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 范伟! 高秀敏! 小沈阳! 潘长江! 黄宏! 黄小娟....等东北二人转演员,

在20年来,使中国舞台掀起一股东北旋风!东北口音口语火暴的席卷华夏舞台!


他(她)们在北京20年,

将同为北方的京,津(京,津两地是相声的鼻祖)的相声界冲击得稀里哗啦啊!


这一点! 全国各地都应该虚心地甘拜下风!


他(她)们都是农民出身!

在学者! 艺术家! 泛滥成灾的京,津地区! 他们能火暴20年!

我们更应该佩服他们!!!



那么!

为什么我们关内的农民就做不到这一点呢!?

为什么我们正牌的科班出身的各艺术院校的学者、艺术家把持的舞台被他们冲击得稀里哗啦呢?


原因就是! 儒!


中国自汉代开始的儒家思想桎梏中原社会几千年,而满族人入关后才将东北与中原合二为一!而入关的也只是皇室、清军及八旗子弟……等少量满洲人,几百年来,被功能强大的汉文化所同化,而绝大多数在故地东北的满族人依然我行我素于其自身文化……

而不具备汉文化的东北地区自古就是游牧狩猎民族的栖息地,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在游荡中繁衍生息,这就注定了他们相互之间的人际交往范围是趋于广泛的、多元的……。游牧狩猎的唯一生存方式注定是他们每一个人都具有进取精神和进攻意识……完全不像汉文化地区的被动地靠天吃饭的农耕民族讲究什么循规蹈矩而立下繁多的宗法戒规!这些繁多的宗法戒规无外乎就是各类等级制度的多重禁锢,最终归纳为为皇权统治服务的综合法规---儒家思想!而各类等级制度下祖祖辈辈的人们自然就被禁锢在不同的群落和宗法之下。

关内农民就是这千年来集各类宗法戒规之大全的儒家思想的最大受害者!自给自足的小农意识和生存范围使得关内农民具有其典型的内心世界和外部人格特征:憨、倔、钝、甚至愚!等儒家思想麻痹下的牺牲品之态!并沿袭到如今!

而上层的仕族历来就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仕族! 他们养尊处优!自命不凡……,他们十年寒窗苦直至科举中了状元后,使得他们更无法下至寒门……,他们也具有其典型的内心世界和外部人格特征: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书生特征也沿袭到如今! 同样! 他们也是千年来集各类宗法戒规之大全的儒家思想的最大受害者!


我们常用的一个名词:“胡搅蛮缠”!

“胡”! 即北方游牧狩猎民族和部落! “蛮”! 指南方少数民族和部落!

这就是我们自古以来养尊处优、自命不凡的儒家自慰正统地对华夏边缘区的人们的蔑称!


但!

几个世纪以来,受生活所迫的中原人民濒于生计,不得不四处闯荡。

这样! 地广人稀、物藏富庶的关外就受到关内人民的向往,人民不得不远离故土长途跋涉的来到这片富饶的土地---东北!


当然!

无论东北再怎么地广人稀,外人来到这里毕竟是少数!况且这种迁徙并不是浩浩荡荡有组织的国家行为,而是人们三三两两的个体的自发行为,来到东北的关内成年人虽然是受儒家思想影响,但在这里扎根的他们的后代却在这里出生、成长、并谋生!并与关外的原住民共事、联姻!

这样!东北原住民的人文、风俗、习惯……等就同化了扎根这里的中原人的后代,而他们受儒家思想影响的父辈仅仅能做到的是多子多福的作为,留下众多的子孙后就被东北人文边缘化了而自生自灭!


就这样!

几个世纪以来的绵延和循环往复同一个轮回:

---使得闯关东的各代父辈所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

象餐桌上给顾客上菜似的,到东北留下众多的幼子和种子!就完成了自己的人生使命!

①。而东北人同化了一茬又一茬关内人的孩子!

②。再后来就是长大了的具有东北人特征、特质而无儒家思想烙印的中原人的种子的新式东北人再同化新来的闯关东的关内的家庭和家族!


依次循环往复!

几个世纪以后,就使得当今的几千万东北人口,老家是山东人、关内人的占80年%以上!但他们却没有受过传统的儒家思想的束缚!


这样!东北人的那种游荡因子所使然,使得东北大众无论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具有见多识广、交际广泛并具有进取精神和精神面貌!

产生于与之对应的人文艺术---二人转!

自然就饱蘸着浓郁的东北风情并征服一切!


而1949年以来仅仅60年来的循规蹈矩的无战乱社会,仅仅轻程度地娇生惯养了城里孩子!而广袤的乡村基本还沿袭了自古以来的东北人的魂魄!

因此,我们所看得到东北农民仅仅是服饰上、面相上的饱经沧桑上(说白了:就是皮肤糙点、黑点),与城里人泾渭分明一些! 但其他方面:人的说话、举止、灵感、见识、交际……与城里人不相上下!不分伯仲!


这就是! 东北农民之间的人文风情能被我们城里人甚至是大都市人所接受!所共鸣!所感染!

他们能引导着我们城里人笑! 说明我们被他们征服了!


我们憨态可掬的关内农民能如此地征服我们城里人吗!?

那是不可想象的!


为什么!?

归根结底! 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