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殿英盗取的清东陵绝世宝物藏到了哪里?

冷兵器lbq 收藏 40 44883
导读:1928年7月2日,孙殿英以军事演习为名,秘密挖掘了清东陵慈禧墓和乾隆墓,盗窃了大批金银财宝,但这些财宝至今下落不明。民间有一种说法,孙殿英将盗掘得来的部分东陵宝藏贿赂给了上司徐源泉。在武汉新洲区仓埠镇,据说徐源泉耗资10万大洋建成占地面积4230平方米的徐公馆,融中西建筑艺术风格为一体,极尽奢华之能事。公馆建成后,徐源泉派出2个连的兵力保护,后人怀疑徐源泉是将宝藏埋在了自家公馆的地下秘室中。   文革期间,有人在武汉新洲徐公馆附近挖出了不少枪支军备,结果有关徐公馆藏有巨宝的说法不胫而走。沉寂了70多

1928年7月2日,孙殿英以军事演习为名,秘密挖掘了清东陵慈禧墓和乾隆墓,盗窃了大批金银财宝,但这些财宝至今下落不明。民间有一种说法,孙殿英将盗掘得来的部分东陵宝藏贿赂给了上司徐源泉。在武汉新洲区仓埠镇,据说徐源泉耗资10万大洋建成占地面积4230平方米的徐公馆,融中西建筑艺术风格为一体,极尽奢华之能事。公馆建成后,徐源泉派出2个连的兵力保护,后人怀疑徐源泉是将宝藏埋在了自家公馆的地下秘室中。


文革期间,有人在武汉新洲徐公馆附近挖出了不少枪支军备,结果有关徐公馆藏有巨宝的说法不胫而走。沉寂了70多年的东陵宝藏历史悬案再度沸沸扬扬,东陵宝藏果真埋在武汉吗?


一、绝世东陵珍宝被盗


清东陵曾经是一块与世隔绝、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家禁地。自顺治皇帝开始,先后有5位皇帝葬在这片宛若虎踞龙盘、充满王气之地。裕陵是乾隆皇帝的陵寝。它是在清朝国势鼎盛时期修建的,耗银两百多万两,遍选天下精工美料,建筑艺术精湛华美居清陵之冠。


统治近代中国长达半个世纪的西太后慈禧的定东陵,兴建于清末,工程前后耗银227万两,持续14年,直到她死前才完工。慈禧定东陵金碧辉煌,奢华程度,连皇宫紫禁城也难与为匹。清东陵内最重要的部分是封土宝顶下的地宫,那是安放帝后棺椁的地方。


20世纪20年代的清东陵,经过土匪和军阀的历次劫掠,地面上各座陵寝的陈设珍品所剩无几,剩下的唯有深埋于地下的地宫。这时的一份神秘笔记很可能帮了盗墓者的忙。专家介绍说,据传当时有一份《爱月轩笔记》,是晚清大太监李莲英口述,由其侄子李成武执笔记下的。它详细记载了慈禧地宫中陪葬的众多无价之宝:(棺中)金丝绵褥制价为8.4万两白银;绣佛串珠薄褥制价2.2万两;翡翠荷叶估值85万两;陀罗经被铺珠820颗,估值16万两;后身串珠袍褂估价120万两;身旁金佛每尊重8两,玉佛每尊重6两,翡翠佛每尊重6两,红宝石佛每尊重3两5钱,各27尊,共108尊,约值62万两;翡翠西瓜2枚,约值220万两,翡翠甜瓜4枚,约值60万两;玉藕约值100万两;红珊瑚树约值53万两;价值最高的是慈禧头上戴的那顶珠冠,上面一颗4两重的大珠系外国人进贡,价值1000万两,总价约1005万两。另外,慈禧身上填有大珠约500粒,小珠约6 000粒,估值22.8万两。


仅是慈禧棺椁内的珍宝,价值就有5000万两白银,堪称世界之最。除此之外,据清史记载,仅三大殿所用的叶子金就达4592两以上,内外的彩画共有2400多条金龙,64根柱上都缠绕着半立体铜鎏金的盘龙,内壁的五蝠捧寿、万字不到头图案等雕刻上,也全都筛扫红、黄金,说金碧辉煌绝对是货真价实。梁枋都是用木中上品黄花梨木制成的,据说这种木质坚硬、纹理细密的木料现在已濒绝种,称得上是寸木寸金。此外,清朝极盛时期的乾隆堪称最富有的皇帝。他们的陵寝修建得富丽堂皇,殉葬品也一定极尽奢华。于是,乾隆裕陵和慈禧定东陵地宫成了孙殿英的首要目标。


孙殿英,河南永城县人,从小不务正业,勾结了大批的地痞流氓,贩卖毒品,坑蒙拐骗,无所不为。1928年,孙殿英挡不住蒋介石南京政府北伐军的进攻,退到河北遵化一带后立刻投靠了蒋介石,从军阀摇身一变,成了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


驻守在遵化的孙殿英部虽然成了国民革命军的战斗序列,却仍然土匪习气不改, 1928年7月4日~10日,孙殿英部到达了清东陵附近,他们借口进行军事演习,把清东陵附近方圆30里封锁起来,几天的时间里,附近的老百姓听到无数次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毫无疑问,陵墓内能拿走的珍宝已被孙殿英洗劫一空。


从清内务府的档案和李成武的《爱月轩笔记》,可见慈禧墓的随葬品之巨,价值之连城。关于乾隆裕陵中的宝物,因无详细记载可查,仅能根据发现的赃物及孙殿英部盗墓时所用的车辆之多来推算了。早在盗陵之前,孙殿英就曾以“体谅地方疾苦,不忍就地筹粮”为名,向遵化县征调大车30辆,可想而知这30辆大车要装多少宝物。


另外,从截获和上交的盗陵赃物也可看出盗宝之巨。孙殿英等盗掘东陵后急于想销赃,四处活动国内外有关人士。师长谭温江等人潜入北平,暗中委托古玩商黄百川代销珍宝,被卫戍司令部截获。8月4日,青岛警察厅侦探队在大港码头缉获孙殿英部逃兵张岐厚等三人,查获其携带的宝珠36颗。据张交待,其还在天津卖了10颗,得币1200元,这46颗宝珠是在慈禧地宫捡到的。一个士兵尚且能拥有46颗宝珠,那连、营、团、旅、师、军长所得的宝物就可想而知了。8月14日,天津警备司令部又在海关查获企图外运的东陵文物,计有35箱,内有大明漆长桌1张、金漆团扇及瓦麒麟、瓦佛仙、瓦猎人、瓦魁星、描龙彩油漆器、陶器等,系由某古董商委托通运公司由北平运到天津,预备出口,运往法国,所报价值2.2万元。与此同时,在遵化截获所谓国民政府内务部接收大员宋汝梅企图携带的铜质佛像24尊,以及乾隆所书用拓印条幅10块。在东陵案发两个多月后第六军团总指挥徐源泉上交东陵文物中,有金镶镯、红宝石、蓝宝石、碧玺、汉玉环、翡翠、红珊瑚龙头、花珊瑚豆、玛瑙双口鼻烟壶、白玉鼻烟壶等300余件。称孙殿英为“东陵大盗”真是名副其实。

二、孙殿英破财免灾


东陵盗墓之时,蒋介石、何应钦等国民党党政军要员正在离东陵仅100多公里的北平,举行告祭孙中山、庆祝北伐胜利的活动。盗墓的第三天,孙殿英还派谭温江到北平晋谒徐源泉,实为打探风声,见风平浪静,谭次日即返东陵禀报孙殿英,孙更加放手掘墓。直至7月11日盗墓部队西去,北平方面仍一无所知。直到8月初由于谭温江急于到北平销赃,与所委托供销珍宝的古董商同时被擒,才东窗事发,全国哗然。最早披露这一丑闻的是路透社,该社于8月5日以醒目标题刊出,之后全国各大报均于8月6日予以转载。盗案披露后,许多民众团体纷纷电请国民政府,呼吁究查主谋。


然而,就在政府大员调查之时,孙殿英却坦然自若,竟以十二军军长和案情以外的“第三者”身份,向第六军团总指挥徐源泉递交呈文,为盗陵的要犯、第八师师长谭温江辩护,罗列谭与盗陵案绝无关系的种种理由。


孙殿英身边的参谋长文强回忆:徐源泉看了孙的呈文,叫人捎信给孙,为孙指点迷津:你孙殿英这次办事太过莽撞,冒天下之大不韪,各方已经大哗,我也难以一手遮天,进行庇荫。可是有关关键人物你们都要设法疏通,行与不行,看你们的手段。你们这回掳获不少,外人传说有几万万,要想把风浪平息下来,你们要下大本钱。甚至各军团长、各军长门前也要设法打点,只要他们不群起而攻之,民众方面是可以压服的。


孙殿英心领神会,连忙从东陵赃物中挑选一批珍贵的,其中一柄九龙宝剑,剑面上嵌有九条金龙,剑柄上嵌有宝石,孙托戴笠送给了蒋介石;另一柄宝剑托戴笠送给了何应钦。乾隆颈项上的一串朝珠,有108颗,据说是代表十八罗汉,是无价之宝,那最大的朱红色的两颗,孙在天津时送给了戴笠;慈禧的枕头是一个翡翠西瓜,孙托戴笠送给了宋子文;慈禧嘴里含的一颗夜明珠最为珍贵,开是两块,合拢是一个圆球,分开透明无光,合拢则透出一道绿色的寒光,夜间在百步之内可照见头发,孙将这件宝物也托戴笠送给了宋美龄。孔祥熙和宋霭龄见后十分眼红,孙便又挑选了两串朝鞋上的宝石送去,才算了事。并将价值50万元的黄金送给了阎锡山。




14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军阀孙殿英做的唯一一件对的事情,挖了满清的祖坟,那些满清祖坟算个屁文物,那个祸国殃民卖国卖地的老婊子的东西也算文物吗,她的坟难道不该挖吗.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