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三十 金戈铁马 肉体血躯铸辉煌(三)

巴夫 收藏 3 3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三十 金戈铁马 肉体血躯铸辉煌(三) 在水口方向,坦克兵的作战情况,请允许我引用四十三军坦克团九连排长朱国清战友的回忆。朱国清战友回忆说: 1979年2月16日下午,我所在的43军坦克团三营进入龙州县下冻公社的待机地域,集结在我炮兵左前方500米的一个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三十 金戈铁马 肉体血躯铸辉煌(三)


在水口方向,坦克兵的作战情况,请允许我引用四十三军坦克团九连排长朱国清战友的回忆。朱国清战友回忆说:

1979年2月16日下午,我所在的43军坦克团三营进入龙州县下冻公社的待机地域,集结在我炮兵左前方500米的一个小树林下。接到命令,战士们将坦克的外组油箱全部拆掉,以防作战时敌人击中外组油箱坦克车体起火燃烧。广西的二月天,温度有点高,坦克皮靴用不上,战士们换上了防刺鞋,将坦克皮靴从车内拿出集中交给后勤人员保管,给

本来就很狭窄的坦克车内多留出点空间。

我们坦克团的任务是:配合陆军42军126师穿插到越南东溪,占领东溪县城和661高地,切断四号公路,为42军主力攻克高平开辟通路。坦克一营为尖刀营,坦克二营为助

攻营,我们坦克三营为预备队。

2月17日早上6时40分,三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这时炮兵兄弟在扩音器里高声喊到:“坦克兵兄弟们,我们要开炮了,请你们都进入车内”。 顿时炮火齐鸣,震耳欲聋,从坦克潜望镜里看到一条条火龙在晨雾中飞向越方阵地,那个场面之壮观真是振奋人心,准备多时的对越反击作战此时真的开始了。15分钟后炮火聚停,我坦克一营(尖刀营)从布局向越南发起攻击,搭载步兵沿山路直插东溪,截断越方4号公路。二营紧跟其后,我们坦克三营(团预备队)紧跟坦克二营后向布局方向开进。那时我的手上戴有新买的上海牌手表,初戴手表可就是不习惯去看,所以有些时间说不很准,只有用“大约”两个字来说明时间。一路上大军行动很缓慢,路上车多人多,道路两旁民兵扛着担架随部队向前行进。前线不断地有伤员被抬下来,人来车往,坦克车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估计走了不到五公里,我们还没有到达边界线,心里非常着急。我想这时要是敌人有飞机大

炮袭来,那就遭殃了。

我们行进至布局以东两庄地域时,营长聂玉江突然接到广州军区首长命令,令我们坦克三营迅速通过水口关,配属陆军四十二军一二五师三七四团进攻越南复和哥勘高地之敌,我们团由一个战场变成了两个战场。营长聂玉江命令:“坦克三营前队变后队,原地转向一百八十度,迅速向水口关开进”。坦克九连是三营的尖刀连,向布局开进时走在三营的最前面,九连所处地段很狭窄,路窄沟深,在转向时903、905、906、908坦克掉沟。903坦克是二排长丁元生的车,他们自救出沟后拖出了指导员的908坦克车,然后又来拖我的905坦克车。但是905车的一条履带只沿沟前行,就是上不了路,为了不影响战斗大局,我叫903坦克赶部队去。这时,我们905、906两车人员团结一致,在道路两旁找石头垫到905车履带的下方,硬是把沟给填平了才得以自救出沟。905坦克出沟后开始拖906坦克车,可906坦克一动也不动,经查看原来是履带脱离了主动轮,被主动轮齿顶住了,非动捍割不可,没办法自救。我用电台与修理连取得联系,同时要求906坦克车车长童庆章主动与修理连联系,争取早点投入战斗。905坦克车飞一样沿着前方坦克走的痕迹,向水口方向追赶部队。水口方向的路上人、车较少,单车飞驰自然很快,别看驾驶员黄超新是刚从教导队分到连队的新兵,可这个时候精力高度集中,905坦克车象不勒之野马,很快就闯到了水口关,追上了大部队。正好赶上营长聂玉江口述战斗命令,战斗命令是对照着地图下达的,由于配合125师的任务是临时下达的,我们不能细细的研究敌情,来不及搞沙盘作业和地形勘查。步坦协同就更是谈不上

了。

我们坦克三营的任务是:协同步兵一二五师三七四团三营攻占哥勘高地,尔后视情况以火力支援步兵夺占325高地。若大弄尚未夺取时,则首先以一个坦克连支援步兵连进攻大弄;如大弄被我步兵夺取时,则集中主要兵力攻占哥勘高地。我们受领任务后,立即在图上研究了情况,并根据步兵夺占大弄的情况,制定了战斗方案,并给各连明确了如下事项:首先以坦克九连支援步兵攻占大弄,然后转为营预备队,配置在203高地西侧地域待命行动;尔后以坦克七、八连攻占哥勘高地,并以坦克七、八连作为第一梯队,七连在左翼,八连在右翼,分别从左右两侧向哥勘高地进攻。八连以一个排沿公路冲击,保障营的右翼安全;坦克九连为第二梯队,战斗发起后,占领大弄地域,以火力支援步兵和坦克冲击。展开地区在东连、糖厂一线。受领战斗任务完毕,刚一蹬上坦克车,就见906车风尘仆仆地赶到,这时我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踏实多了。九连三排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能全部在战斗开始前会合在一起,真是不容易。我们这是第一次作战,心里没数,担心车辆掉队完成不了任务,怕影响大局,我边向前开进边给906车简单地传达了战斗命令。九连在向大弄开进时,营长通报大弄已被我步兵占领,残敌已退至糖厂。

糖厂在哥勘高地前沿约3000米处,建在一个小高地上,越军有一个连的兵力依托厂房和坚固的工事进行驻守,敌前沿指挥所就在糖厂。大弄距糖厂只有1000多米,三营来不及调整战术队形,营长直接命令九连主攻糖厂。九连在距糖厂1000米处展开成后三角队形,对糖厂成包围之势进攻。连长刘士武命令打掉糖厂大烟筒,话声未落,九连全连集火射击,只见几十米高的烟筒轰然倒下,此时尘土四起,敌人被我坦克炮的威力吓倒了,丢下阵地四处逃窜。我坦克九连此时哪里还顾得上我步兵是否跟得上哟,九连各车互相照应开足马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糖厂,瞬间占领糖厂阵地,捣毁敌人防御,扫除残敌如卷席,战斗结束九连无一伤亡。

完成任务后九连转为预备队,在糖厂与哥勘高地之间展开,以火力支援七连和八连进攻哥勘高地,同时以火力压制独立山山洞之敌,防止形成交叉火力伤我右翼进攻部队。

哥勘高地位于越南复和县东南5公里处,是复和的东南屏障,是控制水口至复和公路的要点。该高地为土山,西北东南走向,长约2000余米,宽约600--700米,标高215米,由4个小高地连接而成,四面开阔,孤立突出。从糖厂至该高地之间,地形较为平坦,地里全是甘蔗,高度约2米;右侧为公路并有独立石山和稠密的竹林,左侧为平江,中间多为卵石草地和甘蔗地,坦克观察不便,利于敌人反坦克手隐

蔽活动。

盘踞该地域之敌为越军五六七团一个加强连。该敌依托高地构筑有荫蔽部和机枪、迫击炮等发射工事,并有3道堑壕与工事相连;在高地反斜面构筑有两条8--10米长的坑道;前沿前设有地雷场。在瞥敦西侧的独立石山自然洞穴内配置了约一个连的兵力与哥勘高地之敌互相策应,以密集火力控制高地的接近地。在公路两侧敌利用有利地形设有固定和游动的火力点,以各种交叉火力控制谷地和公路,企图消

耗我有生力量,阻止我突破其防御。

九连攻下糖厂后转为预备队。七、八连是协同步兵进攻哥勘高地的主力,两个连队从九连侧翼超出,在东林至糖厂一线各成后三角队形在九连的前方展开,大约下午一时左右,我军炮火向哥勘高地延伸,坦克九连对准独立山山洞不时地开炮压制,十分钟后我炮火停射。营长向七、八连发出进攻命令,七、八连分别从左右两侧向哥勘高地发起进攻。此时,步兵七、九连也在接敌运动中,遭瞥敦西侧独立石山和班盖南侧石山之敌的火力阻击,前进受阻。步兵营长根据情况即命令步兵九连协助步兵七连集中火力,消灭独立石山和班盖南侧石山之敌,令步兵八连跟随坦克分队向哥勘高地攻击。坦克八连一排沿公路向高地侧后迂回时,也遭到独立石山敌暗火力点的侧射,二车被击中起火,车长、驾驶员烧伤,一炮手、二炮手牺牲。排长车继续前进时,瞄准镜和潜望镜等处连续中弹,排长、一炮手、二炮手负伤。坦克八连二、三排接近博贝村和154高地时,三排长车被大卵石托住车体,指导员车立即以火力掩护三排二车将其拖救出来,并继续冲击前进。八连指导员车在接近博贝村时被敌人火箭筒击中,二炮手负伤,该车仍继续冲击。跟随坦克前进的步兵八连进至独立石山东南侧时,遭敌火力突然袭击,二排伤亡较大,一、三排继续跟随坦克七连冲击。坦克八连在无步兵伴随的情况下,各排、车交替掩护,逐段前进。坦克七连接近博贝以南一线时,连长陆幼军车被敌火箭筒击中,火炮损坏,连长命令一炮手用机枪压制敌火力点,并指示二车立即以火力消灭敌人火箭筒手,当二车继续向左迂回冲击时,遭甘蔗地内敌人火箭筒射击,防盾被击穿车内起火,二炮手将火扑灭后,跃身跳出炮门时中弹牺牲。二车继续向高地冲击,进至山脚时发现一条水渠,因坡度较大,未冲上去,在寻找迂回路时,发现右侧有三名越军反坦克手向我接近,车长即令一炮手和驾驶员以机枪射击,将越军两名反坦克手当即歼灭,另一名向江边逃跑。七连连长在本车被击坏后,即迅速换乘坦克继续指挥战斗。营长命令全营勇猛冲击,经一小时战斗,我坦克七、八连和跟随坦克的部分步兵歼灭了潜伏在甘蔗地内的敌人,并于十三时四十分接近哥勘高地。此时,我们营长与团首长通信中断。营长命令坦克七、八连原地占领有利地形,以火力支援步兵攻占哥勘高地。步兵营长命令步兵八连向高地发起冲击,因敌火猛烈,冲击未成。十四时十分,坦克七连连长下车与步兵八连政指就地组织协同。根据当时地形情况,确定从高地东南侧的左右两翼攻击,为使步坦双方协调一致和加快进攻速度,决定步兵搭乘坦克前进。十五时四十分,坦克七连和步兵在炮火支援下从高地东南侧,坦克八连从高地东北侧向敌人发起冲击,仅十余分钟就攻占了该高地,并歼敌一部,因未构成包围,残敌从高地背后逃窜。经过激战,大约下午四点钟左右,哥勘高地上飘扬着红旗,我们的坦克和125师的步兵占领了哥勘高地。营长命令七、八连就地组织防御。这地形太不利于坦克兵作战了。七、八连在攻打哥勘高地的前沿阵地上打得非常艰苦,在甘蔗地里,坦克视线受限,枪炮转动不方便,而步

兵又跟不上,挨打是自然的。

在我七、八连进入甘蔗地作战受阻,从电台里听到两个连队艰难地战况时,我心里非常激动,恨不得冲进甘蔗地帮他们一把,不由自主地令我三排向前机动了200米,到达甘蔗地前100米处时被连长刘士武制止。反正甘蔗地没有我步兵不怕误伤,对着甘蔗地不断地用机枪进行猛烈射击,直到步兵跟上才停止。不一会我右侧的七连车长郭保勋(车坏了)从电台中向我发出呼叫:“905注意,你车后糖厂方向又出现一小股敌人”。我用车长指挥门按钮调转炮口180度对准糖厂方向,敌人迅速掩藏,炮长杨建林用机枪向可疑地点

猛烈扫射了一番,只要敌人还藏在这些地方,肯定是要送上性命的了。

哥勘高地战斗结束后,一个步兵战士跳上我的坦克车来,我打开炮塔门问怎么回事?他自我介绍说:我是125师副政委的警卫员,我们首长有任务要交待;我向他所指的方向一看有好几个首长站在那里,还有几个年轻大个子军人拿着长枪站在一旁,我毫不犹豫跳下坦克车,跑到首长身边,敬了一个礼。一个中等个子,年龄大约在50岁左右的是副政委,他用带广西口音的普通话向我通报说:“敌人有一个坦克旅要来进攻,命令你们作好战斗准备”。回车后我向营长通报了此命令,营长随即命令各连做好战斗准备;各坦克车都占领了有利地形,做好迎敌准备,但后来根本就没见到

什么敌人坦克旅。

下午五点左右,营长下令:“三营撤回203高地休整,撤回途中教导员的坦克车底被石头顶住,驾驶员董爱国(时任三营管理员)下车检查时,不幸被敌人射中腹部英勇牺牲,七连指导员的坦克车触雷履带被炸。到达203高地集结点后天很快暗下来了。这一夜我们大多数人睡在车内,而我

和二炮手肖新洲就睡在坦克后方发动机盖板上。

2月18日上午我们正在检查修理车辆,大约在快要吃午饭的时间,突然听到一步兵首长大喊大叫,“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赶快出发,搭载步兵打穿插,到复和县城救125师

指挥部”。

此时营长集合部队,在没有战斗命令,也不知所去前方敌我态势和行动路线的情况下,营长带上步兵参谋以九连为主体,七、八连各派两台车到达哥勘高地以东搭载步兵一个加强连。前行不远我们就进入敌人火力封锁区,这时我向车上的步兵班长通报:已进入敌人火力封锁区;可能是班长听错了,他命令全班人员下车作战,班长不会脱坦克工作帽,我在车上看到班长下车后还戴着坦克工作帽作战术动作呢。我车的步兵下了车,其他坦克车的步兵都没有下,同我们一起向复和县城开进,哥勘高地距复和县城不到五公里,进城方向的道路比较开阔,道路两侧有不高的小山丘,各种火器配备齐全,路上布有反坦克地雷。进入火力封锁区后,只见道路两侧小山头,机枪、山炮、火箭筒,象雨点般向我们射来,走在路上坦克碾上地雷常有猛烈的震动,好在我铁甲的防护能力还可以。但我前方车上不断地有步兵兄弟负伤或牺牲的从车上掉下来躺在路上,有的牺牲在车上。瞬间我们冲过了封锁区。四公里过去了,可我们没有看到复和县城的影子,我连尖刀车903,在四公里处被反坦克地雷炸坏掉下河落在沙滩上不能动弹,幸好全车人员跳车掩蔽,经数日后返回部队。车队向前又跑了一公里还是没有看到复和县城,复和县城还在前面吗?谁也不知道。再向前走了一公里、两公里,发现公路一侧是高山,另一侧是深谷,营长知道我们已经跑过了,走在弯曲的山道上坦克也无法调头转向,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跑,在一转角处,连长车发动机中弹了,不远处七连、八连各有一台车中弹,九连指导员许怀旭车体左侧中弹但不影响行动。只听到连长用电台呼叫“905停车,我的车中弹了”!我令驾驶员刚把车停下,一开炮塔门连长就上来了,我按平时战术训练的要求,准备出车去给连长组织抢修车辆,正要出车门时连长把我的头往车内一按,示意我下到车内去。这时连长接着我的电台指挥战斗,我官降一级,成了炮长,炮手可是我的老本行,一路上我用机枪向敌狂射,过了一会机枪不响了,火炮不响了,一看是保险丝烧了,我换上了保险丝马上就又烧了。问题主要出在二炮手肖新洲哪边,二炮手是个新兵,找不出保险丝被烧的原因,这时我自动降级为二炮手。我一看机枪把手部的插销打掉了,机枪把手吊着摆,碰到炮身就短路,故障排除后,机枪火炮又开叫了,坦克向前开进了20多公里时发现前方是一块开阔地,旁边还有几门小钢炮,这是敌人一个小炮阵地,由于我们坦克来得太突然,越军来不及收拾人就跑了。我们用车碾轧炮阵地后就在开阔地展开,这时发现一群越军正在向前方村庄逃窜,所有坦克不约而同地向敌人和小村庄进行集火射击,只见炮火到达之处霄烟四起,泥砂飞散,逃

窜之敌人只有倒着的,没有站着的。

敌人全部被消灭后,营长召集九连长、指导员和步兵连长一起研究,查看地图后,发现我们已经冲过了复和县城15公里。此时又与125师指挥部失去了联系,最后决定原地返回,就在这时步兵连长把他的通信员交给我(步兵连长可能是在我连长的车被打坏后一起上我的坦克车来的),要求我把他放进坦克里带他回去,步兵连长说:“我们连就这一个没受伤的兵了,你把他给我带回去吧”,我叫步兵连长进到车里来,连长说:“我不能进去,我还要同我的伤兵战友们一起战斗”。返回时906车在我的前面,我看到906车发动机盖板上有一步兵一只手被打掉了,坐在车上用另一只手和

肩膀配合夹着冲锋枪向两旁的敌人射击。

在返回路上,我们看到进攻时的敌火力封锁区,复和县城(还不如一个小乡镇大)都有我们的步兵占领了,说明我步兵已经解救出了125师指挥部。超距离的穿插反而让越军手忙脚乱,敌人搞不清我们进攻意图,打乱了敌人的布署。但一路上战火燃烧,硝烟弥漫,尸横遍野,有的牺牲战友遗体上还在燃烧着,有的遗体被炸成两节,还有伤兵们的叫声骂声,几辆广州军区水陆坦克团的轻型坦克车在我营编队后跟进,到达敌人火力封锁区时,全部被越军打毁。坦克车还正在燃烧,浓烟四起,有几个坦克手趴在二炮手炮塔车门上,

身上还烧着火苗。

我们撤到一片树林后,我们营长和步、坦两个连长抱头痛哭。他们与上级失去了联系,不知下步该怎么办?他们简单地商量后,营长令我迅速组织抢救伤员,检修车辆,准备再战。我首先去看望了906车上那只有一只手的战士,他还活着。我们安排901车将九连指导员许怀旭(胸部中弹),连长车炮长祝满清(两只胳膊中弹骨折),还有十几个步兵伤员一起送往了后方战地医院。各车车体外牺牲的步兵有二十多人,我们一个一个将他们抬下车,排成一排,用手合上他们的双眼,向他们行军礼,再用树枝盖上他们的头部。

然后安排与我同年入伍的老驾驶员李善清,逐车逐车地进行驾驶部位的检查,我车的童庆章车长一个车一个车地检查射击系统和电台情况,通过检查所有返回车辆基本情况良好,只有905坦克车传动轴卡板断了,由于战前准备充足,在卡板的两边各帮了一块白铁皮还起着作用,不然905车就

会丢在敌方阵地上。

这次穿插战斗,907坦克发动机中弹,903坦克掉下河滩履带被卡,还有七、八连各有一台坦克被击中,三营共有四台坦克没能按时返回。七连、八连均有战友牺牲;幸运的是我们九连只有两人重伤、两人轻伤,无一人牺牲。此次战

斗我们全营共歼敌近百人。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