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二门 出师北伐:从镇南关到山海关的纵横捭阖 第六章 决战贺胜桥

映鉴如水 收藏 0 1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北伐第二期先湖北后江西的方针既定,国民革命军预备分三路向北推进,第二军、第六军仍掩护右翼,于攸县醴陵一带监视江西。第四军、第七军、第八军、第三十九军和第十六军部分组成中央军沿武长线推进,直捣武汉。左翼集结于常德,预备向鄂西长江上游推进、截断荆州、掩护中央军的左翼,同时与贵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北伐第二期先湖北后江西的方针既定,国民革命军预备分三路向北推进,第二军、第六军仍掩护右翼,于攸县醴陵一带监视江西。第四军、第七军、第八军、第三十九军和第十六军部分组成中央军沿武长线推进,直捣武汉。左翼集结于常德,预备向鄂西长江上游推进、截断荆州、掩护中央军的左翼,同时与贵州和湖南相呼应,避免吴佩孚孙传芳暗中拆台,由三十九军和十六军各派出一个师担任这一任务。

而实际上左翼和右翼的作战任务并不重,最激烈的战场在于中央军。而中央军的作战计划中,中央军内的右翼由第四军担任,自平江攻击,至湖北崇阳一线,东与监视江西的第二军第六军呼应,西与第七军协同。中央军的中路,从浯口一路攻击,至湖北咸宁一线,攻贺胜桥,直指武昌,由第七军、第三十九军和第十六军部分组成。中央军的左翼由唐生智的第八军以及张冲独立师担任,右翼与中央军中路联络,左翼警戒长江湘江江面。第四军、第七军、第三十九军和第十六军部分组成的右纵队,由李宗仁担任纵队指挥。而第八军和独立师组成的左纵队,自然由唐生智兼任。

丁娴鹤安排张冲独立师于唐生智的左纵队中,因为汨罗江在左纵队攻击之处水深不易强渡、很可能延期渡河而在中路已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才渡河坐收渔利,在这一路安排太多部队会贻误战机,而坐收渔利的事情她现在有意安排给张冲,因为以后要让张冲在两湖这一带呼应贵州为滇系发展巧妙运筹。拼实力最大的地方,正是右纵队,她对自己和范石生的部队不偏不倚,尽管自己及自己所在的集团对范石生是既提防且排挤,但她不愿意让上级的利益矛盾波及普通士兵的生死及利益,而处处保持公正,哪怕为之被龙云责怪也坚持保持公正,这是作为指挥官的必要素质。因此,需要堆砌实力硬拼的地方贺胜桥,就有第四军、第七军、第三十九军和第十六军部分共同作战。

第一线的汨罗河会战中,第四军突破平江的坚固防御工事与地雷电网,攻下平江,敌军守将自杀而部队纷纷溃退,第四军衔尾穷追,向前推进。第七军与第三十九军第十六军分路向沿河配备的敌方兵力发起攻击,击退敌方攻势后徒涉过江,占领浯口,并分路绕过吴佩孚军设置雷区而迅速占领滑石滩等据点随后占领吴佩孚军要隘张家碑,要隘被占,吴佩孚军无法再守遂纷纷后退,北伐军不给敌军整顿收容机会,遂下令衔尾追击。

追击吴佩孚军之时进入山地作战,广西、云南军队皆来自西南山区惯于山地作战,而吴佩孚北军多来自平原地区,于山地作战往往不辨方向,山地四处有吴佩孚军溃兵流窜,多数被北伐军包围缴械。

山地追击战之后,左纵队因第四军追击敌溃兵时先头部队已超过第七军,遂以第四军推进汀泗桥-咸宁一线切断武长线以断敌退路,并攻击退守于汀泗桥的吴佩孚军,第七军一部分协助第四军攻击汀泗桥,汀泗桥一战,以一团夜间渡河攻敌不意直插敌后导致敌军自相混乱,汀泗桥未经激烈战斗即被北伐军攻下。而第七军及第三十九军第十六军主力自咸宁推进贺胜桥,并与是时自北方南下的吴佩孚精锐在贺胜桥展开决战。

此时蒋介石、白崇禧等亲至咸宁督战。对于吴佩孚在贺胜桥集结十万兵力亲自督战,以纵深配备修筑临时防御工事,并配以山炮、野战炮等数十门,主要阵地设于桥前高地,吴佩孚军与北伐军所集结兵力皆为双方精锐决战在即这一情况,北伐军高级将领召开会议作出战略部署。

因贺胜桥西临斧头湖,难以展开兵力,吴佩孚军在贺胜桥东的兵力配置为大部。会议部署,第七军自咸宁东北出贺胜桥以东,第四军攻贺胜桥正面,第三十九军第十六军右与第七军联络左与第四军呼应而协同作战、注意友军互相联络支援不被切断,以上各路以李宗仁为总指挥;第八军自嘉鱼渡江攻汉阳以包抄敌军侧背,几路同时进攻,展开决战。

担任贺胜桥正面攻击及贺胜桥东部攻击全线的第四军、第七军、第三十九军第十六军同时出击,李宗仁、张发奎、丁娴鹤、范石生等亲至前线督战。贺胜桥一带极多可徒涉的小湖沼及小湖沼间的波状地,而小丛植被多障碍视线,可见度极低,督战中无论己方敌方行动俱难掌握。吴佩孚以重火力一齐向北伐军轰击,可见度低即盲目攻击大范围火力覆盖,阵地上一片火海,督战的高级指挥官亦置身于火海与弹片纷飞中,双方都拼上了底,一时间战场状况极度激烈。

北伐军在能见度低的情况下,按照战术原则,冲击敌方各部接合间隙处,以求突破敌方薄弱点。而吴佩孚军亦试图冲散北伐军的相互联络呼应,以图各个击破。三十九军与十六军右连第七军、左连第四军,在敌军预备冲散第七军左翼或第四军右翼的情况下,丁娴鹤捕捉战机迅速调动三十九军与十六军数次与友军共同形成对敌迂回包抄之势而歼灭敌军不少力量,灵活调动以解友军之围,而吴佩孚攻守战术都非同寻常,发现了这一情况,与丁娴鹤较上了劲。吴佩孚发现丁娴鹤随机应变灵活调动、常形成迂回包抄这一点,即想办法改变战术,要切断丁娴鹤所部的呼应,让她可互相救援的几方变成可各个击破的几处。丁娴鹤自然也发现了吴佩孚的这一企图,随时趁吴佩孚的阵势变化集中优势兵力攻击,终究没让吴佩孚占到上风。随后北伐军相互配合,冲散吴佩孚阵地,在北伐军子弹不足并且后方供给不足、督战的白崇禧要求各军向前冲锋拼刺刀的情况下,冲破吴佩孚防线。

随后,第四军向贺胜桥正面发起攻击,吴佩孚军以机枪向第四军疯狂扫射,第四军将士英勇无畏向前冲杀,吴佩孚军无法抵挡。吴佩孚纵布下军法队与大刀队于桥边不许退却过桥,并且对溃退官兵杀无赦、手刃退却的旅团长数十人,亦阻挡不住溃兵向吴佩孚军阵地反冲锋而溃败过桥。

北伐军取得贺胜桥之役的决定性胜利,吴佩孚残部退守武昌,北伐军即准备向武昌发起攻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