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知熠



今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毫不奇怪,赵本山照样被邀请上了台。小品《同桌的你》, 似乎没有表现出任何像样的主题, 也没有让人觉得有什么特别幽默的地方。那个“此处省略几字”或者“此处省略几十字”的说法是从古代被禁的淫书中抄录下来的, 让人有幽默得不是地方的感觉。


(看来赵本山在《卖拐》达到其顶峰之后,正在一步一步地走下坡路。)


很有意思的是赵本山本人的自我嘲讽(当然,这是主题之外的东西了)。赵本山在小品中借演员之口,说他自己的小品很低俗。这种嘲讽自然是为了讨好观众,达到一种幽默和观众谅解的双重境界。所以,没有人会攻击赵本山的小品“低俗”了,因为赵本人已经“攻击”过了。其他人的“攻击”也就完全了无新意。如果赵本山的《同桌的你》受到观众欢迎,这个自我“攻击”就更增加了戏剧性的效果;如果《同桌的你》不被观众所接受,这个自我“攻击”至少会使得观众对赵本山和他的小品达成某种谅解。


前一段时间,网上盛传来自美国《新闻周刊》的评论文章。 该文章称小沈阳是中国最低俗的人。文章认为,小沈阳穿上女人裙子,以及其娘娘腔的表演正好说明小沈阳的低俗。但小沈阳是赵本山的徒弟,徒弟的“低俗”不也正好说明了其师傅的“低俗”吗?!


在郭知熠先生看来,小沈阳的低俗正是师承于赵本山,这个推理是完全可以站得住脚的。 只是因为赵本山已经老了,也因为他长得过于像一个乡村农民的脸。 赵本山本人没有办法穿上什么“苏格兰裙子”,也不能用“娘娘腔”来进行舞台表演。但郭知熠先生相信,赵本山一定在私下里尝试过这种表演。如果有不相信者,我完全可以和他打赌。


当然,赵本山的低俗也好,小沈阳的低俗也罢,它们需要一个环境,它们需要一个让其生长的“土壤”。 这个“土壤”就是我们这个低俗的社会。有人说,世无英雄,遂使得竖子成名。非也!不是世无英雄,而是这片“土壤”太坏,这片“土壤”太糟糕,这片“土壤”充满了荆棘和石块。“英雄”如何能够在其中生长?!


尼采认为,世上充满了文化庸人,他们是如此地多,以至于充塞道路。而那些真正的伟人们,他们没有办法被世界所接受。这个说法对于任何时代都是至理名言。文化庸人的存在,得益于培育他们的“坏”的“土壤”;反过来,这些“坏”了的“土壤”,因为这些文化庸人,而变得更加荒芜和不可救药。


而赵本山就是这样的一个文化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