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忆:

新闻报道学习班

部队除了抓好军事训练、国防施工外,也相当重视新闻宣传工作。这不,刚进入七月,我们新兵下连队没到三个月,营里就开办了一期“新闻报道学习班”。非常有幸,全连三十多个新兵,就我被连队选中,参加了这次学习。与我一同到营里学习的还有一位姓贺的副班长,叫贺永锋,75年陕西户县的兵,我们连就派了我们两个。

我被选中派去学习,说来也有趣。当时全国风行“反击右倾翻案风”,连队一星期一次“小批判”,一个月一次“大批判”,写“批判文章”登台发言是少不了的事。每次开“批判会”,每个班都要派两个人发言,这个“光荣的活儿”,自然就落到了“新兵蛋子”的头上。新兵嘛,岂敢不服从班排长的命令?当然,全国的“批判文章”都是“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我们的“批判文章”也是从报纸杂志拼凑出来的,但是,抄得通顺、抄得流畅,抄得有水平,就得看各人的本事了。几十号新兵轮番登台“表现”了一把,也许是连队领导觉得俺有些基础,还可以“培养深造”吧,所以被连队指导员相中。不过,一个连队几十号的新兵,大都是从农村来的,高中文化程度的寥寥无几,俺是“知青兵”,下乡前是在城里上的高中,也许在教学质量上比农村的高中好上一些吧。其实,上学时,俺的语文课在所有的主要学科中是最“差劲”的,因为俺喜欢的是“数理化”。

部队那时实行的是“三四四五”编制,即三个班为一个排,四个排为一个连,四个连为一个营,五个营为一个团,营里的“新闻报道学习班”也是八、九个人这样。白天,到学习班学习,晚上仍然回到连队,不用参加连队的施工训练。学习班的班长,是九连的一个班长,73年入伍的河南兵,个儿不高,机敏过人,脑瓜儿相当好用,他的名字叫“刘毅然”。团里的新闻干事常来给我们讲讲课,对我们写的稿件进行指导,学员们相互间也对稿件进行修改和评议。从那时开始,我接触了“新闻宣传报道”这个东西。

写“新闻报道”,要求具备“时间、地点、人物、过程、结果”五个要素。新闻新闻,要突出一个“新”字,事件要“新”,写法上也要“求新”,报道动作还要“快”,不要等到成了“旧闻”了才报道出去,这样就失去了意义。写新闻报道,也不是个省心的活。虽然不用参加训练,也不用参加连队的施工,一班人集中在一起说说写写,但是,一个部队、一个连队,就那点儿事,要挖掘出有“新闻价值”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了。写一个小单位的事,没有突出的事例,没有不同凡响的东西,没有对全局有“指导意义”做法,人家编辑是看不上你的稿件的。绞尽脑汁,就从身边的小事写起吧,一些战士在生活上、训练中、施工中发生的“小故事”,一些“闪耀着光辉”的东西,被我们写得有声有色,活灵活现。那时我们的投稿对象主要是“解放军报”、兵种的“工程兵报”、成都军区的“战旗报”、以及当地的地方报。三个月的学习,俺在军区报、兵种报、地区报上了几篇,还算“学有所成”,只是“解放军报”没上过,这一期整个学习班都没有上“军报”的。

写新闻报道,这个“快”字很是重要。在学习班期间,正值毛泽东主席逝世,当晚听到中央电台的广播,我们的学习班班长----刘毅然马上就动笔写一篇悼念文章,第二天一早就发了出去。上午接着给我们每人布置了写作任务。安排给我的任务是:以我们部队里一个藏族排长的身份,写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把一个马上就要给“奴隶主”陪葬的“奴隶娃子”从死亡的火炕里救出来,并且使广大奴隶们得到翻身解放,过上了好日子,“奴隶娃子”也得以上学读书,长大成人,参军入党……,以此来感谢毛主席、共产党的恩情,悼念恩人毛泽东。刘毅然班长的稿件,一个星期后被“工程兵报”采用了,我以藏族排长名义写的这篇稿件,一个月后“工程兵报”才采用,稿件发出的时间只相差六、七个小时,刊登的时间就相差了一个月,可见这个“快”字,在新闻宣传报道中是何等的重要。其他人写的“悼念文章”,也许是同类型的稿件太多,投出去后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这个刘毅然,由于勤奋写作,后来成了作家、编剧、导演,写了不少的文学作品,前两年中央台播放的电视剧“星火”,就是他导演的。早几年我们单位搞大合唱,唱的歌“共和国之恋”,也是刘毅然作的词。这哥儿们混得不错,真有出息。

通过参加这次“新闻报道学习班”,基本掌握了“新闻报道”的写作要领,也懂得了如何“看报纸”,因为报纸里的东西,一分的“成绩”,可以“拔高”成十分;一件“芝麻”小事,可以夸成一个“大西瓜”。这些都是我们报纸的通病。存在这些通病也不能全怪作者,要怪主要怪“编辑”,是编辑们“逼”着作者们去这样写的。我的这个感觉也许不一定对。

三个月的时间不算长,却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此后的二三十年,不管工作如何变动,老兵始终都是单位的“业余新闻报道员”,久不久的会弄篇稿件发出去。发的稿件被报刊杂志采用,自然是“沾沾自喜”,劳动成果被别人认可嘛。没被采用,当然会有一种“失落感”。老兵回来参加工作后,常常写的都是一些小故事、小新闻,都是身边发生的或者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这是老兵从事“新闻宣传报道”所遵守的信条。

我的回忆:新闻报道学习班

当年部队驻在青城山脚,老兵带我们新兵登上青城山

我的回忆:新闻报道学习班

俺当新兵时在青城山留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