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五十一

wujin794793160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王晓福走上前去,向崔志星说了他们的想法。崔志星想了好久,半晌没有开口说话。 帅红英有些不耐烦了,着急地问道:“催同志!你的意见呢?快说说看啊!” 电台难找,出山也不安全,怎么能让女同志去冒险?崔志星考虑了一会儿,道:“我看这样吧,我跟王排长化装成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王晓福走上前去,向崔志星说了他们的想法。崔志星想了好久,半晌没有开口说话。


帅红英有些不耐烦了,着急地问道:“催同志!你的意见呢?快说说看啊!”


电台难找,出山也不安全,怎么能让女同志去冒险?崔志星考虑了一会儿,道:“我看这样吧,我跟王排长化装成伪军,先去找找,找不到咱们再想办法。”


王晓福听了连声赞成。帅红英道:“这不行!”她的口气显然不容商量,接着道:“现在是打仗,要分秒必争。就是找到气象站,也不能全都搬过来吧。电台零件你们又不懂,找不回来耽误了时间怎么办?要去,我们一起去!”


小李当然赞成帅红英这个意见。王晓福辩不过帅红英,半开玩笑地说道:“看你这张豆子嘴,叭啦叭啦的,尽成了你的理。咱们都坚持自己的意见,那就叫领导们决定吧。”

事情僵住了,只好去找队长和指导员了。


帅青山和向旭东听过他们汇报的情况,感到很为难。目前看来,整个战局肯定又有了大的变化,恐怕时间要拖长,战斗的艰巨程度要增大。


挺进支队跟上级联系已经中断了三十多个小时,要是报话机再修不好,肯定要误大事。让他们去吧,万一丢掉一个,就是弄回来了电台,到时候也将是个废物;如果不让他们去,这个任务别人又很难完成得了。怎么办呢?


山峰顶上的月光显得分外明亮,寒风阵阵,如同钢针一样刺着人们的脸和手。同志们期待地瞧着队长和指导员,周围静得连人的呼吸都能听得见。


崔志星说道:“这样,我提个意见大家看看吧。”


帅青山道:“好哇!你讲吧。”


崔志星提出来让小李、帅红英和自己装扮成老百姓,王晓福带几个战士装扮成伪军,远远地保护着;大家先设法混进气象站,要是遇上了危险或特殊情况,装扮成老百姓的就躲开,装扮成伪军的就上去对付。


他这个主意不错,帅红英和小李听得满口赞成。王晓福也拍着胸脯说道:“没问题!领导上就放心吧,哪怕豁出我这一百几十斤——”顿了下,他指着帅红英和小李道:“也不能叫敌人伤着他们一根汗毛。”


帅青山点了点头,带着默许的口气问道:“小向,你看怎么样?”


向旭东想了想,道:“那就让他们试试吧。”他又再三嘱咐崔志星和王晓福道:“你们可得多加小心,千万要保护好他们,道理我就不多说了。”


事情决定以后,王晓福、崔志星、帅红英、小李,还有二班的几个战士,按照预定的计划,从西山悄悄出了大沟。


看着他们渐渐走远,帅青山和向旭东回到了洞里。向旭东怎么也睡不着,一件又一件事情在他头脑里盘旋着,当然,想得最多的还是王晓福、崔志星他们几个带队出沟的事情。电台零件能不能搞到手呢?要多久才能回来?他们会不会有伤亡?向旭东特别不放心的就是帅红英了,她是女同志,还从来没有担负过这样的任务。向旭东觉得时间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看看手表,实际上才不过一个小时多一点儿。


他决定不睡了,准备趁天亮前去看一看受伤的同志们,向旭东刚出了洞口,卫生员梅赞斌正好迎面走了过来,道:“指导员,你要去哪里?我正想找你的。”梅赞斌说着话,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噘着嘴递了过来,道:“你看看吧,这是副队长要我交到你和队长手上的。”


向旭东把纸条接过来,转回身走进洞里,打亮了手电,见纸上是赵汉根的笔迹,铅笔字愣是密密麻麻写满了一整张。


纸条上的大意是:这次狙击战时间应该会拖长,建议队部务必注意保存有生力量,注意节省弹药,工事别忘了还要再加固一下。信的后边提出两个建议——一条是重伤员都要求参加战斗。不能站的,坐着也能射击;就是躺在地上,两只眼睛也可以监视敌人。另一条是,瞅准战机,派人出沟主动袭扰打击敌人,支队不能光在原地被动挨打。


信的末尾是一长串歪歪斜斜的亲笔署名,头一个用铅笔写的三个大字是:“赵汉根”。

这确实是一封跳动着重伤员一片赤诚之心的意见书。从这些恳切而质朴的语言中,能看到革命战士强烈的责任感,也体现了他们对党的事业的深厚感情!


向旭东看了信,心里非常激动,呆呆地站在当地没有说话。


梅赞斌拽了拽他的袖子,苦着脸说道:“指导员,你说说副队长吧,我对他有意见。”


“哦?怎么回事?”向旭东这才回过神来,望着卫生员问道。


梅赞斌道:“副队长他身上负了那么重的伤,自己不好好休息,还鼓动别的伤员闹着要参加战斗。我不让他黑灯瞎火地在那里写,他不但不接受,还跟我急,把我剋了一顿,说我不关心战斗。指导员!我不关心战斗吗?我想不通。我恨不得拿着枪上沟口去跟敌人拼命,也不愿背这个红十字包包啊。”


梅赞斌在西山的一个较大的洞子里,专门照顾重伤员。工作不管多忙他倒不在乎,只是身边什么都不凑手,连同志们想喝口热水也不容易。


在洞里烧水,烟呛得人们直咳嗽;想在洞外烧吧,白天飞机不断,夜晚怕露火光。还有,在雪地里呆久了,很多战士都发生了严重的冻伤。梅赞斌只是一个半生不熟的卫生员,看着这样的伤情,心里又难受又觉得对不住同志们。有时他真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可是又怕影响到伤员的情绪,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咽,还得装着笑脸去安慰别人。他又愁又烦又困,可这些又能跟谁诉说呢?现在,跟指导员面对面站着,他不由得将心里的烦恼全都竹筒倒豆子般地抖露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