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从肃清汉奸开始!!!

乔丹光光 收藏 14 680
导读:所谓汉奸:产自中国的内部蛀虫,吃里爬外,卖主求荣,“居中国而献其土,而轼其主,终卖其同胞”。盛产自日本侵华期间,其间汉奸人数大约三百多万,比日军侵华人马居然多出了一倍。当时留下来的汪伪《国民政府公报》洋洋二十大本,上面任命的汉奸官吏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如果把那些公报摞起来,足有一人多高。 但中国自古法不责众!虽然抗战期间和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先后颁布了《修正惩治汉奸条例》和《处理汉奸案件条例》,中共领导的各敌后抗日根据地也都参照国民政府的条例,颁布了自己的惩处汉奸法规,对汉奸进行搜捕、审判,一大批汉

所谓汉奸:产自中国的内部蛀虫,吃里爬外,卖主求荣,“居中国而献其土,而轼其主,终卖其同胞”。盛产自日本侵华期间,其间汉奸人数大约三百多万,比日军侵华人马居然多出了一倍。当时留下来的汪伪《国民政府公报》洋洋二十大本,上面任命的汉奸官吏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如果把那些公报摞起来,足有一人多高。


但中国自古法不责众!虽然抗战期间和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先后颁布了《修正惩治汉奸条例》和《处理汉奸案件条例》,中共领导的各敌后抗日根据地也都参照国民政府的条例,颁布了自己的惩处汉奸法规,对汉奸进行搜捕、审判,一大批汉奸卖国贼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但这批汉奸的数量仅为一小撮,战后俘获的两百多万伪政权军政人员,拜蒋介石所赐,基本被纳入各地地方政府和驻军,为的是准备内战。大部分汉奸轻松逃过惩罚,只不过将将皇军的制服改成了国民政府的制服。


建国后,对内战份子倒是清算了不少,但汉奸因为时间跨度和清算内战战犯而得以再次逃脱惩罚。近日老狗李登辉又跑到日本去出卖灵魂了,这杂碎就属于逃过清算的败类。


没有清算并不意味着汉奸真的已经消灭殆尽了,看近几年国内事件,汉奸文化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似乎不说出几句汉奸卖国言论,就是没有世界级的水准,就是反潮流,就是落后了。


看看近年来出现的公开发表的较有影响的汉奸言论:


马立诚,人民日报社主编,经典语录:“国家不可爱,何必要爱国;对日新思维;日本军队是爱好和平的,全世界人民都相信日本军队,中国的爱国者实际上是爱国贼乃最是精辟的!”

时殷红,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必须惩罚朝鲜博得美日谅解;中国必须让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销毁核武装,取信美国。”

庞中英,清华大学国际问题所研究员“学习日本,让美国保护中国;国家可以不要,但必须要人权;”

朱峰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 “上合组织已名存实亡;联俄抗美是愚蠢的,应该是联美日;美国对中国从来都没遏止过;中国应该无条件支持“美国”的反恐;美国士兵在伊拉克执行人道主义,我们应该同情。”

余桂圆国家中小学教材组编写组长 “为了日中关系,我同意删除狼牙山五壮士;岳飞根本不是民族英雄”

吴寄南上海国际问题所日本研究室主任 “我在贵国(小日本)住了很多年,它比我的祖国更美好 ;中日两国是兄弟,弟弟不过是揍了哥哥几拳,哥哥不能记仇;日本必将是世界的巨人,它在国际上发挥了许多重要作用,我们与其揭伤疤,不如站在一起,历史问题早已是尘归尘,现在提这个没用!日本货是日本货,不要把好东西都打上政治标签!”

外交学院周永生教授的新书发布会与众不同——大多数到场的记者和学者看不懂书的内容,因为这本书以中文写成后迅速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发行,国内没有相应的中文版本。他说:时机成熟时,中日关系应升格为“战略关系”上以中国和日本在东海专属经济区的“中间线”和中国主张的冲绳海槽分界线之间的中间线———“东中间线”为中日之间东海划界的分界线比较合理。这等于中国要让出一部分大陆架给日本。中方应当合理出让,合理退步,这才是解决东海划界争执比较公平、现实、合理的办法。

葛红兵,撰文称“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他认为,中国各地的二战纪念宣传,都是以“宣仇”为基本目的,这种宣仇式纪念和宣传只会让参观者内心充满仇恨。他说,“二战中,日本人酿下的恶果,不仅是日本单方面的责任,中国也有责任。”

汉奸现象不光体现在言论方面,而实际的卖国行动亦是近些年大行其道。比如

已经被抓的郭京毅,原来在商务部负责法规的制定和法律适用标准的释明,为外资在中国牟利;中核总经理康日新,也是因为用公款炒股,为外商牟利,“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財政部司長徐放鳴,原中央匯金公司7名董事之一,因涉嫌受賄(案件或牽涉外商)被雙規;2002年3月,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出台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中,将原禁止外商投资的城市供水首次对外资开放,现如今是水资源外资控制,水价涨声一片;和澳大利亚力拓的商务行为中已经逮捕了一些造成我国惨重损失的官员和香蕉人。。。。。。。



应该说抗战结束后对汉奸和汉奸文化的宽容和纵容态度使得中国这片热土并没有得到该有纯洁,因此才使得今天汉奸行为和言论大行其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喻权域先生,针对某些学者打着学术研究的旗号歪曲历史,建议全国人大制定《惩治汉奸言论法》。但这个提议立即遭到了诸多的反对和攻击,中山大学从事中国近代史研究的教授袁伟时的观点颇能代表一干人众的观点:这是一种荒谬可笑可怜的反言论自由,违反常识且违法!最后结论是根本不会被采纳。


结果证明袁伟时的“根本不会被采纳”的判断是对的。


那么,这种对汉奸叛国的惩治真的是违法和违反常识的吗?国内的就不会说了,先去看看被一些真汉奸看做民主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对叛国者的惩治:


法国在战后进行了一场对“法奸”的清算,戴高乐自己撰写的回忆录里记录10842名“法奸”被从速处死,法国政府调查质询了近百万人,约10万人受惩处;韩国连出三期《韩奸大辞典》,不仅将日据时期韩奸名单曝光,而且追讨其不法所得,不仅从名誉上,更从实际财产上彻底打击了“韩奸”,这场运动现在依旧没有停歇的势头。


对比明显,对于一个世界上出过最大数量叛国者的中国,几乎就没有一场像样的针对叛国者的打击运动。似乎这样就违反了社会发展规律一样。这种做法非常难让人理解。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今天汉奸言论猖獗,卖国行为普遍又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呢?不作为,还能指望汉奸自动杜绝的情况出现吗?


然而,在当今中国,汉奸现象又是个大问题:一方面如果大力打击汉奸,将会和国家稳定第一的基本原则相冲突,然而这个冲突,人民不怕,有些既得利益集团和位居高层的汉奸怕;而另外一方面,中华民族要崛起,必须要有一个直面国际利益冲突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汉奸的存在将给中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比如力拓案。


怎么办?


打不了人,就打打汉奸文化吧,这样总不会危及社会稳定吧??比如那些散布汉奸言论的葛红兵之流,砸了他的饭碗,封了他的家,别动他但限制出境,而对其汉奸文化进行传播的机构和个人将得到通敌罪的严惩。如此一来,汉奸文化没了生存和传播的土壤。毁其名,断其粮,让那些口下无德的汉奸无耻遁形,无处生存。


现在对汉奸的处理还有一个错误,将真正的汉奸行为以其他罪名代替,比如近些年一些涉外案件中,只追究了犯事中国人的行贿受贿等罪行,而闭口不提他们对国家利益的损害,我看不如对这些人加上一条叛国者,直接打成汉奸,让他们知道,涉外叛国就是和人民内部矛盾不一样。


小日本基因中不可根除的侵略性决定了将来中日一战不可避免,希望我们能汲取教训,别再出现昔日如此庞大的汉奸队伍。


不要惧怕运动,当前这个社会现状,道德沦丧,世风浑浊,也该动动了。中国消灭汉奸和汉奸文化,将会是一个长期的战斗,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希望全社会都形成共识,群策群力,及早开始。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