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佩服周恩来的原因:总理讲道理 讲信义

skytiantian 收藏 0 364
导读:核心提示:在送别田中的酒会上,周总理对高岛说:谈判时我们对你讲了一些难听的话,其实我们也很想有你这样能干的懂法律的人才啊。 正是这样的讲信义、讲道理,使得日本人十分服膺周总理。所以周恩来总理凌晨召见日本使节,对方很感动:到底是大国领导人,工作这么辛苦。要是软实力不足,同样半夜召见日本使节,对方可能觉得是故意羞辱他,拒绝前来。然后事件升级,或许一直闹到美国官员私下劝说日本。

本文摘自:《南方周末》2010年10月21日第F30版,作者:吴澧(作者为旅美学者),原题:《周恩来的对日软实力》


讲信义,讲道理,日本人佩服周总理


笔者在上期“自由谈”(《南方周末》10月14日文章,《给日本来点软实力》)中话道:“其实中国和日本有着文化渊源的共通性,对日外交,中国人应该有一些美国人不具备的优势。”这一点,在1972年9月的中日建交谈判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到最后一场谈判,联合声明文字已经敲定,双方主要谈文字之外的默契。联合声明并未明言日本与台湾断交,中方担心日本政府拖延,或以某种形式让台湾继续保留官方机构。日本方面担心的则是,中国政府会不会输出革命,驻日使领馆会不会成为日本左派武装团体的后勤部。当时,受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一批自称“赤军”的左派年青人在日本搞武装革命,多次与警察枪战,并制造爆炸事件。在这互有疑虑的气氛中,周总理慷慨地说:我们重建邦交,首先要讲信义,中国有句古话,“言必信,行必果”。周总理当场写下这六个汉字,交给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田中立即说:日本也有同样的话,“信为万事之本”。他也用汉字写下这句话,交给周总理。


这在古人那里,几乎就是歃血为盟了。歃血之后就是兄弟,共赴汤镬在所不辞。用《三国演义》里刘备的话说起来,甚至是“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现代人当然不至如此,但对周总理那一代,这仍然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至少这是一张见券即兑的字据:若有食言情事,你拿这张纸条来,唯我周恩来是问!


换了对面是美国人,效果就不会这么好。美国人可能要求写下具体保证事项。但日本人也是读《三国演义》的,与中国人有着文化渊源的共通性,所以田中心领神会,当下作出对等反应。事后,双方也确实遵守了默契。日方甚至快刀斩乱麻,在联合声明签署仪式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就当场宣布与台湾断交。


虽然结局圆满,但联合声明的谈判并不顺利。争执的一大焦点是日方不同意在联合声明中写入两国结束战争状态,因为中国政府所不承认的旧金山和约体系,是以国民党政府为交战方和缔约方的。周总理对此很生气。那么日方是怎么辩解的呢?


当时的日本外务省条约局局长高岛益郎作了个长篇发言。抽出其中基本的逻辑联系,简直就是个几何证明———西方的系统构造,包括科学、法学、语言学和文学批判理论等,说到底都是以欧几里德几何系统为模板的。高岛认为:如果日本承认大陆政府为作战方,那就否定了旧金山和约体系;而盟军当局将权力回归战后日本政府的法律基础是旧金山和约体系,日本政府不能自我否定;如果日本政府否定自己,那么即将签署的联合声明也就跟着无效;这样一份自我否定其法律基础的声明将通不过日本议会的质询。


按通常习惯,一定是指责高岛“无耻狡辩”,然后给他上一堂从鸦片战争到钓鱼台撞船的历史课;讲课完毕再庄严宣布,在原则问题上“决不退让”。当时确实有人讲了类似的话,但周总理选择绕过这个问题。他高屋建瓴地指出:这个问题要寻求政治解决,而不是法律解决。周总理到底是绝顶聪明的人,他显然意识到,高岛的说法在逻辑上是自洽的,法律上很难驳倒。最后,在联合声明里,条文中用的是结束两国间的“不正常状态”———英语将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称作normalization(正常化),条文说法倒也与国际接轨。而在前言里,则用了个无行为主体被动句,“战争状态的结束,……将揭开两国关系史上新的一页”。这样,双方都能接受。


在送别田中的酒会上,周总理对高岛说:谈判时我们对你讲了一些难听的话,其实我们也很想有你这样能干的懂法律的人才啊。


正是这样的讲信义、讲道理,使得日本人十分服膺周总理。所以周恩来总理凌晨召见日本使节,对方很感动:到底是大国领导人,工作这么辛苦。要是软实力不足,同样半夜召见日本使节,对方可能觉得是故意羞辱他,拒绝前来。然后事件升级,或许一直闹到美国官员私下劝说日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