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第四卷 壮志悲歌 第五十节 无穷龌龊

巴顿战刀 收藏 19 7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size][/URL] (一) 战争是血淋淋的,政治更加血淋淋!简单的分析一下为什么能够通过这个构筑第二道防线而不是直接增援金山卫的方案,就会发现无穷的玄机无穷的中国式智慧,无穷的符合兵法无穷的合情合理以及无穷的暗藏杀机!无穷的龌龊显露无遗! 也许让构筑第二道防线的部队直接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




(一)


战争是血淋淋的,政治更加血淋淋!简单的分析一下为什么能够通过这个构筑第二道防线而不是直接增援金山卫的方案,就会发现无穷的玄机无穷的中国式智慧,无穷的符合兵法无穷的合情合理以及无穷的暗藏杀机!无穷的龌龊显露无遗!

也许让构筑第二道防线的部队直接增援金山卫更好,但是让63师的一个少将师长一个少将旅长去听一个小中校的指挥,让62师的少将师长和上校团长也去听这个小中校的指挥?天大的笑话!

就是冲上金山卫,那又怎么样,万一所有的部队在金山卫都被击溃,谁负这个责任!彭小文,笑话,他负的起吗?

前轻后重,步步为营,辎重弹药保证跟进,要留有足够的预备队,这都是常识,这些东西那个小中校他懂吗?一个多月前他不过是个少尉见习排长而已!

绝对不能冒险,彭小文那种毫无章法毫无套路的王八拳,不是我们这样堂堂正正展开堂堂正正排兵布阵的正规军要干的事!

构筑防线而不是直接增援,退一万步说,彭小文战死了,我们的第二道防线也没守住,那我们这些中将上将和高级参谋也没有责任,因为我们的排兵布阵毫无问题,挡不住那也没办法,那是装备原因训练原因技战术原因总之都是客观原因!

我们国军参谋部制订作战方案的原则,就是不管失败还是胜利,必须要让我们这些人没有任何失误、冒险和责任!

把增援部队交给彭小文指挥?按照他那种套路去玩,仗打赢了他的功劳,打输了我们这些中将上将和高级参谋们的责任,不行,彭小文那种打法绝对不能支持!

所以,最稳妥的方案,就是这个方案,让彭小文继续逞他的英雄,我们就稳稳地构筑我们的第二道防线,希望他能打阻挡日军几个小时,他能打啊,宝山时候500多人就阻挡了日军7天,现在不是还有400人吗?

话说回来,如果还能顺便打压政敌,那将让他们兴奋地认为自己无比高明!彭孟镇参加这个会议是大家没有想到的,如果彭孟镇没来,就是以后他知道这个方案也已经晚了!

这些国军的将校,他们的优点是聪明,他们的缺点是太聪明!他们的优点是懂得什么是责任,他们的缺点是一定不愿意去承担责任!他们的胜利是因为他们的方案稳妥,他们的失败,是因为他们的方案稳妥无比!

因为害怕万一失败的责任,所以宁愿断送稍纵即逝的战机,宁愿断送可以挽救危亡的胜利!

没错,堂堂正正,挑不出任何毛病,符合兵法,符合战理,有理论有实际有成功战例!但就日军从金山卫登陆的应对来说,从战略布置上,利用小股部队争取时间,大部队在新棣、南桥、乍浦构筑第二道防线,丝毫没有问题,而且还是非常高明的应对策略!

没错,不告知彭小文营不会有增援的真实意图,而是不断告诉彭小文援兵将至,要求他们坚持,坚持,再坚持,就是为了让彭小文怀着希望一直战斗到死!用2000人的生命为构筑第二道防线争取时间,这种隐瞒同样没有问题,没有任何问题!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彭小文此时丝毫不知道,三战区长官部,连同他望眼欲穿的援军已经在坐望他们“成仁”,说不定唁电都已经拟好了,在长官部的眼里,金山卫的部队再勇猛,只不过就是第二个宝山,只不过第二个583团3营,彭小文也只不过是第二个姚子青而已!

一切的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可以毁灭的,一切的一切,与他们头顶的官帽和屁股下的座椅相比,都一文不值!一切的一切,当然包括兵行险着获得胜利,为了不负万一这个责任,胜利算个屁!


(二)


面对着全屋子人的沉默,彭孟镇已经彻底无法遏制自己的绝望和悲愤,他一把拉开椅子,上前两步,忽地跪倒在蒋介石面前,失态地大声喊到:“蒋总司令,求求你,增援金山卫吧,蒋总司令,无论如何,把小文救回来吧!求求你,给我一个团,一个营也行,我自己带着过去,蒋总司令,求求你!我求求你!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求你了!蒋总司令啊!我彭孟镇求你了!”

五十多岁的人,官至中将,纵横沙场,驰骋一生,此刻他感觉的是无尽的悲愤!

不到20岁就追随中山先生,在陈其美的部队,和蒋介石几乎以兄弟相称,唱着黄埔校歌时候,也曾心潮汹涌,北伐的时候,那打倒军阀打倒列强的口号,是多么的振奋人心!

这才多少年,这才多少年?

现在的国民党,还是那个精英云集,忠肝热血,无惧牺牲,以天下为己任的国民党吗?

这个党怎么现在这么冷血,怎么这么龌龊,怎么这么毫无担当,怎么这么阴险狡诈!

彭孟镇感觉到的是冰冷,从头到脚的冰冷!

陈诚终究和彭孟镇是亲戚,他和另一个军官赶忙过来搀扶起彭孟镇,陈诚同样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老蒋,他也不忍心就这么把如此能打的彭小文当了炮灰。

唉,当战争当战役当战斗中的调动和部署,已经演变成欲将政敌除之而后快的政治,已经演变成如何为了失败而提前推卸责任的小心思,哪怕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国人仍然改不掉窝里斗和耍心眼的光荣传统!陈诚同样感觉到无奈。

蒋介石终究还是不忍,他离开座位,上前将彭孟镇扶了起来,回头说道:“命令杭州警备团派一个营与彭小文换防,让彭小文他们撤下去休整,那道死守的命令,撤消吧。”

老蒋叹了口气,对彭孟镇说道:“仁兄啊,你这是干什么啊,好了好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下,不要太过激动,千万注意身体,仁兄,仁兄,唉!”

如老天有眼,此刻必然会暴怒,难道这就是我所眷顾的土地吗?靠这些人,难道真的能够保护他们脚下的江山?保护他们的人民?

深秋季节,风暴和阴霾逐渐向杭州湾的上空逼近,乌云同样笼罩着上海,忽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随即惊天动地的一声炸雷让所有人感觉到内心一颤!


(三)


宋传秋和王尚彪的增援部队仍然在奔跑,仍然在坚持。

肺叶子象着了火一样烧灼的难受,似乎腿脚和整个人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麻木、酸胀、疲倦,有的战士感觉自己已经睡着了,就是两条腿在机械地移动。

不光是肺叶子象火烧一样难受,每个战士的喘息都象长了刺一样,一呼一吸拉动的嗓子生疼。

宋传秋始终跑在最前面,他计算和控制着速度,尽量让战士跟上他的节奏前进。

宋传秋行进在队伍中央,不断喊着口号说着话鼓励大家。

就是他娘的累死也要赶到金山卫,那里是我们的战场,那里有我们的兄弟!

无论何时何地,这片土地上都还有血性存在,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泯灭良知!虽然这血性和良知的力量孱弱的微不足道,虽然这些人向金山卫的奔跑,那么象一群疯狂奔向死亡的飞蛾。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