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三卷 侦察营 第二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接受了这戴在肩上的一杠三星上尉军衔,就代表,卫兵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听命行事不用顾忌别人,不用在乎别人感受的大头兵了,现在的他,肩膀上更是扛起了对于这个侦察一连全连战士的责任,卫兵还真怕自己这小肩膀扛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啊。

他从小就没有远大的理想,也不知道以后自己的路在那里,他甚至都没有想过,他不想去想那些对他来说很渺茫的事,他只是在自己的路上执意的走,只要自己喜欢的,他可以为之努力,那怕付出任何代价。

从今天见到那位威武的将军开始,卫兵的心中忽然有了个梦想,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天自己能把肩章换成橄榄叶和金星!他知道这条路充满了艰辛,但他不愿放弃,也许军营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地方。

他想起刚到这里时,什么都不习惯,不但训练苦,而且气候条件恶劣,他曾想过放弃,但想到自己是在家里被班长抓来的,而且还免了自己要当兵还非要交的三万块钱,要知道着三万元在现在的社会虽然是说不是什么大钱,但是对于农家的孩子来说,也不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虽然自己的文化低差点不能到这里就有一股气,而那股气,就是自己坚持的动力。所以他咬着牙坚持,他知道,一旦放弃,不说别人,就是他都不会宽恕自己,原谅自己!

他生来就不是愿意服输的人,他希望自己能和生活挑战,那怕被碰的头破血流,只要自己选择了,那就没有回头路,也永远不会放弃!

就是因为这份执着,这份自信,还有这份不服输的尽头,卫兵答应了去战场的任务,其实那次他可以选择不去的,家里就他自己,老父母岁数大了,部队也不可能让他的部队在晚年没有人给养老,但是卫兵还是去了。不因为别的,只是一个士兵的职责,既然身为战士,就要到需要自己战斗的地方去。

“小卫,不错,晓伟带的好兵,没给他丢人啊。如果他泉下有知,他会为你高兴的,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初入军队的小孩了,你长大了,好样的。”仪式结束之后林天威走到了卫兵的身边,拍着卫兵的肩膀说道。

“师长,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班长他就不会……”卫兵低下了头,一直以来无法面对的事情,今天还是要面对的,对于这个失去了孩子的父亲,还是因为自己而失去了孩子的父亲,卫兵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自己欠班长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不,当初我既然把他送到了部队,我既然同意他上战场我就知道有这一天,我不怪你,反倒为你们骄傲,你们是他的兵,从他带的兵,我就可以看到他没有让我失望。他永远是我的好儿子。”林晓伟此时的面容也有些黯然。

“师长,只要我卫兵活着,只要您有吩咐,刀山火海在所不辞。从今天开始您就是我的父亲。”说着卫兵脱下了身上的军装上衣,摘了军帽,跪在了林天威的面前,磕了三个头。

不要理解错误,这并不是卫兵在攀关系,而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报恩。

“我不需要你对我什么刀山火海,但是,你给我记住,永远不要对不起祖国,不要对不起人民,永远都不要叛离军队。”林天威扶起了卫兵。

“我对军旗发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永不叛离军队!”虽然这话当初是新兵的时候已经说过了,但是当时说的与现在说的确实两种概念,至于是什么,在下就不说了。

“卫兵你说什么呢,虽然说师长失去了一个儿子,但是他得到的确实千千万万个儿子,这整个师都不是他的孩子吗,我们不都是他老人家的儿子嘛。师长,我从小是个孤儿,是部队养育了我,我没有亲人,过年我去您家好吗?”吴淞尉拍了卫兵的脑袋一下说道。

“好啊,欢迎你们,每年都是我和老伴在家,怪没意思的,你们来了就热闹多了,不过我警告你们,不许带东西,不然一个个我把你们全都踹出去。”林天威笑着说道,说完转身便走开了。

不是说林晓伟是林天威的小儿子吗?对啊,林天威林师长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林晓龙是某特种大队任中队长,不过因为一次任务,光荣的牺牲了。而二儿子林晓虎现在是世界维和医疗队的一个医疗队长,现在刚果·金,那个充满了鼠疫霍乱,充满了战场的国家。仅有的这个能陪在自己身边的小儿子,也在这次的战斗中牺牲了。这对于林天威可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小卫啊,我很嫉妒你啊,你简直跟那个家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两年连爬三级,你小子上了次战场一身伤换来了一个上尉,简直让我嫉妒啊,不过也算是好事,你还在咱们连队,要知道自从老兰走了之后我这一个人挑着整个侦察一连真的好累,这回你来了,我就轻松多了,你还是负责战士们的基本体能训练,至于其他的交给我了。”侯建波笑道。

“连长,没你这么干的,要知道你才是军事主管,在你有什么事情或者生病,或者有任务的时候我才能代劳的,所以在你在的时候我还是不越级的好,再说了,我还是一个新兵呢,我还有好多需要学的呢,您还是自己管您自己的事情吧,师长军长都在这里呢,难道您想身在其位,不谋其职吗?那是腐败啊,那是……”卫兵还没有说完,便被侯建波上来一把就把嘴给捂住了。

“唔……唔……唔……”

“你确认你不在大声嚎嚎,我就放开你!”侯建波有些后怕的看着卫兵。本来寻思有了这么一个比较厉害的副连长,自己能省点事,这回可好了,事没办成,轻松还没有过着隐呢,还差点让卫兵说自己腐败。

“你们俩干嘛呢?松开,松开,都都多大了,还玩这一套。”展锋看见两个人在那边大眼瞪小眼便走过来叫道。

“副营长,不是我的错,我只不过是……”卫兵说到一半的时候,看到了侯建波那冰冷的眼神之后,连忙改口:“我只不过是请教点问题,连长不好说才这样的。”

现在侯建波的眼神却是,算你小子聪明。

“对了,三个月后的演习,我们应作为王牌,而你们俩给我好好的训练,卫兵你已经充分的接触了丛林战,这次全靠你了,你小子给我挣点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