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魂:从郑和到钓鱼岛 九 在福冈探访定远馆 九 在福冈探访定远馆 3

萨苏中国海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7.html[/size][/URL]  我们在考察中看到,这一舵轮的直径超过两米,由优秀的非洲柚木制作,至今依然闪着幽光。平放着的舵轮上下各有一片透明的玻璃板,构成咖啡桌的桌面,一根一点二米高的独脚支撑在舵轮的轴心,周围的舵柄恰好可以隔开不同的客人,体现了一种简明而优美的设计。在舵轮的轮心,环刻着“鹏程万里由之安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7.html


我们在考察中看到,这一舵轮的直径超过两米,由优秀的非洲柚木制作,至今依然闪着幽光。平放着的舵轮上下各有一片透明的玻璃板,构成咖啡桌的桌面,一根一点二米高的独脚支撑在舵轮的轴心,周围的舵柄恰好可以隔开不同的客人,体现了一种简明而优美的设计。在舵轮的轮心,环刻着“鹏程万里由之安故清国军舰定远号舵机”的字样。海军史专家陈悦先生介绍,按照复原,格拉巴园的舵轮,在定远舰上共有三具,它们当时被串联放在甲板后部,被称为“人力舵轮”或“备用舵轮”,需要每具舵轮两侧各用一条大汉,六名水兵同心协力,在统一口令下操作,才能将其转动。定远舰平时航行,是用不到这个舵轮的,这艘七千余吨的巨舰,需要依靠水压机来操纵舵机。这三具舵轮用于当水压舵机被摧毁后的备份。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三具舵轮,都有去向可查。其中一具,在黄海海战中被日舰炮弹命中击毁,已经不复存在;第二具,在定远舰沉没后,被日方缴获送到了靖国神社,如今下落不明;第三具,就是格拉巴公园中所存的了。

舵轮上这一行字,一般被认为是甲午战争中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伊东佑亨所题,表示日本海军的腾飞,起于战胜北洋水师。而据管理员介绍,格拉巴的宅邸更像当时的一个海员俱乐部,很多外国航海人士常在这里济济一堂,在这些经常出没风波的水手的心中,未必没有因为这样巨大的一具舵轮而感到安全的心情——每艘船,不正是因为有一面坚强的舵轮,才能够“万里由之安”吗?坐在咖啡桌前,定远舰庞大的舵轮和“鹏程万里由之安”的铭刻,显然更被他们视作一种神祇般的寄托,而炫耀战功的意味,反被无意忽略——在水手们心中,定远的灵魂,或许永远是一片令他们心安的托庇。

只是格拉巴的儿子并不是这些水手中的一个,他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不但把自己的名字按照日本谐音改作了“仓场”,而且在日本战败的那一天,吞枪自杀……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当时,因为和英美开战,日本政府对这个英裔的“仓场先生”曾百般迫害,包括这座舵轮改建的咖啡桌也被没收。于是,“仓场先生”的狂热,就带上了一点斯德哥尔摩情结的味道。

在定远馆幽深的回廊里,推开一扇用定远舰水密舱门改建的隔扇,会看到日本影星山口百惠大幅的广告照片立在一旁,这幅广告,正被今天定远馆的主人加来先生当做古董收存着。山口百惠那一片迷惘的眼神,仿佛正是对今天定远馆的真实写照。

无论小野隆介当初建造定远馆出于怎样的目的,似乎都不重要了。

7月间,到定远馆考察时,正值雨季。随定远舰从德国带回的海兽雕花木栏,在重修中被拆下,横钉在门外的立柱上,被雨水打成一片灰黑的颜色。同行的中国留学生李紫欢把伞举在木栏的上方,久久不肯离去。

她说:“我是大连海边出生的人,让我给定远撑一会儿伞。”

定远馆,在风雨中慢慢剥蚀。

定远,离开战争的年代已经太久了。定远馆老了,老得全是老人眼中的温润。离去的时候,回首望去,不知道夕阳来时,定远的灵魂会是怎样的寂寥。

异国,百年,被忘却的定远。再回头,依然是怆然欲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