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间谍:特工在民国很给力 第四卷 第五十三章 二流子带的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副司令,你怎么骂人!我们牺牲这么大,你还~~~”张武“委屈”道。


他这一说,立即引来很多人的同情,不少人还拍了下桌子,狠狠向张武瞪去。


“都干什么,这是开会,谁拍的桌子,滚出去!”安贝见气氛一下紧张,忙“装”大哥样骂道。


“这个,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问题会后继续沟通,下面进入正题,由参谋长来对闽东剿匪演习中的单兵作战和战术水平以及指挥能力等进行讲评”唐忠恰到时机的发言道,他也知道张武的伤兵多就应该立功受奖的理由实在荒缪,心里的脾气并不比罗佑的小,肚子里早就在骂娘了,但却没有表现出来,这个帮派组成的队伍,在军事思想上虽然走在世界前沿,但价值思想上却停留于帮派的兄弟义气,以感情作为评价一切的筹码,像张武这样的团死了这么多弟兄,自然能得到众多兄弟们的同情,而且他们在军事目标上的打击确实是效率来讲最高的,幸好第六团放走了很多山寨的重要土匪头领,评审会在把6团的成绩在考评榜上的排名往后靠时才能说出理由,没想到这个张武团长自己打了这么糟糕的仗,竟然还想抢第一,真是~~~无语,但既然兄弟情上他站了上风,自己这个东北军来的外来户自然得站在旁边,用司令的名义硬压兄弟之义必然会遭到天下会帮众班底组成的天下军抵触,谁说的军队帮派一家亲,你以为天下军是国民党和洪门这些帮派的混搭啊,天下军里只有帮派,没有军人;用大哥的口气教训他们这些兄弟又不买账,天下会只认安哥和帮里的堂主,而司令部里以唐忠、罗佑这些高官在天下会里的位置很尴尬,不仅没有职务,而且没有归属,相比之下那些师级以下单位的天下会军官要么在天下会有着大佬身份,最起码是某个堂口的弟兄,在军队里能够相互照应,能够形成派系,将唐忠、罗佑这些高级军官架空。所以唐忠颇有自知之名将自己打造成一副职业军人模样,对帮派的事敬而远之,自然也包括军队里帮派上的事敬而远之,帮派是由兄弟之义组成,相关兄弟之义的事自然是帮派里最大的事,而还有什么比兄弟的死亡算是兄弟义气里的最大事,亏得有罗佑这样很拿自己当副司令,又不怕激起众怒的角敢于军事高于一切发表一切言论和做一切事,代自己对张武这样的兄弟中吆三喝四,军事上十足草包的人给力地发表评价,唐忠很满意,也不会惹得帮派不高兴,安哥不高兴,安贝有意削弱他的权力的状况对唐忠这样在土匪起家的东北军里处处受到排挤的人并不陌生,从一个闽东集团的总司令居然没有所管部队甚至司令部军官的撤换权就可看出。


“咳咳,这个,我来对本次演习的作战情况做一下具体说明”参谋长刘云听了颇为尴尬地说道,尴尬很有原因,军不犯帮的潜规则专门动脑筋出谋划策的刘云不会傻到像罗佑那样处处得罪人,给自己埋下很多隐患,虽然他曾今也是个很有主意的军官,曾今在上海天下枪队保卫战抵抗日军大队来犯的训练基地防御战中,不顾安贝原先作战的部署,处处设防,拖垮日军再集中火力歼灭的方针,而是作为第二防线的指挥官,“擅自做主”带着第一防线退下来的步枪队和第二防线的所有枪队队员向日军发起反冲锋,直到把鬼子消灭干净,而避免了呆在原地被日军飞机大炮掷弹筒的强大火力攻击!但这次战斗的结果安贝却既不褒又不贬,态度暧昧得很,使他对军队“当家作主”的热情大为减低,更何况直到他现在贵为闽东集团军司令部参谋长也没当了家和做了主了。本来作战计划的事是参谋长的事,但却被唐忠“抢”了过去,而把作战情况的讲评这块硬骨头留给了刘云,刘云心里当然亮堂的很,作战计划只是书面文章,评高评低不痛不痒,但具体点名道姓的说哪个哪个团单兵作战能力低,哪个哪个团指挥能力差,或者哪个哪个团战术配合好,会上的团长只要听的一点不满意都是要拍桌子较真的,这些考评的核心项目就是团长的脸,还有谁比当时封建残余文化在曾今青帮份子的蒋光头兴起新军阀大搞封建统治而复辟下的国人更爱面子的。把人家脸贴金了人家觉得是理所当然,人家跟你这个天下会里没有什么名分的刘云又没什么堂口之交,不会觉得你是在照顾他,评低了不管你说的再有理,面子上的事已经有了疙瘩。在主席台上坐着的安贝看刘云的一脸苦相不禁好笑,当时把那些东北军官挖到天下军枪队里担任教官,并担任主要“官职”,这民国封建文化还很盛的大环境下,又是老师又是长官的,自然会深得人脉,甚至会架空安贝这个天下会大哥的位置,所以在一开始安贝就没把枪队里有高职务的唐忠以及他引荐来的东北军官再往天下会里安职务,目的就是想以帮派来限制枪队高职务人员的权力。这个做法一直到闽东集团军的新建,十万大军还不稳定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改变,而且还在军队的人员任免上,极大限制了唐忠、罗佑、刘云等高级将领的权力,让他们领导上处处磕碰。放心吧,我又不是蒋总裁,要对你们搞什么分权制衡,但我会是戴笠~~~,但是不会让你们不舒服的戴笠。“先来说几个好的典型,首先要提一下的是第三团,部队指挥性强,各基层单位令行令止,毫不拖沓,没有很多团下的连级单位出现的指挥不到位,士兵瞎打枪的现象,永泰县的土匪所盘踞的区域,有着山势高大,地形狭窄,山道众多,土匪的山寨据点众多,并且相隔甚远,有的达到几个山头,三团分散封锁山路的单位也因此被复杂的地形切割在各个区域,但三团的兵却散而不乱,虽地处各方,但仍能配合作战,统一行动,小到一个班,大到一个连,都体现出了各级单位强大的指挥性,指挥性指标,满分十分,三团获得9分;此外,掷弹筒开路,机枪火力压制,手雷开路,步兵冲锋的基本打法都配合得不说天衣无缝,但动作连贯,一起呵成;正面佯攻,侧面进攻等战术配合也做得很到位,因此十分满分的战术配合也给9分;士兵的作战水平上,心里素质高,没出现临阵怯场手脚慌乱甚至晕倒等很多作战团出现的情况,作为第一次参加真刀真枪的新兵队伍来说,实在难能可贵,而且战斗中的军事动作,扑到、匍匐前进等基本军事动作很是熟练,射击、投弹、掷弹筒掷弹,都发挥出了较高水平,无论是杀伤性打击,还是战略上压制,都很到位,十分的单兵作战能力项目,给8.5分。这是战斗情况中比较优秀,各方面也比较有代表性的作战团;在说说一些表现比较差的团,点名批评第七团,士兵上阵,乱轰轰一堆,打起仗来,别说战术配合,就连最基本的火力的相互配合上都有问题,打攻坚战时,居然出现端着机枪冲锋,蹲在地上用冲锋枪做火力掩护的情况,第七团团长张明军,作为天下会枪队的老根底,你几时见过我们天下会打仗是这样打的,还是你打仗时就是这样干的,我们看走了眼,让你当上管领1000多人军队的团长!指挥性上更是一塌糊涂,居然出现掷弹筒在要进攻的土匪山寨前站了三个小时,步兵才摇摇晃晃赶来100多人,还是分属不同营不同连不同排甚至不同班的绝对混搭,你应该跪着给俘虏来的土匪烧高香,感谢他们怎么不冲出来把你那些孤零零的掷弹手杀光!”。


“参谋长,我们的团兵源差”张明军听了刘云的数落,颇为委屈的答道。张明军是帮派里的老油子,吃喝嫖赌无所不干,偷鸡摸狗样样精通,尽管资历老,帮会中却没有什么职务,谁敢把事情交给这样一个人管啊,天下会的帮众也不太看得起这人,所以他在军队里也没什么派系支撑,故而刘云敢这样骂他,不过,他的这种作战,也的确该骂!


“兵员差!能有第十团的兵员差?!人家第十团的兵拉出来不是我吹,一个打你第七团两个!这是我很保守的说法!!”刘云骂道。


“参谋长,我对你刚才对第三团的指挥性的评分小有疑虑,据说三团有一个班在执行封路命令时,竟弃职守不顾,去打土匪的山寨,请问参谋长,这算是指挥性强么?还请参谋长对此作出解释,只有参谋长的评价公正,我才能甘愿戴起七团战斗水平差的评价,否则不好回去向兄弟们解释!”张明军慢悠悠地说道,他在天下会里混的差,但脑子并不差,在天下军中立了很多战功,那帮美国来的军事人员给他的评价全是优等,否则也不会让这样的二流子进入闽东集团军兵源最好的第一师做团长,但他人虽当了团长,心思却不在军务上,一门心思吃喝玩乐,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的下级军官自然也不会好好带兵,所以这支没经受过很好训练的团进入战场上才会仗打得乱七八糟,还好张明军没带好兵却很会打仗,步步为营的打法使得他那群垃圾士兵凭着上好装备虽然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创下闽东集团军剿匪时间最长的记录,但也打下了有600多土匪分守的三个山寨,否则受伤的士兵一定不会比第五团少,如果像第五团团长马力那样指挥的快速打法,说不定会是全军覆没!他现在收到批评,明知理亏,但却想把注意力转移到刘云评价的漏洞处,好以对方评价的不公正来掩盖自己的失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