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10月21日凌晨二时三十分,毛泽东在发给彭并告邓、洪、韩、解的一封电报中指出:


“截至此刻为止,美伪均未料到我志愿军会参战,故敢于分散为东、西两路,放胆前进。”

“……估计伪首都、伪3两师要七天左右才能进到长津,然后折向江界。我军第一仗如不准备打该两师,则以42军的一个师位于长津地区阻敌即够。42军的主力则宜放在孟山以南地区(即伪6师的来路),以便切断元山、平壤间的铁路线,钳制元、平两地之敌,使之不能北援,便于我集中三个主力军各个歼灭伪6、7、8等三个师。”

“此次是歼灭伪军三几个师,争取出国后第一个胜仗,开始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会,如何部署,望彭、邓精心计划实施之。”

“彭、邓要住在一起,不要分散。”

毛泽东同时还指出,“这一仗可能要打七天至十天时间(包括追击)才能结束,我军是否带有干粮?望鼓励全军,不惜牺牲,不怕艰苦,争取全胜。”


一个小时后,21日凌晨三时三十分,毛泽东又给十三兵团司令部发来一电,询问情况并且明确指出:


“邓华并告彭及高:

你们是否已前进?我意十三兵团部应即去彭德怀同志所在之地点,和彭住在一起,并改组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以便部署作战。

现在是争取战机问题,是在几天之内完成战役部署,以便几天之后开始作战的问题,而不是先有一个时期部署防御,然后再谈攻击的问题。”

在电文最后,毛泽东又强调,“你(指邓华)和其余同志率必要机构即住彭处为宜。”


邓华拿电报给洪学智看,他满脸焦虑地说道:“我的老哥呀,你说怎么办?毛主席连来两封电报,催促我们与彭老总合在一起,研究近几天内就开始作战的问题。可是我们找不到彭总呀!这样下去要误事的!”

洪学智眉头也皱成了一个老大的疙瘩,沉吟了一会儿,他果断地说:“应立即把电报精神通知四个军三个师,让他们都知道毛主席的指示精神,使部队都做好迎敌作战的准备。现在看来,毛主席的意图很明确,在运动中做好歼灭伪军三个师的准备。42军的作用很重要,他们主要是打阻击,不使东西两线敌人联成一体,即不让美10军与美第8集团军联手。至于与彭总合到一起,那还得等他的消息。”

邓华在电报上签了字,交给作战处副处长杨迪,交待他立即通知各军。

初冬的夜晚,寒意逼人。半个小时后,21凌晨四时,毛泽东又给彭、邓发来一电,指示在战役部署上:


“请注意控制平安南、平安北、咸镜三道交界之妙香山、小白山等制高点,隔断东西两敌,勿让敌人占去为要。”

同时,毛泽东还指出,“敌人(对我军电台)测向颇准,请加注意。”

“熙川或其他适当地点建筑可靠的防空洞,保障你们司令部的安全。”


虽然远在北京,但毛泽东在中南海彻夜研究着朝鲜半岛的形势,审时度势,高瞻远瞩。

因志愿军出国第一仗关系重大,10月21日凌晨二时半到四时,仅仅一个半小时之内,毛泽东连发三电,指示十分明确具体,甚至连细节问题也不厌其烦,提醒志司注意,并指示彭德怀和十三兵团领导:放弃原定计划,改取从运动中歼敌的方针,并选定南韩第6、第7、第8师为歼击目标。同时指示十三兵团领导机关立即与彭德怀会合,并改组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

邓华等人立即按照毛泽东三个电报的指示精神,研究了我军的作战部署,等待一旦与彭德怀联系上,就立即向彭德怀报告,请他定夺……

10月21日下午将近四点时,彭德怀所住的茅屋外传来了汽车声 ——崔伦的电台车终于找到了大洞村。电台车刚刚刹住,崔伦就一跃而下,杨凤安和两个警卫员飞奔过去,杨凤安着急地喊道:“哎呀,你可算是来了!怎么搞的?彭老总都快急死了!”

“先是走错了路,后来又走不动,到处是逃难的老百姓!”崔伦双眼红肿,疲惫不堪。

见到崔伦,彭德怀喜出望外,他握住崔伦的手:“你可算来了,你不来,我彭德怀就成了聋子、瞎子了。我给你说呀,你几乎误了我的大事!”

“路上……”崔伦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彭德怀手一挥打断了他的话:“知道、知道!安全就好!你赶快开机,我要马上报告情况!”

一阵忙碌之后,电台装好了,彭德怀立即发出了他入朝以来的第一份电报,致电毛泽东并告邓华、洪学智:


(一)本日(21日)晨九时,在东仓、北镇间之大洞与金日成同志见面。前面情况很混乱,由平壤撤退之部队已三天未联络上。咸兴、顺川以南已无友军,咸兴敌人是否北进尚不明……。

(二)友军在长津附近有一工兵团和坦克团,德川、宁边大道线以北有第四师,肃川有第四十六师,博川有第十七坦克师,均系新兵,如敌继续北进,势难阻止。

(三)目前应该迅速控制妙香山、杏川洞线以南,构筑工事,保证熙川枢纽,隔离东西敌人联络是异常重要的,请设法集中部分汽车,速运一个师到妙香山、杏川洞线构筑工事,保障侧翼安全和江界后方交通线。如我军能确实控制熙川、长津两要点,主力即可自由调动,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击东西或西面之一路。

(四)请邓、洪、韩三同志带必要人员速来我处商筹全局歼敌部署,解沛然同志率余留人员随部队跟进。


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彭德怀控制妙香山的想法竟与毛泽东在电报中的指示不谋而合!

在离大洞不远的北镇附近的山林中,邓华和洪学智两位司令员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彭德怀的消息。注意到沿途路上逃难的北朝鲜老百姓拥挤混乱的人群以及人民军已经撤到鸭绿江的现实,两位将军的担心更加严重 ——我军与敌军已经犬牙交错,战场形势十分混乱,他们为彭德怀的安全捏着一把汗!

一直到10月21日下午,他们终于在焦灼的等待中接到了彭德怀的电报。因为韩先楚已经随40军军部到前面去了,难以联系到,故第二天中午,邓华、洪学智迅速赶到大洞,与彭德怀见了面,大家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他们和彭德怀立即开始研究、调整战役行动计划。随后,邓华和洪学智即先行赶往彭德怀、金日成刚刚商定的志愿军司令部驻地,北镇西北三公里处的金矿 ——大榆洞,并通知参谋长解方率兵团机关也赶到大榆洞集结。

在和彭德怀一起对战局问题作了进一步的研究后,金日成将自己的卫队留给了彭德怀,随即匆匆赶往中朝边界一带整编朝鲜人民军北撤部队。

就在这一天,志愿军政治部发布了政治动员令,动员令指出:打好出国第一仗对于今后朝鲜战局的发展和我军在全世界的威望至关重要。敌人最怕和我们近战,只要我们大胆地切断敌人后路,插到敌人后方去,越接近敌人,敌人就会越害怕,飞机大炮就会失掉作用。动员令号召全体指战员发扬勇敢顽强的战斗精神,保证首战获胜,转变朝鲜战局,为祖国争光。

远在中南海的毛泽东运筹帷幄,思虑缜密。

10月23日,毛泽东给彭德怀发来了一封很长的、指示十分具体的电报:


彭并告高:

二十二日戌时电悉。你的方针是稳当的,我们应当从稳当的基点出发,不做办不到的事。

朝鲜战局,就军事方面来说决定于下列几点:第一是目前正在部署的战役,是否能利用敌人完全没有料到的突然性,全歼两个、三个甚至四个伪军师(伪三师将随伪六师后跟进,伪一师亦可能增援)。此战如果是一个大胜仗,则敌人将作重新部署,新义州、宣川、定州等处至少在一个时期内不会来占,伪首都师、伪三师两个师将从咸兴一带退回元山地区,而长津可保,新安州、顺川两点是否可保也可能成问题,成川至阳德一段铁路无兵可守,向我敞开一个大缺口。在现有兵力的条件下,敌人将立即处于被动地位。如果这次突然性的作战胜利不大,伪六、伪七、伪八师主力未被迅速歼灭,或被逃脱,或竟固守待援,伪一、伪首都师及美军一部增援到达,使我不得不于阵前撤退,则形势将改到于敌有利,熙川、长津两处的保守也将发生困难。

第二是敌人飞机杀伤我之人员,妨碍我之活动,究竟有多大。如果我能利用夜间行军作战做到很熟练的程度,敌人虽有大量飞机仍不能给我太大的杀伤和妨碍,则我军可以继续进行野战及打许多孤立据点。即是说,除平壤、元山、汉城、大邱、釜山等大城市及其附近地区我无飞机无法结果外,其余地方的敌人都可能被我各个歼灭,即使美国再增几个师来,我也可各个歼灭之。如此便有迫使美国和我进行外交谈判之可能,或者待我飞机大炮的条件具备之后,把这些大城市逐一打开。如果敌人飞机对我的杀伤和妨碍大得使我无法进行有利的作战,则在我飞机条件尚未具备的半年至一年内,我军将处于很困难的地位。

第三,如果美国再调五个至十个师来朝鲜,而在这以前,我军又未能在运动战中及打孤立据点的作战中,歼灭几个美国师及几个伪军师,则形势也将于我不利;如果相反,则于我有利。

以上这几点,均可于此次战役及而后几个月内获得经验和证明。我认为我们应当力争此次战役的圆满胜利,力争在敌机干扰下仍能保持旺盛的士气,进行有力的作战,力争在敌人从美国或他处增调兵力到朝鲜以前,多歼灭几部分敌人的兵力,使其增补赶不上损失。总之,我们应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

毛泽东

十月二十三日(阅后付火)


毛泽东甚至精细谨慎到了提醒彭德怀看后将电报烧掉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