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二卷 血铸利剑 第一章.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刀疤脸,绺子里的第一条规矩是什么?”肖烈不动声色地问。

刀疤脸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能思想?舌头象是硬生生地打了个疙瘩:“真……真……真要……杀我?”他哆哆嗦嗦,把眼睛看向杜鹃,“大……大小姐?”

杜鹃目不忍视,掉过头,忐忑不安地看着肖烈。

“戒掉鸦片瘾是我部的军令,你违反军令,还煽动人心。不杀不足以伸军纪。你闭上眼吧。”肖烈铁面无情地说。

“大当家的……”杜鹃上前一步,眼里流露出祈求之色。

肖烈不为所动。

刀疤脸看看肖烈,又看看杜鹃,绝望地嚷道:“大当家的,你不能杀了我啊。”

“闭上眼!”肖烈突然大怒。

刀疤脸顺从地闭上眼睛,泪水缓缓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砰”地一声枪响,刀疤脸身上的绳索被打断。刀疤脸瘫倒在地上。

肖烈吹了吹枪口,瞥了刀疤脸一眼,冷冷地说:“刀疤脸,你已经死过一次了,戒烟难道比死还难吗?”

杜鹃虚惊一场,长长地舒了口气。

肖烈转过身来,对着窗口内戒烟的喽罗说:“一个活人为什么要被一个死东西管着?抽鸦片就是慢性自杀!它可能会让你在战场上送命!要知道,我们以后的对手是日本鬼子,他们是十分有战斗力的。你们一个一个浑身软绵绵的,象任人揉搓的面条,和鬼子斗,说得难听点,就是以卵击石,这不是找死吗?!”肖烈犀利的目光扫遍每一个戒烟的喽罗,又提高声音,“所以,是条汉子的,就一定要戒掉大烟!”

喽罗们都面露羞愧之色,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

刀疤脸苏醒过来,垂头丧气地说:“我戒,一定戒……”

肖烈一把拉起刀疤脸:“好!我等着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罗立不知从哪里得知大当家的要挥刀斩刀疤脸,此时正跑得气喘吁吁的,隔老远见刀疤脸安然无恙,便放缓脚步,大声招呼道:“大当家的,你们都在这里啊。”

肖烈回头见是罗立,便说:“罗管家来得正好,上次交待你的任务完成得怎样啦?”

“回大当家的,贴子按富户名单全部送到。只是……”罗立吞吞吐吐地只说了半截话。

“没人来缴纳保护费,是吗?”杜鹃接过话茬,说。

罗立搔了搔头,沮丧地说:“是的,我们绺子名气不大。听说,这些大户的保护费都交给了二虎山绺子。”

“又是这个座山虎!前些日子他还派人来催俺们向他进贡呢!俺迟早要砍下他的脑袋当尿壶!”杜鹃咬牙切齿地说。

肖烈颇为惊讶地看了横眉冷目的杜鹃一眼,又垂下眼帘,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中的枪,轻描淡写地问:“这个二虎山绺子,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罗立上前一步说:“这二虎山绺子是一股惯匪,掌柜的外号座山虎,原来当过政府军的营长,因为调戏长官的太太,被长官处理。他一气之下就杀了当官的,逃到二虎山当了土匪。因为他们人多枪好,老想着火并咱们。”

“俺早就想宰了这个座山虎!”杜鹃情绪又变得激动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