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二卷 丛林之火(4)

赤色风铃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夜空中的呼啸声渐行渐近,原先蚊吟般的声音逐渐变得像是一个黄蜂群在飞近,接着又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在那里!它从北边来了!” 是的,这是一个从北方飞来的“鹔鹴”强击机双机编队。在地球光环投下的黯淡的黄光下,李南柯敏锐的眼睛勉强能够从夜空中分辨出那两个接近于等边三角形的影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夜空中的呼啸声渐行渐近,原先蚊吟般的声音逐渐变得像是一个黄蜂群在飞近,接着又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在那里!它从北边来了!”


是的,这是一个从北方飞来的“鹔鹴”强击机双机编队。在地球光环投下的黯淡的黄光下,李南柯敏锐的眼睛勉强能够从夜空中分辨出那两个接近于等边三角形的影子,以及影子后面拖出的一道长长的航迹云。这两架强击机几乎是贴着萨拉托加一带起伏不定的丘陵表面飞行的,对于这种没有地形探测雷达的飞机而言,只有技术最出类拔萃的飞行员才敢在夜间这么做。


“该死的!这些家伙来干什么?”李南柯从步枪上取下了那个子弹已经被打掉大半的弹鼓,换上了一个装满的,“毛鬼已经够可恶的了,这些联盟的混蛋还来添堵!”


“我看未必,”兔崽从他的散兵坑里抬起头来,用殷切的目光盯着那两个三角形黑影,活像是盼着大人丢下糖果的小孩,“我们的队伍里也有不少共和国卫队和巡道军的士兵,我猜也许是他们联络了联盟的空军基地,让他们派飞机来支援我们。”他的语气相当笃定,“肯定是的。我知道他们的共和国卫队从来不会抛下任何一个人,而且这些畜生也是我们共同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从北方飞来的“鹔鹴”双机编队就在毛鬼群一片惊愕的叫嚷声中开始了俯冲。“就地隐蔽!”李南柯的第六感突然让他感到事情不对,“趴下!”


“头儿,他们是来……”所有人在听到李南柯的喊声后都条件反射般地卧倒在了掩体和散兵坑里,只有兔崽还站在那儿。这也许是他这辈子头一次“勇敢”的举动,但这一举动却让他送了命。当巨大的爆炸猛烈地震撼着地面、混合着燃烧的生橡胶与铝热剂气味的热风从李南柯背上刮过时,他知道兔崽已经完蛋了——他的散兵坑前方不远处落下了两枚50公斤级航空燃烧弹,爆炸产生的热浪和火焰将这个倒霉的家伙整个包裹了起来,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哼上一声就被从呼吸道进入肺部的炽热空气烤死了。


在第一次投弹完成后,两架“鹔鹴”以一个相当漂亮的弧度迅速拉起,它们离陡峭的山坡表面最近处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如梦初醒的民兵们纷纷举枪朝着这两个灰色的空中杀手射击,甚至连那些混杂在守卫山头的队伍中的共和国卫队和巡道军士兵也向他们十几个小时前的战友开了火。不过,“鹔鹴”的高锰钢装甲轻易地挡下了这些轻武器射击,它们接着又用燃烧弹点燃了另外一处前哨阵地。


“这些婊子养的混蛋!”大锤从掩体里跳了起来,朝两架正在山顶上方盘旋的“鹔鹴”打光了弹鼓里的所有子弹。接着,他又拔出刺刀朝着天空挥舞着,仿佛这样能把那两架飞机捅下来似的,“但愿你们在回家的路上掉进毛鬼堆里,那样你们就他妈的有机会和你们的朋友们好好亲近亲近了!”


不过,这两架“鹔鹴”显然还不打算现在“回家”,它们在盘旋两圈之后,又将剩下的高爆弹一股脑儿丢在了山顶上。这座山丘顶部顿时腾起了巨大的橙色火球,活像是一座巨大的灯塔。最后,这两架强击机还意犹未尽地朝着“田横”营的工事倾泻了一圈机关炮弹,这才在地面射出的轻武器火网中转向北方离去。


“这些该死的东西难道不知道下面有他们自己人吗?”大锤恼火而又无奈地朝着空中挥了挥拳头,“现在这一带的所有人都在为了活命而对付这些畜生,他们不帮忙倒罢了,居然还乱炸一气!”


李南柯耸了耸肩:“那些杂种只对自己的‘战绩’有兴趣,在他们眼里,一切和拿着武器的‘叛乱分子’站在一起的人都是合适的攻击目标。我们最好小心点头顶,他们待会很可能还会光顾这里,”他举起望远镜,借着燃烧弹在阵地上燃起的火光朝着山下观察了片刻,接着打开了那台ER-300单兵无线电,“喂,李中尉,能听到吗?这里是前哨A阵地,山顶上的情况怎么样?我们的迫击炮呢?”


“我们这儿的情况?我猜大概比地狱要好些吧,”虽然这种无线电的音质很不好,杂音相当大,但李南柯仍然可以从李开心的声音中听出她憋了一肚子的火,“刚才那两个杂种干得非常不错,他们投下的炸弹直接把我们存放迫击炮炮弹的简易仓库给引爆了,至少炸死了我们一打人。当然,爆炸没有波及迫击炮掩体,那些迫击炮倒是还能用,但现在每门炮只有一个基数的炮弹。”


每门炮还剩一个基数的弹药,那就是说,他们的4门迫击炮总共还剩下80发炮弹。李南柯下意识地皱起了眉毛——现在山下至少已经集结了上千个毛鬼,也许是两千甚至三千个或者更多,区区80发炮弹也许能暂时阻止它们的攻击,但这也仅仅是“暂时”的,正如止疼片救不了白血病患者的命一样。更糟糕的是,更多的这种畜生还会源源不断赶到这里,也许他们能杀死五百个或是一千个毛鬼,但像这样拥有了极强攻击性的毛鬼到底有多少?五千?一万?两万?


好吧,看来我以前侥幸了很多次,这回总算是把运气给用完了。李南柯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一丝自我解嘲似的笑容。在新奥尔巴尼的训练营里,他认识的那些国民警卫军民兵们、以及偶尔在基地武器市场上遇到的北美人民军志愿兵们都常常把“运气”这个词挂在嘴边,尤其是那些上过好几次战场的老兵更是如此。很多人都有这样一个说法:每个人的运气总量是有限的,你也许能在这次或下次战斗中侥幸活下来,也许不能,但总有一天你的运气会用完,到时候你就不会再有侥幸的可能了。对于这种说法,李南柯以前一直嗤之以鼻,但现在,他却开始不由自主地相信这种说辞了。该死的,我倒是很想再侥幸逃生一次,但我这次看不出还有什么侥幸的可能。他抑郁地想,我的运气肯定用完了。


“头儿,别担心,我们肯定能活着离开,”大锤似乎猜出了李南柯的想法,拍了拍他的肩膀,“‘田横’营的大部队,还有我们的其他部队肯定会来帮我们收拾掉这些畜生的,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扒掉它们那层灰皮,带回家去当地毯。”


“但愿吧。”李南柯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毛鬼的皮并不值钱,因为它们的毛很硬,与其它柔软的动物皮毛相比更像是豪猪身上的刺,而且还带着一股即使用生石灰和硝酸溶液也洗不掉的腥臭,当然,他相信大锤肯定会兑现他的话——前提是他们能够活得比下面那些家伙长。


似乎是受到了“鹔鹴”投下的燃烧弹产生的巨大爆炸与火焰和它们的脉冲喷气发动机发出的可怕巨大“嗡嗡”声的震慑,刚才那些向山上冲击的毛鬼并没有趁着山丘上的防御阵地遭到空袭的当儿继续攻击,否则它们很可能已经成功冲上山顶了。相反,在李南柯和其他人纷纷卧倒隐蔽或是用轻武器对空射击时,这些灰色的畜生也像海水退潮般退回了山脚下。不过,灰色的大潮并没有退去多久,很快它们就重新聚集了起来,第二轮灰色的潮水比第一轮更为庞大、也更加是不可等。


“它们上来了!迫击炮,目标区域B1、B4、C3!”李南柯打开一支从共和国卫队的掩蔽部里找到的战术电筒,将手中的射击区域草图仔细端详了一遍,然后朝着单兵无线电喊道,“重复,是B1、B4、C3!开炮!”


在炮弹高速划破空气发出的短促哨音之后,四团橙红相间的火球接连在不足两百米外的山麓上腾起。还好,弹着点很准确,全都在白天测定的区域内,李南柯看着不远处迅速涌来的灰色潮水,在心里自言自语道。那些炮弹确实起到了作用,杀死了至少两位数的毛鬼,但相对于这些家伙的总数而言,它们看上去更像是几枚投进水潭的石子,仅仅翻起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波澜。但愿我的运气还没用完,他的左手握住了突击步枪的护木,但愿如此。



从FE-94火焰喷射器的喷嘴中喷出的烈焰就像一条赤色的毒龙,将它所经之处的一切可以点燃的东西都焚化殆尽。当这条烈焰的毒龙将它的利爪伸入阴翳的林木间时,总会有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嚎从被烧着的树木和灌木丛后传来。在跃动的炽热火墙后,时不时会突然蹿出一个浑身着火的身影,一些是四条腿的,而另一些则是两条腿的,但不论这个蹿出来的家伙有几条腿,迎接它的都是刺刀和步枪子弹。


“将军在上!这座森林里的一切都他妈的发疯了!”在一棵已经变成巨型火炬的杉树旁,康涅狄格国民警卫军常备部队第23营2连连长杰克森.麦克库森挽起左臂上的袖子,用力挤压着手腕上那一圈排列成半个椭圆的细小伤口,鲜红色的血滴随着脉搏从皮肤上的破口渗出,在火光下活像是一串细小的红宝石项链,“该死的,该死的!就连这种东西都开始攻击人了,”他一脚将脚下那具被刺刀捅得血肉模糊的动物尸体踢进了火焰中,“先是该死的毛鬼和灰熊,然后是狼,现在连獾和狐狸都开始主动攻击人了,仿佛我们都是地洞里的耗子似的。我现在怀疑这该死的森林里的所有东西都已经被撒旦附身了。”


“是不是撒旦附身我不知道,但今天这事肯定有古怪,”苏离忧侧耳倾听着东北方传来的时紧时慢的枪声,轻轻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想过,对付森林里的这些生物居然会比共和国卫队还要棘手,”她朝着队伍里几个穿着联盟制式灰绿色丛林迷彩军装的人看了一眼,“我们甚至要和共和国卫队的人联手。”


自从“田横”营在昨天凌晨头一次报告遭遇毛鬼袭击到现在为止,苏离忧亲自率领的增援部队已经向东北方向行进了差不多18个小时了。在这段时间里,这支六百余人的队伍在没有遭到敌军有组织抵抗的情况下总共只前进了不到30公里,却已经消耗了携带的一半弹药——这还是在他们幸运地从一群前来投降的走投无路的巡道军士兵那里弄到了十多套FE-94火焰喷射器的情况下。在这一路上,他们几乎每前进一公里就要遭到一大群疯狂的生物的袭击——大多数情况下是小群毛鬼,有时则是狼群或是小群灰熊。而零星发生的动物袭击则几乎每分钟都会出现。与之相比,他们真正的敌人——共和国卫队、巡道军和其他社会革命军部队反而没有多少危险性。由于美军对萨拉托加东部防线进行的突破,这一带的战线在之前两天中已经变得犬牙交错,到处都是零散的阵地和孤立的小股部队,有些时候,他们会遭到被困在孤立的阵地上的共和国卫队的小规模抵抗,但在更多情况下,那些与他们遭遇的联盟散兵游勇则会选择主动加入他们,希望能藉此得到些保护。


“指挥官同志,这一带暂时不会有危险了,”当山路两侧树林间的阴影全部被橘红色的火光吞噬后,一名康涅狄格民兵的排长向苏离忧报告道,“我们派出的侦察队没有发现前方有大群毛鬼或是其它可能的危险,‘田横’营的主力——他们的A、B连和C连的一个排就在东北方五公里外的熊谷中。”


“熊谷?如果我们的动作够快的话,应该可以在两小时内与他们会合,”苏离忧看了手腕上的夜光表一眼——这是她在太阳落山前从一个脑袋开花倒在路边的巡道军少尉那儿得到的,上面还沾着一点它原先主人的血迹,“我希望他们对今天发生的一切知道得比我们多一些,我必须弄明白这一带的动物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具有攻击性。”


“反正这绝不是自然现象,也不是传染病。依我看,这些畜生今天集体发狂八成又是联盟科学家委员会干的好事,也许是他们的某个实验出了岔子,”麦克库森耸了耸肩膀,“也许是某种生化武器实验,也许是别的什么,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至少现在人类还没发疯的迹象。”在头一次遇到这些疯狂的动物时,他们的军医曾经临时解剖了一头狼和一个毛鬼的大脑,但结果却没有发现任何病变迹象——至少没有任何已知的明显病变迹象。


“没有吗?”苏离忧摇了摇头,“算了,但愿你说的是对的。”她看着不远处的丛林中如同炼狱般烈焰四起的景象,脸上露出了一丝无所谓的笑容,“但愿如此。但我有种预感,这件事后面肯定造成它的原因——也许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原因。”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