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肖烈,杜鹃领着一路人马得胜而归。

“刀疤脸,你那个烟瘾戒掉了吧?”肖烈扫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刀疤脸,关切地问。

“报告司令,戒掉了。现在走路两条腿也有力气啦,但是饭量也比以前大多了。”

有人在低声地笑。

“一个活人不能被一个死东西管着。懂吗?”肖烈说。

刀疤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我交待你和罗立的事情办得怎样啦?”肖烈问。

“哎,我说大当家的,我带一路人马走遍了太行山区,腿都跑大了,那些大户人家,一听说是登记财物的,个个都唉声叹气,说,这兵荒马乱的,有点财物早被鬼子们和各式各样的兵们搜刮干净了。你听听那个口气,好像是嫌咱们来晚了一步。听得我心里面火苗直往上窜,大当家的,哦,将军,我看干脆把那条不许打家劫舍给废了。那些大户人家,哪个愿意自觉交税,还不如老子们抢来得快,来得痛快。”刀疤脸一路牢骚满腹地说个不停。

“这变抢为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呐。这太行山一带的老百姓被战乱害得田也不敢种,地也荒芜了,个个穷拖灰,拿什么来征?”杜鹃骑着那匹枣红色战马,不紧不慢地走着。

“颁布的军纪一条也不能违背!至于军饷,我们再另想办法。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不会坐以待毙。”肖烈锁紧了眉头,他一直头痛这个军饷问题。

“罗马?罗马来了?”刀疤脸好奇地问。听这个名字怪洋气的,莫不是又来一个约纳斯一样的救星?

“哈哈哈!”

“哈哈哈哈!”

肖烈仰天大笑起来。

杜鹃勒住缰绳,伏在马背上,笑得全身颤抖起来。

其他的人虽然也不明白罗马究竟是什么东西,但见杜鹃和肖烈都笑得岔了气似的,只当是个笑话,也附和着笑了。

刀疤脸知道自己出洋相了,神情有些尴尬。

“条条大道通罗马意思是:可以有很多种方法来达到同一目的。古罗马原是意大利的一个小城邦。罗马帝国为了加强其统治,修建了以罗马为中心,通向四面八方的大道……”肖烈骑着马,缓缓地走着,边给大家讲述这段有关罗马的历史。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下山,上山,一路上,大家没歇脚,饿着肚子走了几十里山路,回到凤凰山寨时,双腿已软得不听使唤。好不容易捱到吃饭时间,人人都像脚下生了风,赶着排在吃饭队伍的最前列。

“站好了,站好了,排好队别挤了。一个个来。”迎珠拿着饭勺,喊道。

刀疤脸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他动手搅了搅锅里的稀粥,阴阳怪气地说:“迎珠姑娘,这粥怎么越来越稀了啊?”

“稀粥稀粥,不稀怎么叫粥呢?”刀疤脸身后的一个士兵搭腔道。

“能照见人影了!一根筷子都插不住,这一碗下肚,还不能垫底呢。”刀疤脸不满地说。

“呃,我说你当过家没有?屎少屁多!有东西给你塞嘴巴就对得住你了。”迎珠骂道。赌气似地舀了一勺,倒进刀疤脸的碗里,故意把勺子弄得叮当作响。

刀疤脸横了迎珠一眼,端着碗,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的馍馍,狠狠咬了一口,转身正准备离开,一眼瞥见迎珠正横眉冷对着自己,霎时,一股无名之火噌地窜上心头,刀疤脸折转身,盯着迎珠,“啪”地一声把手中的饭碗倒扣在锅子里。“老子还不吃这猪狗食,受这份窝囊气呢!”

“不吃就靠边站!下一个!”迎珠不示弱地喊道。

刀疤脸阴沉着脸,脚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地上,凶狠地龇了龇牙,脸上的那道疤痕愈发地刺眼。他像一堵墙,挡住了后面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