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许是幻听,但我就当真了

找抽泻火胀眼睛 收藏 90 1636
导读: 一个月前,我把一篇帖子发错了版面,就如它的题目“这话我们悄悄说”,点击43,回复7;本来就是想写给和我有共鸣的朋友的,因为那里有很多理不清的情绪,还有我一直不愿说明的态度。我想,少点人看也好。 可是一个朋友说“可以大声说嘛。”我知道他回帖是出于友情,未必赞同我的态度,而他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悄悄说。 快一个月了,我以为就这么波澜不惊,可是,周围忽然杂声四起。他们没有说我的帖子,说的只是一些滋滋润润,摇头晃脑的搞笑段子,那是男人们在一起不得不说的。可是,我好像觉得那冷枪暗箭是对我而来的,但是,我毕竟不熟


一个月前,我把一篇帖子发错了版面,就如它的题目“这话我们悄悄说”,点击43,回复7;本来就是想写给和我有共鸣的朋友的,因为那里有很多理不清的情绪,还有我一直不愿说明的态度。我想,少点人看也好。

可是一个朋友说“可以大声说嘛。”我知道他回帖是出于友情,未必赞同我的态度,而他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悄悄说。

快一个月了,我以为就这么波澜不惊,可是,周围忽然杂声四起。他们没有说我的帖子,说的只是一些滋滋润润,摇头晃脑的搞笑段子,那是男人们在一起不得不说的。可是,我好像觉得那冷枪暗箭是对我而来的,但是,我毕竟不熟悉这样的语境,我,也许是幻听。

但我就当真了,可是,我分不清他们是戏谑的搞笑还是恶意的嘲讽。关键是我以为他们是我的朋友,这是关键,至少我对他们是不怀恶意的吧。我后悔一时心血来潮去加什么群,我没有群聊的经验,于是我以为群就是一个以同一个声音说话的地方。

我与他们有什么不同吗?哦,有的,我有些神经质。以前没有,自从上了网取错名字装恶人以后就渐渐有了。我家乡的俗话“做了泥鳅就别怕泥糊眼。”我还以为自己可以变鳝鱼呢。可人家分明在说:你不是一个鳝类。这,也许是幻听。

但我又当真了。我在想,我是神马类?是啊,神经质的人难免对一切都神经,况且在这网络上,变化不定的网名,层出不穷的马甲,神经质的办法是全部反过来听,可是又怕病情加重,也不愿意误会了朋友,就想只说不听了。

也许我让他们幻听了,于是他们当真了。因为在那些冷枪暗箭里,有那么几抢,好像是指向我的那帖子的,我仿佛感觉到,他们有不容忍的态度。

我虽然人品不好,但是我做恶人有恶人的担当。我既然把你们当了朋友,我就给你们一个交代。

是的,我推崇民主、自由、人道主义,我甚至推崇个人主义,其实在我以前的言论里已经有很多的表达。我从来不认为这些理念是伪精英们的专利,当某些人拿出1945年前后,当时共产党人的言论以为是反讽的时候,我可以与他们直接反讽。因为我以为,当时的共产党人和现在的我,对于这些理念的理解就是优于当时的政敌和现在的某些人。

现在,这些美好的理念似乎都归于他们了,只有他们才有话语权了。可是,我看到我们不仅主动的放弃了话语权,而且,我们中的一些人竟然把我们的先贤和先烈们寄寓的梦想打向了反面。我想说,这是背叛。

但是,我并不想大声的说,这也是我的一种态度。我不是害怕什么,我只是害怕自己。在这个什么什么的季节,我怕我的激越呼应别人的激越,最终为人所惑。我把我想成一滴水,实在的,我们都只能是一滴水,我不愿意看到水的积聚,因为水无常形,而弄水的人,常常给我们一个幻听。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不是的,先生,不是的,我远远达不到那境界,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说话为好。况且,我听到的,也许是幻听。

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说话为好,那我就把我那帖子里尊崇的先贤们交代清楚吧。我如偶像般尊崇他们,这尊崇其实是喜欢,我时时的告诉我,他们是人,不是神。

我喜欢陈独秀先生,他在我心里有神一般的光辉,主席也说过,时机成熟,要还他一个清白。他是一个真正的人,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谁象他那么纯粹,你看不到他有丝毫的奴颜媚骨,无论对无论错他就一往无前的探索着,为确信的理念战斗。

我尊重胡适先生的,他把很多好的理念带给了我们,他有坚持。但是他离中国人民太远了,感觉是一个外人来帮助我们。我没法喜欢他,我个人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功利主义者,他不管土壤,只顾播种,当然他以为会有好收成。

对鲁迅先生我是恨的,我恨他那种拷问良知的方式,须知,我们现代人,有谁经得起那种拷问。

五四先贤之外,我还喜欢一个先烈,那就是瞿秋白先生,就义时他用俄语唱出他的信念,放下他早已不堪的重负,淡然的去他要休息的地方。我体味出那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宿命,无论能为不能为,把生命付与幽灵,让幽灵缠绕世界。

他们都是失败者,不是吗?于是,我想起来人们常说的:不以成败论英雄。

说到这里不说主席是交代不了的了,我小心翼翼的把他藏着,这也是我的一种态度。因为在这网络之上,我实在不愿意有人来亵渎。他是人,不是神,人格的完整并不代表一切都正确,我经常亵渎神,所以我不愿意因为我让我喜欢的人被人亵渎。

好了,你们都知道我是一个什么余孽了,但是你们不要以为我是一个什么什么战士,因为我只是告诉你们我相信什么理念,与我生活无关。我是一个个人主义者,也许你会幻听,但我说的是真的。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会对我更加不容忍;但是,你敢不敢自信的自己拷问一下自己的灵魂?当你们踏踏实实的践行着却把这种精神视为异端,你以为是一种健康的态度吗?

我希望那是幻听,因为我知道你们曾经把我当朋友。但更重要的是要有容忍,我们不能因为是朋友就必须一个声音说话。我们不能自己划个圈桎梏自己再桎梏别人,我们不能让理念回到原点,我们应当致力于超越。

我从来不认为那些美好理念是他们的专利,即使他们自诩为天赋神赋,我也以为他们的阐述和解析未必那么光辉和精妙。当然,他们现在进步了,他们已经忘了马丁路德金后时代被共产主义者鞭笞讨伐的痛楚,他们甚至能选出一个黑皮白心的总统,真是很得象征主义的精妙。而我们不能不检讨,我虽能从我的先贤那里看到不输于他们的光辉,我却看到我们确实的在自动放弃话语权,而且我们好多的人已经把那些理念视为异端了。

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毕竟,我们首先要自己能够站着才能够说话。毕竟作为他们的异端我们要生存真的太难了,我们是他们的异端,或许不在于我们的思想吧?

可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的进步,我们的进步是实质性的,我们需要时间,我相信,有一天,我们同样可以给他们上课,就同样的题目。

也许我乐观了,现实中我是悲观的,我知道他们的强大,也知道象我这样的人很少,这世界或许就是他们的。但我无所谓,是你们的你们拿去吧,完完整整的拿去。但我相信有一个幽灵会永远游荡,你听说过幽灵会死吗,或许吧?

永远的幽灵,再生再死,再死再生,他将永远的缠绕这世界,如果世界不毁灭,他终将是主神。

他主宰的世界不会有审判,他对摧残他的说,这是必然的过程;他对信奉他的说,这里没有奖赏。

今天,我代幽灵向信奉他的人传话说,你,不会得到奖赏,你可以信,不必为此而战,你甚至可以与我为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