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四十二章 冷炮

龙之传奇 收藏 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URL] 班长唐国伟警惕地看看吉普车,打了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头顶上的五爪天线摇曳几下也静止下来。 张国富见到吉普车,顿时莫名兴奋起来,压住嗓子道:“少平,这是苏联的嘎斯吉普,和我们的北京吉普一模一样。” 杨少平没吱声,盯着这辆小型军车握紧了手里的56式冲锋枪。这显然是某个越南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班长唐国伟警惕地看看吉普车,打了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头顶上的五爪天线摇曳几下也静止下来。

张国富见到吉普车,顿时莫名兴奋起来,压住嗓子道:“少平,这是苏联的嘎斯吉普,和我们的北京吉普一模一样。”

杨少平没吱声,盯着这辆小型军车握紧了手里的56式冲锋枪。这显然是某个越南军官的座驾,一个农村小乡是不可能拥有如此奢侈的装备的,但木薯林里并没有战火蹂躏的痕迹,如此完好无损的车辆为什么会丢弃在这里呢?难道有什么机关埋伏吗?

但有一点很清楚,吉普车打横停放,将贯穿村庄的小路出口挡住了,必须将其挪开,否则后续部队的通过将会遇到不可预测的麻烦。

张国富见杨少平不动声色,又凑过来低声道:“少平,如果车没坏我就能开动。”杨少平轻轻嘘了一声,示意不要发出动静。

张国富的反应杨少平一点都不奇怪,这位入伍前家境条件就很优越的小公子哥,对车的理解认识自然和他这个从乡下爬摸滚打出来的农村兵不可等同而语。

唐国伟皱起眉头思索一会,和班副李向阳交换过眼神,然后一摆头。李向阳会意,举起手臂揸开五指,带领小组成员四下散开,迅速潜入木薯林形成半包围状态。杨少平刚要跟上,却被唐班长叫住。

见外围警戒完毕,唐国伟一挥手,带领第二组人员开始向吉普车走过去。敌情不明,侦察兵们不敢大意,个个枪托抵肩以瞄准姿势步步逼近。

这是辆有些眼熟的轻型越野车,双门后座,帆布蒙顶,尖头圆灯,车身两侧还各挂有一个轮胎……粗略扫瞄几下,感觉和部队指挥员乘用的北京212吉普车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张国富的判断没有错,它就是苏式的嘎斯69型轻便吉普车。

不过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它的驾驶座的左侧车门竟然是半开着的。

周国超见车上空无一人,想打开车门探个究竟。唐班长喝止道:“不要急躁!”随即靠近车边警惕地审视着这部在越军中颇有地位的座驾。

突然他鼻息哼了一声,有点不屑。

顺着班长注视的方向,杨少平看到一枚造型有些奇特的手榴弹安放在驾驶座下面,卵形钢面弹体,拉火环置顶裸露,既不同于我军74式手榴弹,也不像越兵短柄手榴弹,但瞅着有有点模糊概念。

杨少平想起来了,它应该是枚美式M26型手雷,越境前的特训中就已经听过讲解,这玩意是美国佬在越南丛林战场上的常用家当,对越南游击队的丛林小股突袭战术有很大威胁,据说越战中消耗量极大,撤退时被越南人民军缴获的也为数不少。

但一枚引而不发的手榴弹,对侦察班来说是不可能产生什么威胁的。新兵训练有两项是最基本的步兵课目,一是轻武器射击,二是手榴弹投掷,哪有当兵的不会打枪投弹?如果小越南想用这点东西来设置机关的话,那未免也太小儿科了,难怪班长刚才嗤之以鼻。

滕林啐了一口,大模大样伸手就去摘弹。唐国伟急忙喝止:“猴子,你他妈找死!没看过《地雷战》啊?!”

滕林有些不以为然道:“老哥,这点破玩意我还对付不了啊?你说咋办吧?”

唐国伟斩钉截铁道:“是个诡雷,炸了它。”

两个冒烟的手榴弹被丢进丢入吉普车,一声爆炸过后,又引发了另一声更加猛烈的爆炸,黄烟滚滚,嘎斯吉普转眼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唐国伟用884步话机向一连连指做了战情汇报,指挥侦察班继续前进。

穿过木薯林,又是丘陵山地,在经过山林边一处荒废干涸的稻田地时,上空传来了“嗷—嗷—”的恐怖嚎叫,从头顶呼地飞越过去,感觉像婴儿在啼哭。

走在前头的张海洲立马止步,回头吼道:“班头,炮弹!”

唐国伟仔细聆听片刻,镇定道:“是远程榴弹炮,大家不用慌,继续保持队形前进。”果然声音越发微弱,最终消失在了天际,大家暗地里松了口气,继续警戒前行。

不一会头顶又传来了震荡波,尖啸声怪异,“嘘——啪啪啪!”

唐班长脸色大变,几乎和班副李向阳同时大喊道:“防炮!卧倒!快!!”

训练有素的老兵们反应迅捷,带枪就地扑倒。新兵周国超动作有点迟缓,张海洲眼疾手快,扑倒时顺势勾他一脚,周国超连扑带摔被撂倒在地上。

“轰—轰—”

两发炮弹一前一后相距几十米落下,爆炸声如晴天霹雳,旋即掀起的漫天泥土如同暴风骤雨般击打过来,几乎将他们活埋。

杨少平耳朵隆隆鸣响,头皮阵阵发麻,刚要抖落身上的焦土,抬头发现一个大弹坑森然出现在眼前,一眼望去足有四米宽三米深,着弹点离自己竟然还不到十米。弹坑边插着好多块呲牙咧嘴的弹片,因为爆炸高温炙烧的缘故有些泛白。

穿甲弹?60迫击炮?还是40火箭筒?再回头看看,另一发炮弹落在路基下荒废的田野里,轰出的弹坑更加巨大,大小足有半个篮球场,掀起的黑色深层泥块呈放射状喷射,毫无疑问,这是颗大口径榴弹炮或者重型迫击炮!

一颗152mm加榴炮重七八十公斤,挨上一颗就会报销一个排,如果两个落弹点再靠近些,侦察班将无一幸存!

杨少平心跳狂乱,大汗淋漓。

前面传来班长唐国伟的报数呼叫,战友们一一应答。老天保佑,大家都在,也没听到任何痛苦的呻吟!

见头顶没动静,大家准备起身,唐国伟大喝道:“别动,再等等!”

张国富不顾一切爬起来,脸色苍白道:“班长,快走吧,再不走又要挨炮了!”

班副李向阳恼怒道:“你懂个屁?趴下!炮兵观察员就躲在山旮旯着看呢!”

张国富一激灵,立马趴下。

又过了三分钟,见依旧没有动静,唐国伟这才猛地跃起,喝令道:“快,马上穿越火线!”侦察班在崎岖的荒野地弯腰俯冲一阵,刚刚抵达树林边缘,身后又传来了几声连续大爆炸,脚下大地在一波紧接一波的冲击波中战栗着。

一个不祥的念头跳入上杨少平脑海:妈的,这炮弹邪门了!

果不出所料,唐国伟回头怒不可遏道:“王八蛋,这帮鬼特工要敢露面,老子第一个宰了它!”

张国富有些吃惊:“班长,这是越南特工干的?”

不仅张国富,就连杨少平也感到意外,越南特工什么样子谁都没见过,但印象之中神出鬼没的越南特工不过打打黑枪搞搞埋伏爆破而已,怎么摇身一变成为炮兵了?

李向阳牙齿咬得咯吱响:“不是他们是谁?妈的像狗一样追着来,看见电台天线就呼叫炮火攻击,**它奶奶的……”

杨少平明白了,这炮弹确实长眼睛了,这耳目就是越南特工队,他们藏匿山林田野,专盯着有八一电台天线的部队,一有发现便呼叫炮火攻击。越南炮兵也很狡猾,调整射击诸元后并不急袭,等炮击目标以为没事了放松警惕,又劈头盖脑一顿钢铁倾泻,炸你个措手不及人仰马翻。

这是个特殊的战场,没有前方后方,也没有箪食壶浆通风报讯的老百姓,敌人无处不在,鬼魅般如影随形,让你昼夜惶惶不安,怒火中烧却无处下手,直至精疲力尽。跟自己的影子作战是残酷的,也是痛苦的,想要从这个血腥的战场上走下来,就必须了解对手要比了解自己更加清楚!

进入山林没多久,步话机就传来连指紧急通知。班长唐国伟随即下达命令:“侦察班隐蔽待命,准备接受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