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二卷 血铸利剑 第二章.7

longai1974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size][/URL] “东北狼”:“将军,我们大当家的说,凤凰山是二虎山的小兄弟,以后还请您罩着我们。” “好,好!你们大当家的有眼光。”座山虎说着,眼睛阴险地朝“东北狼”睃了一下,“为什么那五万斤粮还没有押来啊?” “东北狼”卑躬屈膝地:“回答将军,我们大当家的说,这年月不平静,怕日本人知道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东北狼”:“将军,我们大当家的说,凤凰山是二虎山的小兄弟,以后还请您罩着我们。”

“好,好!你们大当家的有眼光。”座山虎说着,眼睛阴险地朝“东北狼”睃了一下,“为什么那五万斤粮还没有押来啊?”

“东北狼”卑躬屈膝地:“回答将军,我们大当家的说,这年月不平静,怕日本人知道截了粮食。五天以后我们大当家的会带着人亲自押送过来,顺带也拜会将军。”

座山虎一拍大腿:“好。老二。”

韦二虎:“大哥。”

座山虎指着下面的“东北狼”等人:“每人赏一块大洋。那个说话的,赏两块。”

“东北狼”卑微地答着:“谢将军。”

座山虎“哈哈,哈哈哈……”开怀大笑起来,脸上的肉也随着震荡起来。



长衫马褂的岳文心事重重地往家里走去。

岳妻正在炕上缝补着什么,一盏昏暗的豆油灯把她的身影放大到墙壁上。孩子正在熟睡。炕后的墙上,张贴着一副狂草:剑胆琴心。

听到动静,岳妻下了炕,“吱”地一声打开房门,看了岳文一眼:“回来啦?”

岳文闷闷不乐地:“回来啦。”

岳文上了炕,沉默不语。

岳妻担心地看着他。

“我的琴呢?”岳文半天才抬起头来,问。

岳妻好奇地看了岳文一眼:“多年不见你弹,怎么又想起来了?”

岳文默然,站起身,在一个大柜上翻出古琴来,抹净。放在炕上,自己盘腿而坐。用手指试了一下琴弦,发出铮然的一声。

岳妻默默地下炕,拿来了一个杯子和一壳酒,给岳文倒了一杯。岳文接过,一饮而尽。岳文抚起琴来,《广陵散》的弦律壮烈而又悲戚。岳妻情意深长地看着丈夫,缓缓地起身,抽出挂在“剑胆琴心”字幅下面的宝剑,下炕舞起剑来。

岳文飞动拨弦的手指。

岳妻腾挪的娇健身姿和寒光闪闪的剑影令人眼花缭乱。

忽然,铮的一声,弦断。

岳妻舞剑的身影嘎然而止,诧异地看向岳文。

岳文默坐不语,眼角缓缓地流出泪来。良久,他才说:“夫人,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收拾一下吧。”

岳妻不解地问:“怎么了?”

岳文长叹一声:“二虎山,快完了。座山虎胸无大志,不打日本人,却专想吞并其他绺子,在江湖上积怨甚多。这一次又逼着凤凰山进贡,两山之间,必有一场火并啊。”

岳妻收好剑,诧异地问:“那,你为什么不提醒他?”

岳文无奈地摇摇头,叹息道:“唉,我当初投奔他,是念想他能打日本人,给大家一个前途。这几年来,我看透了他,愚蠢而又狂妄,哪有不败之理。只是,不知道这场火并之后,凤凰山会不会斩尽杀绝啊。”

“那怎么办?”岳妻脸上露出焦虑之色。

“坐观时变吧。”岳文说。“孔明虽得其主,不得其时。我岳文空得其时,却不得其主。唉!”

孩子翻了个身,喃喃呓语道:“天亮了吗?”,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看了岳文一眼,又睡着了。

岳文抬头望了望窗外,大山的轮廓上,一轮清冷的月亮挂在天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