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四十六章:南下的苦果(一)

likangjiang 收藏 11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在中央果断率领红一方面军离开巴西、包座继续北上之时,张国焘却不顾中央的再三劝阻,连电命令红四方面军南下,从而造成了一、四方面军北上、南下的分裂局面,更是给红四方面军带来了无法预料的重大损失。由于张国寿长期以来在红四方面军搞家长制的统治,无人敢违抗他的旨意。接到南下命令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在中央果断率领红一方面军离开巴西、包座继续北上之时,张国焘却不顾中央的再三劝阻,连电命令红四方面军南下,从而造成了一、四方面军北上、南下的分裂局面,更是给红四方面军带来了无法预料的重大损失。由于张国寿长期以来在红四方面军搞家长制的统治,无人敢违抗他的旨意。接到南下命令的红四方面总指挥XU向前,陷入极度的矛盾痛苦之中。他凭窗远眺,黄昏时分,天空阴云密布,纷纷扬场的麻麻细雨使视野一片模糊。主席与他告别时的情形不断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弄得他烦燥不安。

主席亲自起草的那份《中央为执行北上方针告同志书》,XU向前看了又看,在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他小心翼翼地将这张油印的纸片折好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心情十分沉重,正如他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然而,那两天我想来想去,彻夜难眠,忍不住偷偷哭了一场。我的内心很矛盾,一方面,几年来自己同张国焘、陈昌浩共事,一直不痛快,想早点离开他们。两军会合后,我对陈昌浩说,想去中央做点具体工作,的确是心里话。我是左思右想,盘箅了很久,才说出来的。另一方面,右路军如单独北上,等于把四方面军分成两半,自己也舍不得。四方面是我眼看着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大家操了不少心,流了不少血汗,才形成这么支队伍真不容易啊!分成两半,各走一方,无沦从理智上或感情上说,我都难以接受……我想,是跟着中央走还是跟着部队南下呢?走嘛,自己只能带上个警卫员,骑着马去追中央。那时,陈昌浩的威信不低于我,他能说会写,打仗勇敢,又是政治委员。他不点头,我一个人是带不动队伍的,最多只能悄悄带走几个人。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和部队在一起,走着看吧!这样,我就执行了张国焘的南下命令,犯了终生抱愧的错误。

红一方面军北上后的第三天,XU向前、陈昌浩率领右路军中的四军、三十军掉头南下,重返松潘大草原。此时的大草原,阴云密布,寒风凛冽,深秋的肃杀气氛更增添了这次艰苦行军的悲剧色彩。徐总指挥牵着马一言不发地顶风步行,官兵们的情绪也十分低落,他们虽无法了解事情的真相,但对上面的“瞎指挥”却非常不满,沿途议论纷纷:“为什么不跟党中央北上,而要到草地里折腾来折腾去呢?”“你看,这草地一眼望不到边,能走出去吗?”……

深入草地没多远,突如其来的寒潮使气温聚然下降。浩渺沉寂的草地,满目萧瑟,枯黄的荒草在寒风中发出呜呜的呼声,如魔鬼的号角。更困难的是粮食快要吃光了,饥饿将成为首要的敌人,而第一次过草地时的主要食物一一野菜和青草,剩下的更为稀少。饥寒交迫,成千上万人的行军队伍在草地上行走,居然悄无声息。部队进入那种软绵绵的地带,许多人产生了一种仿如梦境的不真实感。在灵魂脱离现实的时侯,很多人走着走着突然倒下就再也起不来了。在路边用树枝搭成的“人”字棚里,堆满了无法掩埋的尸体。

九月十五日,张国焘主持召开了川康省委扩大会议(史称阿坝会议)。阿坝额尔登寺院的大殿里的光线很暗,弥漫着浓郁的香火味,出席川康省委扩大会的省委委员,红军总部、工会、青年团、妇女部、儿童团的干部约一百多人。会场旁边挂着一条横幅,上书:“反对毛、周、张、博向北逃跑”。张国焘端坐在大主持平日向喇嘛讲经的位置上,开始了几乎持续一整天的长篇讲话。

张国焘确有几分表演天才,极富煽动性,讲到动情处,居然会声泪俱下。他颠倒黑白地污蔑Z共Z央北上抗日的正确方针是“机会主义”,“右倾逃跑主义”;自吹他的南下方针是“进攻路线”。为了说明其正确性,他指着背后喇嘛庙经幡上的一些藏文经符,唾沫横飞地高声说:“有的人说,在少数民族地区,言语不通,土地贫瘠,文化落后,无法建立苏区。难道这些不是文化吗?这些不是文化是什么呢?你们中自以为文化高明的,那就念给我听听,上面写些什么?”

在张国焘的蒙蔽和煽动下,听了一面之辞的与会者情绪激昂,到处是指责和谩骂声。说“什么北上抗日,完全是逃跑主义”,“北上是右倾逃跑,是错误的!”“坚决跟随张主席南下!”此时,参加会议的朱老总在个别人的煽动下,成了围攻的中心。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跟着质问道:

“ZU德同志,你必须同M泽东向北逃跑的错误划清界线!”

“你必须当众表示态度,反对M泽东、Z恩来、洛甫他们北上抗日的错误路线!”

……

朱老总盘腿坐在一个浦团上,面对横飞的唾沫和一根根点来的手指,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缓慢而坚定地说:“党中央决定北上抗日是正确的。现在日本侵占了我国的东三省,又将魔爪伸进华北,我们红军在这民族危亡的关头,应当担负起抗日救国的重任。我是个共产党员,参加了中央会议,举手赞成过这一决定,我不能出尔反尔,反对中央的决定。我与M泽东同志从井岗山会师以来就在一起,我是完全信得过他的。人家都叫‘朱毛、朱毛’,都以为朱毛是一个人,朱怎么能反对毛呢?”

张国焘见朱老总不支持他,转过来又要刘总参谋长表态。LIU伯承坦然地说:“我同意北上,中央毛儿盖会议是正确的。从全国形势来看,北上有利。你们南下是要碰钉子。向南去,就会碰到薛岳和川军,打得好可以蹲一段,打不好还得转移北上。”朱、刘的表态,给张国焘当面泼了一瓢冷水。张国焘见势不妙,只好要大家表态,草草通过了他炮制的决议。

随后,张国焘发布了《大举南进政治保障计划》,宣称要“大举向南进攻,消灭川军残余,在广大地区内建立根据地,首先赤化四川。”并提出一个蛊惑人心的口号:“打倒成都吃大米!”于是,近10万大军按照张国焘的意志行动,这位权欲熏心、踌躇满志的野心家俯视着脚下浩浩荡荡南下的部队,一种满足感、成就感浮现于脸上,感觉到现在应是黄袍加身的时候了。

十月十五日,卓木碉,这个鲜为人知的边陲小镇,将在Z国G产党历史上出现一个绝无仅有的重大事件。这一天黑得特别早,卓木碉白莎刺嘛庙阴森的大殿里充盈着紧张的空气,殿外朔风怒号,树木发出尖厉的啸声。五十多名军以上干部齐聚在这座最大的喇嘛庙里开会,几盏酥油灯悬挂于大殿四周,昏暗的灯光给阴沉的大殿更增添了一种神秘诡异的气氛。张国焘端坐在大殿左侧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中央,开始了长篇发言,他从中央红军撤离中央苏区讲起,说中央红军之所以没有粉碎敌人的第五次“围剿”,被迫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转移,不是军事路线而是政治路线出了问题。但是,中央不但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指责红四方面军犯了路线错误。红四方面军的南下是战略进攻,中央的北上是被敌人的飞机大炮吓破了胆,是对革命前途完全丧失了信心,只有坚持南下才能最后终止中央的退却。中央竟然发展到“私自率一方面军秘密出走”,这样的中央已经是一个“威信扫地”的中央,一个失去“领导全党资格”的中央……

最后导出了张国焘心底渴望己久的目的:“我们应该仿效列宁与第二国际决裂,而成立第三国际的办法,组成新的临时中央!”

这一说简直是石破天惊!大殿里的空气都凝固了。参加会议的XU向前后来回忆说:“人们都傻了眼,就连南下以来,一路上尽说中央如何如何的陈昌浩,似乎也无思想准备,没有立即表态支持张国焘。会场上气氛既紧张又沉闷……”

张国焘要朱老总、LIU伯承表态,结果朱、刘二人都不支持他。张国焘见事已如此,便匆匆宣布了“临时中央”名单,以多数通过的名义,形成了“决议”。至于“临时中央”主席,当然是张国焘自己。更有甚者,他在往后给中央的电文中,竟狂妄地宣称“已用Z共Z央、少共Z央、Z央政府、Z央军委、总司令部等名义对外发表文件”,同时又要Z共Z央改用“党北方局、陕甘政府和北路军”名义,“不得冒用党中央名义”,还要Z共Z央将各种组织状况报告给他,由他批准。真是鬼迷心窍,狂妄到了顶点。这在Z国G产党的历史上,无论内部的争执对立多么激烈,从来没有人试图另立一个中央。而张国焘就成了这绝无仅有的一个。

十月七日清晨,意气风发的张国焘签署了《绥崇丹懋战役计划》的作战命令。于是,红四方面军分成左、右两支纵队沿大金川两岸夹河南下。张国焘紧勒马缰挺立于大金川的山岭上,俯视着滚滚向南的大军,一股掌控天下之气油然而生。在他看来,这支经过雪山和草地的严峻考验的疲惫之师,在“打到成都吃大米”的口号下,犹如注射了一支兴备剂,精神为之一振,很快就恢复了英勇善战的本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