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七十一卷 第二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今天的今年,或者说是今年的今天对于盘踞奉天的棋盘山的梁家土匪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就在前几天,梁家土匪有人暴毙身亡了。 梁家土匪之所以叫做梁家土匪,其原因就是就是因为盘踞在棋盘山的那股土匪的首领姓梁,名字叫做梁亮峰,而且,梁亮峰与其妻子还有一子叫做梁中国,其父子两人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今天的今年,或者说是今年的今天对于盘踞奉天的棋盘山的梁家土匪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就在前几天,梁家土匪有人暴毙身亡了。

梁家土匪之所以叫做梁家土匪,其原因就是就是因为盘踞在棋盘山的那股土匪的首领姓梁,名字叫做梁亮峰,而且,梁亮峰与其妻子还有一子叫做梁中国,其父子两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们两人是在棋盘山称王称霸,让东北的其他土匪和其他地方军队无法逾越半步,让棋盘山永远都是他们父子两人的地盘了,由此可知,梁家父子的厉害了。

可是,即使如此,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梁家父子也有不幸的时候,那就是,梁家父子家中有人逝去,而那个人就是梁亮峰的妻子,也就是梁中国的母亲,叫做程长英。

本来吗,生离死别乃是相当正常的事情的,可是,死人就死人,问题就是什么样子的人死去就有不一样子的排场了。

像寻常人家有人死去了,那么,丧礼也是极为普普通通的,基本上就是入土为安,请客喝酒什么,挺多大操大办,摆几天丧礼就这么没了,可是,现在问题是棋盘山的地头蛇死去了,那么,其性质自然是不一样了,自然的排场可不能少,自然是要讲究一下了。

梁家父子土匪两人在东北奉天的势力也是相当庞大的,黑白两道之人都是要多多少少给他们父子两人一点面子的,所以,今天,梁家父子两人家中是有亲人逝去,不能免俗的,梁家父子两人自然还有办丧礼,要请客喝酒什么的,也就是说梁家父子要筹办一下才行。

寻常人家遇见这种事情,请的无非就是亲戚朋友以及工作的同事,而梁家土匪中人暴毙,那么,请的自然是一定要有有头有脸的人物出来,不然的话,这岂不是摆明不给别人面子,得罪了什么人,以后还怎么在土匪界上混,说不定连吃饭也成问题了。

于是,梁家父子两人就广发类似于“英雄帖”之类的帖子是四处请客,让东北奉天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到棋盘山一起请客喝酒,吃一顿,冲冲丧,来一点喜庆的气氛过来,这样子也吉利一点!

事实上,梁家父子两个人也真的这么做了,他们两个人真的是广发“英雄帖”四处宴请来宾,让东北奉天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都来棋盘山,好好的热闹一下,以免丧事影响了心情,也影响了梁家土匪的正常工作了。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事情是梁家土匪绝对是在奉天,甚至是在东北以及整个中国都极有头有脸的人物,故此,梁家土匪是深深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请客绝对是不能太寒酸,不然的话,自己丢脸是小,要是丢了这个土匪界乃就是大了,所以,梁家父子两个人是深深明白这次请客一定是要风光隆重,大操大办,绝对不能礼失于人!

故此,梁家父子两个人请的人全部都是有头有脸之人,绝对不是寒酸寒碜的那种,别说这次来的不仅仅只有土匪界本身的人物到场,还有,黑白两道之人,就连外国人还有人到场,这样,就注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棋盘山不发生惊天动地的事情都不行了。

黑道指的是黑社会,白道指的是官府中人,外国人则是指的是苏联人和日本人,接下来,我们就要分析一下,这些大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此时的中国乃是中华民国,黑社会在两种情况下会存在。一种是弱势政府,就是政府管制能力不强。另外一个是法治社会。像美国、意大利这些国家,黑社会的影响都很大。但是,像欧洲一些法治比较悠久的国家,反而黑社会比较弱。此外,有比较完善的福利制度。比如英国,黑社会的力量就不强。

可是,很不幸的就是中国的政府就是国民政府,它是一个弱势政府,所以,中华民国的黑社会问题就变得严重了,中国古代从“结社”发展为黑社会,是明清以来的事情,因为当时已经有组织完善和具有一定活动力量的秘密会社出现。然而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当时的秘密会社如洪门(天地会)称之为黑社会,因为这些组织最初建立时是包含有严肃的政治目的的,与一般的因牟利而促成的结社还是有区别的。特别是洪门最初结会的目的是“反清复明”,含有反抗民族压迫之意,后来因为参与成员的变化,“反清复明”日渐成为一个口号或招牌,牟利才是日常活动的宗旨。

古代牟利性的结社大多与游民密切相关。中国古代在经济上是小农经济,社会组织上是行政控制与宗法制度;行政控制相对较弱,但宗法网络比较强。中国古代社会中人口是最活跃的因素,太平时代,增长极快。人口增长,土地是个常数,必然有一些人从土地上被抛离出来。脱离了那块土地,于是也脱离了相处了多年的亲缘、职缘、地缘等关系,变成一身无所属的游民。

明代初年对人口流动的控制非常紧。明太祖朱元璋本人就是游民出身,但他对游民现象深恶痛绝。从明朝建国一开始,对人实行强控制政策,离开家乡都得要开路条,只有商人才允许在百里之内行动,但也不能走得太远。

但是明朝施行的分封制度导致土地兼并加剧。皇亲国戚、宗室勋贵霸占土地,建立庄园,使得大批农民失去土地,为生存而流亡。明朝建立五六十年,就有大批流民流亡四方。游民在城镇里,弱者被人践踏,强者则成为犯罪分子,我们仔细读《阿Q正传》就能理解这一点。

不过大中城市是皇权社会的政治军事中心,真正秘密结社很难在大中城市长期存在。因此秘密会社大多生存和活跃于一些新型的小市镇。陈志华先生一本介绍传统四川小镇《福宝场》的开篇就是“从哥老会谈起”。这里的“一百个男人里至少有九十个是袍哥”。

康雍乾时期,满清政府是强势政府,对秘密帮会打压得非常厉害,发现即杀。民国时期,应该说是帮会最红火的时期。因为他们一直标榜是反清的,用孙先生的话说,是“无役不从”——没有一次战役他们不跟着打的。

民国政府一开始有点犒赏帮会的意思,后来又要整顿他们。有很多人评价说,这是资产阶级革命领导人忘了底层人民对革命的功劳。其实帮会没有一点近代意识,就是“打天下坐天下”那一套。政府要想正常执政就不能不改造帮会。当时孙中山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从他所受的思想影响来看也不允许他这样做。后来的袁世凯想这样做,也是力不从心。

反正就是一句话,那就是中华民国的黑社会的问题就是非常严重,其中就属黑道三大帮主势力最为强大,那就是杜月笙、张啸林以及黄金荣三个人,而今天,他们就有派代表来参加这里的丧礼,至于,具体一点的我们就以后再说了。

白道指的就是张作霖和张学良父子两个人,今天他们两个人也派了代表来参加这个丧礼,那就是东北军某位高级将领来参加这个丧礼,让在棋盘山的梁家父子是脸上有光,不会丢了礼数。

外国人指的是苏联人和日本人,由于中国的版图的东北和苏联是有接壤,故此,中国的东三省中国人和苏联人有关联,乃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再加上,苏联是特爱侵占他国的领土的,故此,和东三省的有头有实力有势力的人有关联的话,是可以加快吞并领土的战略意图,所以,苏联人来中国也绝对是有可能的,同时,也是历史上绝对有案可查的。

日本的版图虽然和中国是一点接壤也没有,但是,从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人就有了一系列灭亡中国的计划,而日本人的战略意图就是先从中国东北三省开始,所以,日本人是绝对有可能和东三省中人是有勾结的!

举一个例子来说,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有个外号,叫“土匪源”。从日俄战争到“九·一八”事变,土肥原贤二长期在东北从事武装土匪、发展土匪的任务,与东北的各地土匪保持密切的交往,向土匪提供大批的枪支、金钱,以便关键时刻能为己所用。

不仅如此,中国东北的土匪更是与日俄战争有关,这样,也就是直接和间接造成中国东北的土匪与苏联人和日本人的关系。

日俄对匪灾推波助澜 1905年日俄战争爆发后,日俄两国除了在战场上厮杀外,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活跃在东北大地上的土匪。

沙俄军队的高级参谋马德里道夫大校认为:沙俄在他国土地上作战,情报搜集是个大问题,为了有利于军队作战,必须组成由俄军领导的当地人组成的别动队。他的主张引起了俄国远东军总部的重视,于是委派他在东北招募土匪武装协助俄军作战。

为了统一管理与协调,凡是应募的土匪都在肩膀或手臂系上白毛巾,老百姓私底下将他们称为“花膀子队”。大名鼎鼎的狗肉将军张宗昌、辽西巨匪金寿山都曾在花膀子队干过。

与之相应,日军也开始紧锣密鼓地收买东北土匪。具体实施这一行动的是花田仲之助、乔铁木等人。花田仲之助是日本参谋部的少佐,此人早在日俄战争前就化装成云游僧,在中国东北四处刺探情报。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东北话,与各地的土匪混得很熟,土匪都称他为“花大人”。

日俄开战后,花田即极力游说日本军部高层,收编、训练当地土匪打击俄军,此举得到日军参谋长儿玉源太郎的支持。于是,这位花大人带着巨额军费,在凤凰城扯起白底红字的大旗,上书“满洲义军”,开始招兵买马,一时间,与之相熟的土匪如蝇逐臭,蜂拥而来。

1906年6月的一天,“满洲义军”在凤凰城东北面的一个小村庄被俄军的哥萨克骑兵包围。这些哥萨克骑兵戴着尖角帽,挥舞着马刀向村子冲过来。花田下令抵抗,可这帮乌合之众,听见枪响,兔子一样四散而逃。花田追上几个头领,约定某月某日在山北面的小村庄集合。令花田气得要死的是,那些领了枪支银元的土匪一个也没去,又回到各自的山上重新占山为王。“满洲义军”被打散以后,另一个日本间谍乔铁木又在红罗山扯起“东亚义勇军”大旗。

1906年7月2日的清晨,来自四面八方的土匪浩浩荡荡地汇集到红罗山的一个山坳里。这些土匪穿着各色衣服,犹如农村赶集,带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有马刀、宝剑、铡刀、火铳,甚至还有几个带着关公式的青龙偃月刀。

乔铁木把当时最先进的快枪发给他们,每个匪伙又分到不少银元。土匪们挥舞着刀枪,表示效忠乔铁木。可是,当乔铁木发出命令围攻俄军时,这些土匪一个没来,气得乔铁木大骂:“土匪就是土匪! ”

俄国人和日本人虽然没有借来土匪多大的光,但他们的钱财和先进的武器却使土匪如虎添翼,使官军穷于应付,屡剿不灭,给东北埋下了一个巨大的祸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