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二十三曲:[蛇女之死]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薛鸶羽微红的小脸说不出的妩媚诱人,但我哪里有心情欣赏,一边在心里惊诧着薛鸶羽修为进展真是他奶奶的变态的快,似乎已经在我之上了,一边还要想理由看怎么才能蒙混过去,所以,脸上陪着笑说道:“薛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也很想你的,只是事情太多一时走不开。”看到薛鸶羽微微撅起小嘴,一脸不悦的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薛鸶羽微红的小脸说不出的妩媚诱人,但我哪里有心情欣赏,一边在心里惊诧着薛鸶羽修为进展真是他奶奶的变态的快,似乎已经在我之上了,一边还要想理由看怎么才能蒙混过去,所以,脸上陪着笑说道:“薛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也很想你的,只是事情太多一时走不开。”看到薛鸶羽微微撅起小嘴,一脸不悦的面色,我急忙又接着说道:“我原想处理完太平门的事情,就立即回去九头烬蛇山看你的。却不想,你先来看我了,我真的很高兴!”

薛鸶羽咯咯一笑,抬起头轻皱柳眉,美眸含情娇媚无限的望着我,疑惑道:“是么?你这混小子,净会说些好听的话来哄我,我才不要信你这小鬼头的甜言蜜语!”但又随即轻叹一声,娇笑道:“小鱼儿,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小嘴儿也甜的紧。明知是假话,但姐姐心里还是好欢喜。”

我头上冷汗直冒,急忙表明立场:“没有!没有!我从不在薛姐姐你面前说假话的,我说的都是真话,我是真的很想姐姐你的。”但心里却暗暗郁闷想着,我会说谎话小嘴甜似涂了蜜,这还不都是被你这女魔头逼出来的。

薛鸶羽花枝乱颤娇笑不断,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眼中媚态尽显,嗔道:“小鱼儿,你还敢再骗我。那好,姐姐我听人说啊,如果一个人说的话是真的,那他的心就是红色的,否则就是黑色的。姐姐我要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若果真是红的,姐姐才会相信你。”

我一听这话,顿时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心里叫苦连天,暗骂不知道是哪个人在薛鸶羽面前乱嚼舌根子,看来自己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要知道薛鸶羽别的没什么,就是特别较真,只要别人说的话让她产生了疑问,她肯定会弄个清清楚楚,而她一旦说要干什么,也会不择手段的达成目的!

我心里大骇之下,急忙想要脱身,大叫道:“薛姐姐千万莫要听人胡说!人的心都是红色的,哪里会有黑色的?!”就在我说话闪躲的这几息之间,我们二人便已经拆了几十招,更是行了数十里。天地都变了颜色,整个天空都阴沉下来,狂风呼呼大作,沙石飞走,滚滚乌云密布遮天,电闪雷鸣,轰轰作响。

薛鸶羽蓦然停下身影,用莲藕玉手捂住小嘴,清澈的眸子里波光流动,咯咯笑道:“是么?小鱼儿,那为什么你小情人儿的血是绿色的?心也是墨绿色的?”狂风吹起她棕红色的长发,就像一团燃烧着的烈火随风舞动,而她那本来就不多的金黄色衣衫也随风飘飘,更是遮不住她让人鼻血狂喷的曼妙娇躯了。这时一道紫色雷电从天斜劈直下,照亮了整个天空,更是将她玉光流动的肌肤照耀的纯白似雪,一时间薛鸶羽便如一朵出水芙蓉,在阴暗之极的天地间悄然绽放盛开。

我也急急顿住身影,苦着脸朝薛鸶羽委屈道:“哪有?我可没有什么小情人。”但看着薛鸶羽似笑非笑亦嗔亦怒的绝世容颜,我的心里一疼,蓦然想起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碧绿色曼妙身影。心里一紧,我急忙大声问道:“你说的可是蛇女洛黛姬?”

薛鸶羽用手轻轻抚了抚似火狂舞的棕红色长发,白了我一眼,咯咯笑道:“好啊,刚才还不承认自己有了小情人,转眼间却又说出了人家的名字。小鱼儿,你还敢说你没有小情人?”言罢又咯咯笑起来,她笑得花枝乱颤,娇媚之态尽露无余,但我却丝毫没有欣赏的念头,心里扑通扑通狂跳着,脑中思绪百转千回,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竟见到了洛黛姬,又把她怎么了。于是,心里焦急万分的我连忙问道:“洛黛姬现在在哪里,你把她怎么了?你快跟我说清楚!”

薛鸶羽看着我一副猴急模样,神情妩媚的娇嗔笑道:“好啊,小鱼儿,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坏小子!枉姐姐我一直想念你,不惜损耗精元强练‘雨龙御灵术’才能出来找你,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没想到你却在想别的女人~~~”

我心里的急躁几乎不能自持,没想到几年过去了,我依旧对她念念不忘。我沉下脸直直看着薛鸶羽,冷声问道:“洛黛姬现在到底在哪里?”

薛鸶羽依旧是一副不紧不慢气定神闲的模样,可电光闪起时照亮着她的绝美容颜却让我感到心惊恐惧!我知道薛鸶羽什么都做得出来,难道洛黛姬已经~~~我不敢再往下想,只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会的、不会的,千万不要乱想。

就在这时,薛鸶羽咯咯笑道:“小鱼儿,这是你第一次朝姐姐我发火呢。咯咯~~~你发火的样子还真是蛮可爱的。咯咯~~~”轻笑了一阵子,薛鸶羽又接着娇笑道:“可惜了,小鱼儿,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小情人了,她已经死啦!”

我一听到这话,顿时愣住,只觉脑中“轰~~~”的一声炸裂开来混沌一片,头胀胀的很难受,只剩下那句“她已经死啦~~她已经死啦~~”在脑中回荡,绵延不绝。我瞪大了眼睛直直盯住笑靥晏晏的薛鸶羽,便像傻了一般痴呆在了那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只感到心好痛好痛,痛到我难以忍受,痛到我心碎不止!我的身体也冰凉不已,双手似乎不听使唤般颤抖起来。我想到了初次见到她时她冰冷高傲的模样,我想到了她安慰我时温柔体贴的模样,我想到了她在我面前哭泣时无助怯弱的模样,我想到了和她拥吻后她霞飞双颊羞涩甜蜜的模样。洛黛姬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就像潮水般涌动着,突然在我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

我原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她,我原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乎她,甚至我原以为自己再见到她可以毫不犹豫的亲手杀了她,但是当我听到洛黛姬的死讯,我的心却好痛!我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在骗自己,我一直爱着她,从未停止过,也似乎永远停止不了了。她的身影已经刻在了我的心上,深入我的骨髓,除非我自己被毁灭掉,否则她就会永远存在我身体里,她已经变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红了眼睛死死盯住薛鸶羽,声音颤抖着问道:“她、她是怎么死的?”

薛鸶羽看到我伤心欲绝的模样,睁大了美丽的眼睛咯咯笑道:“被姐姐我挖出了心就死掉了哦。姐姐只是想看看她有没有对我撒谎嘛。不过,好奇怪哦,她的心可是墨绿色的呢。所以姐姐也不知道她对我到底撒谎了没有。可惜了,咯咯~~~”说着又捂起小嘴轻笑起来。

我看着笑的花枝乱颤一副可爱清纯模样的薛鸶羽,脑中一片空白,我没有想过要报复薛鸶羽,更没有想过要替洛黛姬报仇,因为我突然觉得洛黛姬的死也许是种解脱,对我,对她,都一样。

我如行尸走肉般呆呆立了好久,任凭狂风吹打在自己脸上暴雨浇淋在自己身上而丝毫不顾。良久我才回过神来,神情平静的看着薛鸶羽缓缓说道:“你不是想看我的心是什么颜色么?”说罢,我立刻一掌直直插入自己的胸口,生生将自己的胸口剖出一个口子,顿时血流如注,鲜红鲜红的血从我的胸口像喷泉般疯狂涌出,又喷撒到地上,蕴开生成一朵朵艳红似火的花,然而我却丝毫不以为意,身体的疼痛我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因为此刻我的心更痛!

薛鸶羽笑盈盈的看着我,面色丝毫没有改变,只是美丽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有些微惊于我的做法,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娇笑着看着我。

我忍着剧痛一点点将自己的心挖了出来,看着手中依旧在微微跳动的心脏,我全身说不出的轻松解脱,仰天大笑起来,声音直穿云端在天空中不断回响着。然而这时我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起来,透过云端我仿佛看到了洛黛姬的绝世容颜,她仿佛在向我娇笑着,我的耳边似乎也响起了她轻笑着叫我“傻鱼儿”的声音,一如当年我们两人一起在黑水之渊漫步水底时游鱼勾起她欢快的笑语,那声音不断地回荡在我耳边,唤起了我对洛黛姬无边无尽的思念。

终于解脱了吗?我在心里默默想着,神识渐渐模糊,终于晕死过去,再也没有了意识。你们说如果当时我若真的死了那该多好,就不会再有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直到现在始终牵挂着洛黛姬,用后半生所有的时间来偿还当年欠她的情债。

说到此处的百里靖鱼眼中竟然微微发红,声音也颤抖起来,丝毫没有半分绝世高手的模样,只是他那夜空般深邃忧郁的眼神,让人止不住为他对洛黛姬的深情感到眼睛发热、鼻子发酸,心里难受异常。

独孤婉儿听到此处早就已经忍不住拉着萧子邪的衣衫轻轻啜泣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嗔怒道:“死大叔,臭大叔,就会说些伤感的故事来哄人的眼泪,你挖出了心怎么可能会不死呢?就会骗人,呜呜呜~~~大叔最坏了,就会骗人~~~”

萧子邪知道独孤婉儿听到百里靖鱼的故事是过于伤感才说出这些话,其实她心里还不知道有多么同情百里靖鱼呢。所以,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搂着独孤婉儿轻轻拍打着她的纤背,安慰着眼前这个看似很坚强、内心却柔软无比的女孩,眼睛却平静的看着百里靖鱼,心里不禁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这个人,配得上和自己做朋友,但他似乎还是太优柔寡断了些,这是萧子邪心里在暗想的事情。

尺印竟也是眼眶微红,嘴里一直在低声念叨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的佛偈,但他圆溜溜的眼睛骨溜溜的看着百里靖鱼直转,光光的脑袋还时而不时的轻轻晃动两圈,模样说不出的傻气好笑,将眼前这肃穆感伤的一幕破坏了个干干净净。

过了好一会,独孤婉儿才在萧子邪的安慰下渐渐停止了哭泣,但仍抖动着双肩轻轻哽咽着,用她那哭成了核桃似的大眼睛注视着百里靖鱼,小声问道:“大叔,那你后来又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百里靖鱼听到独孤婉儿的问话微微一愣,眯起眼睛注视着微发亮的洞口,深深地叹了口气,神情凝重而又阴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