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二卷 血铸利剑 第三章 5

longai1974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URL]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呐。”任汉朝约纳斯呶了呶嘴,笑道。 约纳期看见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就有些糊涂:“你们搞什么名堂?又要拿我作试验品?我为鱼肉?你们为刀殂?” “NO,这就是金蝉脱壳计。”任汉卖着关子,说。 “快把你的计谋说出来,大家一块斟酌斟酌。”肖烈有些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呐。”任汉朝约纳斯呶了呶嘴,笑道。

约纳期看见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就有些糊涂:“你们搞什么名堂?又要拿我作试验品?我为鱼肉?你们为刀殂?”

“NO,这就是金蝉脱壳计。”任汉卖着关子,说。

“快把你的计谋说出来,大家一块斟酌斟酌。”肖烈有些急了。

任汉就如此这般地细细描述了一番。

约纳斯无奈地耸耸肩,两手一摊,半天才说出话来:“My God!我刚出狼窝,又要入虎穴了。”

话音一落,肖烈就率先爆笑起来,杜鹃也撑不住,大家全都稀里哗啦地笑了起来。

“日军不就是想得到约纳斯?制造国际舆论,给德国政府施加压力,以达到把德国军事顾问赶出中国的目的?我们就成全他们,只要他们肯出足够高的价钱,我们就与他交换。然后……”杜鹃说到这里,故意留个悬念,停顿不说下去,眼睛却饱含笑意地望向肖烈。

“我们的军费就得来全不费功夫。”肖烈接过话茬。

“这样,以我的名义给日军指挥官大羽三郎大佐写封信,提出交换条件。我保证,他们一定会乖乖地钻入我们的圈套。”任汉乐不可支地说。

“然后约纳斯可以给国民党写封信,告诉他们自己已被土匪绑架。”杜鹃说。

“对!可谓一箭双雕!”肖烈激动地把手往大腿上一拍。见在座的罗立、孟达等人还没明白过来,又解释道:“我们既可以借机敲国民党一杠,又可以敲日军一杠。”

大家你一个主意,我一个点子,七嘴八舌地说开了。这一阵子的热闹,大家个个都变成诸葛亮了。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我还想讲个问题,就是扩军的问题。”肖烈两手往下一压,清了清嗓门,说:“太原会战失败后,各路国军被打散,有很多军人流落敌后,如果我们派人收容他们,为我所用,这不就是很好的兵源?他们的作战素质总比新兵要强,是不是?”

“对!这个主意不错!”任汉连连表示赞同,“当时我们29军被打散后,我就象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四处流浪,做梦也想找到部队,有个安身之处啊。”

“大家留心,下山后注意明察暗访,遇上散兵散将,只管把他们带上山来。”肖烈说。

“带上来一个,人头值几块银元?”有人弱弱地问了一声。

“哈哈!这要因人而异,暂不奉告。”肖烈看了那人一眼,又说:“我肖某从来都是言而有信之人,不会亏待兄弟们的。”

“大家没什么事,就散了。”肖烈环顾了一下在座的各位,站起身来。

任汉、约纳斯、孟达等人先后散去,杜鹃故意落在人们的后面。罗立站在屋外等了片刻,不见杜鹃出来,有些闷闷不乐,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径自先走一步。

肖烈见杜鹃磨磨蹭蹭不走,心里便明白了几分。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肖大哥……”杜鹃欲言又止,低垂着头,一副羞答答的模样,与平日判若两人。

以前杜鹃一直以肖大侠来称呼他,如今肖烈听见杜鹃一声“大哥”,心里早已热乎乎的了,再看杜鹃这副羞涩的神情,心里面便明白了几分光景。肖烈想不到这个外表干练坚决,精明果断的女中豪杰也有柔情似水很女人的一面。

“有事吗?”肖烈多看了杜鹃一眼,痴痴呆呆地问。

“俺们一起走吧。”杜鹃含羞地瞟了肖烈一眼,两只手不安地绞在一起。

“嗯。”

一抹红晕悄然爬上杜鹃的面颊,她迈着轻快的脚步跨出了屋门。

夕阳染红了半座凤凰山,山上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镀上了一层金边,使得原本显得萧条的冬日变得生机勃勃起来。即将落山的太阳犹如一枚鸡蛋黄,美得让人动容。

杜鹃沫浴着夕阳的光辉,回头看了一眼相跟在自己身后一百米远的肖烈,嫣然一笑。她在一棵松树下站定,迎着夕阳,放开嗓门,纵情地唱了起来:

油菜花你就红来乔花来你就白

妹妹想哥哥无情呀啊个呀呀呆

山里那个藤儿树上啊个呀呀长

热心肝遇上个冷脸脸啊个呀呀呆

……

肖烈正听得出神,杜鹃的歌声嘎然而止,山那边传来回音:呀呀……呆……呆……

杜鹃瞟了一眼呆头呆脑的肖烈,扑哧一声笑了。

“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余音绕梁,什么叫三日不绝啊。”肖烈由衷地赞叹。

“难道你听到的只是歌声?没听出其它的?”杜鹃娇嗔道。大胆而热烈地看着肖烈。

“这……”肖烈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不知如何作答。

“咯咯咯咯……”杜鹃白了肖烈一眼,抛下一串清脆的笑声,独自走开了。

肖烈愣在那里,一直望着杜鹃娇美的身影在夕阳中远去,才收回目光。

妹妹想哥哥无情呀啊个呀呀呆

……

热心肝遇上个冷脸脸啊个呀呀呆

……

那天籁之声又从远方飘来,声音里含了些哀怨和惆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