一哆嗦,缩了回去,甩下一句: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要吃巴西烤肉,最贵的那种。我不依不饶。

这死妮子啥都好,就是不会看脸色,外加几分孤寒(小气)。刚来就被她敲诈,说好吃我三顿后请我吃最贵的巴西烤肉。结果每次去还还邀上一大帮同事海吃海喝,美其名曰孤男寡女吃饭格局太张扬,不利于工作环境的净化。无所谓,即便吃过三回后也没有再要求她回礼,其实何止三回。毕竟一个刚刚毕业的丫头片子经济能力有限,加上我也喜欢热闹,这点倒和厂长合拍了。

偶尔一次无聊问她啥时候请,她支吾半天:现在正在搞减肥计划,经济拮据,要再等一等!我一下子仿佛不认识她一样,审视她半天。看她一副弱不禁风,没有几两肉的样子居然还减肥?我干笑了笑:再说吧!不急!谁想到一等就是半年。

不一会,她发信息给我:正在筹划,不久成行,不要叫别人。我疑惑:?她倒是实际:开支太大,承受不起!我大笑:为何我请你叫一堆人?她弱弱地答:安全第一!我鄙视道:去死!我要叫整个办公室的人去!她崩溃,哀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摇头这种搞笑的性格,倒有几分可爱:不许再提相亲的事,否则吃的你生不如死!她回复:我很乖的!

好容易到了中午,我感觉透不过气来。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征兆在翻腾。早饭没吃,早就饿得四肢无力了,却一点也没有想吃的激情。摸了摸越来越冰冷的脸,身体的热量已经远远不够支出了。实在难以取舍,最终还是去了食堂。

今天来吃饭的人并不多。按惯例熟稔的人会坐在一起聊天。

饭菜其实不错我却如同嚼蜡,强行咽下后有些反胃。一旁的几个人见我如此都有些被感染,眼神里都充满不屑:有这么难吃吗?

我干笑一声,继续嚼蜡。忽然有人调侃小助理:你的梦中情人呢?咋开年也没看到人?

小助理没有尴尬反而来了劲头:是哟?怪想她的。所谓梦中情人是小助理和一票男生在食堂选出的“堂花”。小助理一向以男生自居。那“堂花”我见过,是有几分青纯俊俏,嘴角有颗黑痣,据说是艺校毕业的,会跳肚皮舞••••••

隔壁部门的一个同事忽然挤了进来:听说了吗?“堂花”出车祸了,真叫个惨!飞起来几丈高,当时就香消玉损了。大家惊讶错愕!我顿时呆在那里,脑海里迅速回想那个被车撞飞的MM的所有可以扑捉到的细节。应该就是她了,八成是的。

生命的意义随笔[蓝剑军团]


我忽然呕吐起来••••••

下午,我没有上班,请了个病假。我一个人在雨雪中走着,努力地想让自己平静下来。该死,居然不知不觉中到了那个发生车祸的路口。一切如故恢复了常态,只是地上一小滩血迹还清晰可见。我不太希望那“堂花”已经谢了•••按照惯例,车祸重伤会就近就医的,前面不远拐弯就是一个三甲医院。鬼使神差一般我走进了医院,希望能够找到她,希望她还活着,仅此而已;我知道她伤的不轻,但只要还活着我心里会舒服一些。

我居然看到了那个肇事的司机,虽然是匆匆一眼,不过他太好记了,秃顶,几根头发搭过“地中海”,我们习惯称之为“过桥米线”。此时他身边跟着警察。我尾随他们上了三楼的手术区。手术室门口围满了人,估计是家属,见祸主来了便都红着眼睛要开扁。那场景倒是令人多了几分心酸。我静静地站在楼梯口默默地看着,听着••••••

手术室的们终于开了,医生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出来只说了一句:脱离危险!

所有人都仿佛松了口气,那司机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诡异的笑了,不过比哭还难看••••••

我裹紧衣服吹着口哨下了楼,当务之急去找个吃饭的地方,我很想喝几杯!



生命的意义随笔[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